本章內容為《游龍傳》第三十章全文完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游龍傳  作者:紫戀 書號:48755  時間:2019-6-17  字數:11616 
上一章   第三十章 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真…真是太美了…好龍哥哥…雪芹…雪芹愛你…雪芹愛你這樣…這樣狠狠的玩…酥的雪芹心都飛了…”舒服無比地癱在孽龍懷中,祝雪芹不用看也知道,即便在經驗豐富如孽龍來說,這樣的享受也是少有的,她軟綿綿地不想動,只想和這耗盡了體力的男人一起,享受這片刻慵懶時光。

  “嗯…我也是…”孽龍應著,他幾乎也是酥透了,換了以前,看懷中的美女這樣嬌媚的呻,他的魔手早已撫上去了呢!

  “好雪芹…好祝門主…你真是太美了…早知道我就…我就不放你這么久…用強也要讓你輪著…讓你服侍我…”

  “嗯…”竭盡了全力,祝雪芹吻上了他,光致滑的肌膚親密地和他貼緊,祝雪芹只覺自己以往的羞怯已不翼而飛,只想這樣軟在他懷里“雪芹也…雪

  芹也愛上了這滋味…以后雪芹再也…再也不逃避了…雪芹要跟嬌霜搶…

  搶著和你上…保證夜里侍候得龍哥哥你舒服…唔…”“真的…真是沒想到呢…”啜著祝雪芹香甜的舌頭,著她甜美的津,孽龍雖然手足都軟透了,舌頭上的力道卻是十足,功夫也是一點未減,的祝雪芹不住嬌“香劍門的

  天下第一美女…好雪芹你一副冰清玉潔的樣子…我可真沒想到…你在

  會這么媚這么…光看著都美翻了…”

  “都…都是你害的…把雪芹成這副樣子…偏偏…偏偏雪芹已經是食髓知味…再離不開你了…就和嬌霜和青霜一樣…哎…對了,”祝雪芹微微地皺了皺眉,神情似是嬌羞無限“你…你發現了嗎?”

  “當然了。”孽龍地笑了笑,舌尖在祝雪芹舌下輕掃了幾下,祝雪芹只覺體內一陣虛,知道又一股元被他取去了,偏偏這感覺是那樣舒,她就算知道,就算還有力氣也不想抗拒。

  “本來我全心全意地干你,什么也沒發覺,不過后來我感覺到,羽心那孩子就站在窗外,索就做了場好戲給她看。”

  “嗯…”渾身一陣燙,祝雪芹嬌滴滴地呻了出來,她也曾和師嬌霜一起被孽龍干的上天去,沒想到一知道自己在態百出的當兒給人偷看,還是羞不可抑,她連忙轉移了話題。

  “羽心妹妹雖然還不肯給你看她的真面目,不過據我看,她對你已是千依萬肯的了,我還以為你救她回來那天,羽心就要變成女人了,以你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會放過她的處女之身?”

  “當然不會放過,”孽龍笑的好“不過羽心那時還是個孩子,還不能領略男女之道中的歡樂,所以我慢慢的教育她,甚至把她心目中溫文高雅的祝門主也熬得態紛呈,讓她漾卻又沒法子發,加上玉璇正逐步逐步地開發羽心的感之源,讓羽心的念愈來愈強烈,讓這朵花苞愈來愈成,到那時候…

  哼哼,我保證可以出一個天下最最媚最的處女,干她的感覺保證是最的了。好雪芹你給我找個機會,把我說的話告訴她,我要讓羽心心頭小鹿撞,又氣我又期望著變成女人的那一刻。”綿之中,祝雪芹微微地皺了皺眉,有個小小的疑問,她一直不敢問,偏偏卻一直縈繞在心頭“好龍哥哥…”

  “什么事?如果是明月夜的事你就放心好了,即便你不說,光看在嬌霜的面子上,我也不會太為難她。加上好雪芹你又把你天仙般的身子給賠了出來,讓我睡得這么,我怎么樣也要聽你一次,是不是?聽說趙彥明天要和翔龍去視察誅魔盟的分站,我們就趁這機會,偷偷去會明月夜好不好?你也要去,畢竟她可是你的弟子。”

  “嗯…”聽到孽龍還這么關心她提的事,祝雪芹心里真是甜死了,雖然有些答非所問,但那種足可不是容易得的呢!恣意地將身子伸展開來,盡量和孽龍親綿著,祝雪芹提著膽子,小小聲的問著“好龍哥哥…雪芹有個問題…你要答應聽了之后不生氣,也不笑雪芹…好不好?”

  “先講再說。”

  “不要嘛!雪芹要你先答應…否則雪芹也不敢問了…好不好…”“好吧…看你說得這么嚴重,再天大的事我也只得不生氣了…不過呢!”孽龍輕輕地咬了咬祝雪芹的頭,地突然受襲,祝雪芹身子一震,但這可是自己愛到極點的男人,何況他又咬得那么輕巧、那么舒服,她怎樣也推不起他呀!

  “如果真是很過份的事情…那么這一路上,我可是要讓雪芹你好生難過的喔!我跟你保證,無論在路上、在草地里、在河邊,甚至是在別人眼前,我都可能隨時把雪芹你的喔!”

  “是…雪芹知道了…”嬌羞地點了點頭,祝雪芹嘴上不說,心下可著實著呢!孽龍雖是急,對女孩子卻是很體貼,和他姘上的確不壞。

  “嬌霜、青霜和雪芹都給你過…雪芹被鄧…鄧英瑜調多了,可以不論,但嬌霜一向是恬淡高雅的孩子,青霜師妹更是心如止水,怎么會…

  怎么會給你上了之后,就變成這么渴求的模樣?”

  “這其中緣故也怪不得你不明白,”孽龍笑笑“這事說來可長了。”

  “當年我被杜君安用金線蛇暗算,負傷而退,毒一直被我硬著,靠著嬌霜奉上的處子之軀,才把那毒給排了出來,幾乎全是倒在嬌霜體內,因此才使得本來高雅嬌貴的像個瓷娃娃的嬌霜,變成你想也想像不到的婦。”

  “不過那毒終究在孽龍體內渡過十來年了,在我身上已生了,和我化在一起,所以我這個人啊!對女孩子特別沒有抵抗力,尤其是像雪芹和青霜師娘這樣的美女。好雪芹,你感覺得到嗎?除了第一次你時我特別戴上了羊眼圈,掃的你沒半下就酥了以外,我身上可還有個天然的機關。”

  “當…當然知道了…”祝雪芹原本皙白如玉,連莫青霜那雪般潔的肌膚都給比了下去的臉上一陣暈紅,孽龍的鋼上有什么機關,那機關上頭又有什么厲害威力,被轟過的女人最清楚。

  “你那好子上…上的小齒…每次都刮的雪芹翻了心,真恨不得給你多玩幾次,得雪芹什么都不顧了,愈愈好。好哥哥,你怎么會有這種美妙的好寶貝?即使是被你給強暴了,只要被那利齒在里面刮上幾刮,沒有女孩子不會死,把整個人都交給你的。”

  “這可不是天生的,你也不知道我是受了多大痛苦才因禍得福。”孽龍笑了笑,貼上了她滑的肌膚,溫柔地磨蹭著。

  “那齒兒…就是咬上我的那金線蛇的遺跡,雖然它被我活活干了,不過這幾顆牙卻是怎么也不掉,也因此它們可以隨我一起,嘗遍天下美女的身子,尤其是像雪芹你這樣的絕世仙女,算它們好運呢!我后來默察過,當我的當兒,那小齒也會分泌出一點體,就是這體融入了你們茫酥透頂的體內,改變了你們的體質,讓你們愈來愈,愈來愈愛這檔子事。”

  “原…原來如此…那真是太好了,”祝雪芹嬌媚地甜笑著“那么…以后雪芹可要多和你在一起了,雪芹真的愛上了這滋味呢!哎呀不好…”祝雪芹的臉上突地緊張了起來,突發的那絲奇想令她好生擔心“青霜剛為你生了個好女兒,雪盈可是個可愛的好孩子,這毒…會不會影響到她?”

  “我原來也怕,不過看來還好,雪盈的身體完全沒有一點受傷害的樣子,健康又活潑可愛,我所擔心的倒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情?”

  “即使五歲不到,雪盈已經是一個美人胚子,姿說不定不會在你之下,可是我卻看得出來,那毒已和她的身體化合在一起。以后雪盈不破身則已,一旦嘗到了男女之間的滋味兒,在這方面的需求可能比我還厲害。”

  “那也沒辦法,但這事可絕不能給師妹知道,”祝雪芹想了想“其實雪芹也嘗到了滋味,對雪盈來說沉也不定是壞事,只是你得讓玉璇好好教她,別讓她吃虧了…看來,她可是天生就要變成個女魔呢!”

  “就算玉璇不去教她,只怕也會被你帶壞。”孽龍故意兇了兇她“看來可不能讓你留在她身邊,明兒個我們就出發,去誅魔盟吧!”************

  坐在邊,望著窗外的月光,想事情想到入了神,明月夜渾然不覺,頰上已是涼涼的兩條淚跡。

  她本來也只是個小女孩,不過是因為入了香劍門,習得了上乘武功,除此以外她和其他年輕的女孩子并沒有兩樣,只是子倔了些,常常惹得祝雪芹搖頭,老說看不出她有點女孩子的樣子。

  但在那一戰之后,什么都變了,為了繼承祝雪芹下的重擔,明月夜咬緊牙關,承受著寄人籬下的壓力,不但要護著門下眾姐妹不被天龍門人欺負,還得想辦法營救陷入虎口的祝雪芹,可是她的努力一點回報也沒有,自己竟然因為任蕓兒的暗算,連清白身子都給趙彥那大狼給污了,甚至不只一次,后來趙彥來的那么勤、那么理所當然,彷佛明月夜的體已是趙彥所有的了。

  拚著一口氣,明月夜強忍著被趙彥當成對象,夜夜慘遭凌辱的痛苦,將自己給賠了進去,硬是不讓趙彥再對其他姐妹們動手,除了幾個不識趙彥真面目的年輕女弟子外,其他并沒有人成為他魔爪下的犧牲品。

  但這對明月夜來說一點也不夠,她強忍著被趙彥玩的心痛,硬是強顏歡笑搏得了趙彥的信任,慢慢地控制了誅魔盟的力量,同時也逐步逐步地,將忠于趙彥的實力一點點一點點地翦除。

  現在可好,不只是原不屬天外宮的人員已離散了大半,連趙彥的老丈人東方燕返也在叛變事敗后被擒,為了不讓趙彥起疑心,明月夜誓死進言,讓已燃起殺心的趙彥不得不放手,同時也為了安撫東方玉瑤,對東方燕返僅只于幽而已。

  至于原來的天龍門下,雖然一向對趙彥服膺,但趙彥和天龍之死總是不清關系,這事自從天外宮和會聯兵之后,就是誅魔盟內的絕大隱憂,在方羽來犯后更是明顯,感的明月夜已經發覺到,天龍門中除了老七丁平訓、老九鐘云勛外,其他人對趙彥的話已不是那么的奉若神明了。

  鐘云勛武功之高,天龍門年輕一輩中除了趙彥、方羽外就要數到他,而丁平訓的才智僅次于趙彥,雖然武功不行,機關術數之學卻是第一的,也是趙彥的股肱軍師。

  不過這兩人都不是問題,對明月夜來說,最麻煩的人物是翔龍,他比趙彥還長著一輩,還是孽龍最親的師弟,武功直追孽龍,卻不知為何對趙彥死忠,無論情況如何惡劣,一點變節的跡象也沒有,若是不除去他,明月夜休想扳倒趙彥。

  但是…扳倒了又如何呢?自己的清白已經毀了,趙彥就算被千刀萬剮,也彌補不了明月夜所受的傷害,更何況她也未必能原諒自己。

  為了讓趙彥的聲望加速惡化,明月夜曾在云雨情濃時對他半開玩笑的提起,如果讓天龍門和香劍門人彼此婚配,該可以更加進團結,武功交流也可加速;而且,如果由對男女之事方面擅長的趙彥,在房前先“教導”女方相關的知識,該更可以促進婚后和諧。

  明月夜也不過是半開玩笑,沒想到趙彥還真當真了,幾個已和天龍門弟子論婚的師妹,都被趙彥先行奪去了清白,逕行采補之后才放出來,造成的情況遠比明月夜所想得到的還嚴重。

  淌著眼淚,明月夜暗暗祝禱著,你們要恨就好好恨我吧!這都是為了毀掉這惡魔,不得不為的呀!

  肩膀上突然被拍了一下,明月夜像是觸了電般的跳了起來,人還沒來得及回身,手上暗青子已迅快無比地發了出去,趁勢倒縱的她其快無比地閃到了窗邊,一顆藥丸不知何時已滑到掌中。

  或許是心中有鬼的原因吧?明月夜自覺愈來愈容易疑神疑鬼了,不過她也知道,人愛屋及烏,恨也一樣,天龍門人對趙彥離心,連帶著對她也沒好印象,明月夜早就防著,如果被人暗算,或是自己事敗,她隨時會舉藥自盡,絕不留下一丁點兒落入敵手,慘受活罪的機會。

  “師…師父…”看到祝雪芹站在那兒,纖指夾著那顆暗青子,帶著微笑溫柔地搖頭,彷佛又回到了從前,對著頑皮的明月夜又好氣又好笑的樣子,明月夜不由自主的一軟,手中的藥丸不知何時已落了下去,微微的響聲驚醒了明月夜怔著的心。

  “師父恕罪,徒弟冒犯…”明月夜忙不迭地跪了下來,卻是跪到一半就被祝雪芹給攙住了。

  “什么都不要說了,讓為師好好看看你。”愛憐地撫著明月夜的臉,祝雪芹溫柔地撫慰著她,而明月夜就好像心中的積郁終于找到了出口,淚水不停地掉下來。

  看來自己所想的果然沒錯,明月夜真的在暗中打算讓趙彥倒臺,祝雪芹溫柔地將明月夜帶到上去,讓她伏在自己懷中,心下不一陣痛。

  沒想到明月夜竟會瘦成這樣!原本英玉寒還常笑她心中藏不下事,動不動就大吃特吃,遲早胖死,微顯豐腴的明月夜怎么會變成這樣纖細苗條的?而且她還不到二十五,發內竟已有了微微的白絲,如果不是心中有著不能說出口的事,而且是拚命地在盤算、在耍權謀,以明月夜樂觀的個性,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師父…”明月夜不停的哭著,這幾年以來,所有積的郁結、自責、痛苦和擔心,都化成了淚水滾了出來。

  “是為師…是為師對不起你,明知你和趙彥最是不合,還把這擔子交給了你…”“不…不是師父的錯…”明月夜哭的更大聲了“是夜兒…是夜兒不好…為了報復他…夜兒什么壞事都做了…害的姐妹們傷心的傷心,受害的受害…師父啊…你重罰夜兒…夜兒再也受不了了…夜兒不要再這樣子…我也…我也不想害她們啊…可是…可是…”

  “先別說了。”祝雪芹手上微微一緊,按住了明月夜背心大,慢慢地輸功過去,溫暖和煦的內力柔和地滑過明月夜的體內,慢慢地補充著她的內力。

  即使連像祝雪芹這么絕不記恨的人,對趙彥也不有所慍怒,他竟然這么心狠手辣!對明月夜也施以采補之道,而且是以最傷害她身體功力的方式,若是她再晚來個一年半載,明月夜幾乎就沒有救了。

  她不只功力被采,而且臟腑受創,趙彥分明是以玫瑰花主那第中盜功的手法在對付著明月夜,那種手法極為惡,沒有一個被傷的人能完全沒有后遺癥的愈合的,即使是孽龍在暗中以傳音方式告訴她,要如何療治明月夜的內創,恐怕也沒辦法徹底斷

  運功的祝雪芹心中愈來愈是傷痛,功力也愈摧愈急,她真恨不得將自己的功力全部都輸過去,只要讓明月夜能康復就好。

  “師父…不要白費力氣了…”抬起了頭,明月夜的微笑那么令人心痛“在趙彥毀了夜兒身子之后大約半年,夜兒感到身體不適,功力似有阻滯,瞞著他去求醫時就已經知道了…師父,抱緊夜兒吧!為了報復他,夜兒做了好多錯事…每個晚上都在夢里…見到師父…見到師父傷心難過的樣子…夜兒好難過…”

  “不要難過了…”祝雪芹咬了咬牙,再顧不得孽龍的大計了,她要把明月夜立刻帶走,再也不讓她在這兒留上一刻!

  “為師立刻就帶你走!絕不讓你再受半點委屈!你可是為師的心肝徒兒…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留在這兒受苦?”

  “師父…有師父這句話,夜兒…夜兒很夠了…”抱緊了祝雪芹,彷佛要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明月夜好不容易笑了出來“夜兒要留下來…一直到看到趙彥受到報應為止…”

  “你…你這傻孩子…”祝雪芹知道的,光從明月夜這語氣,她就知道自己已經勉強不了她。

  “對了,師父!”明月夜陡地心中一醒,要說受到惡人蹂躪,落入鄧英瑜手中的祝雪芹所受的恐怕比自己更可怕,她急忙抬頭,祝雪芹的臉上雖有著淚跡,眉宇之間也有被男人占有過的,卻是青春嬌美,顯然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對她嬌寵有加“你不是…”

  “沒錯…”祝雪芹撫著明月夜的額頭,溫柔地拭去了她的淚水,自己的眼淚卻更不受控制“師父的身子…才進會就給鄧英瑜糟蹋了,但在趙彥和會正式開戰之前,鄧英瑜就帶著為師離開了會,在途中給孽龍劫走了…現在為師…為師是給他在照顧著,青霜和嬌霜也在,師父過的很好,只是心下牽著你們…”

  “那…那就太好了…”別過了臉去,明月夜的聲音中安慰多了,雖然處女身子被鄧英瑜毀了,但看祝雪芹難掩的幸福神情,想來孽龍對她非常好。

  “一點也不好。”如鬼如魅地在邊出現,明月夜也給嚇了一跳,倒是孽龍神色如常,只是輕輕地推了推祝雪芹。

  “怎…怎么了…”

  “我想賭一下,救你的好徒弟,”孽龍笑了笑,突然重重地吻上了祝雪芹嬌滴的紅

  離開那山居之處前,才給孽龍好好的寵幸了一晚,的兩人都酥了,這幾天兩人白天趕路,晚上祝雪芹可是一夜也逃不過的和孽龍愛,對他可是一點抗拒都起不來呢!

  芳心之中雖是怨他不好好選時間地點,竟在此時此刻逗起她來,但祝雪芹早被孽龍徹底征服了,很快她就融入了熱吻之中,等到孽龍離開她時,祝雪芹臉上已是紅暈蒸騰、媚眼如絲。

  “好雪芹,別陶醉了,給我好好的把風吧!我試試看重整她體內經絡,能多療她幾成內傷是幾成。”

  “你…你想用什么方法…”明月夜的聲音也顫了,孽龍不只是在她眼前痛吻祝雪芹而已,他的手不知何時開始,已經在明月夜前滑動著,撫的她不住嬌顫著,在祝雪芹在旁時卻不敢掙扎。

  “我想強暴你,不過我會的你很快樂…”孽龍笑笑,慢慢地將明月夜的扣子解了開來“為了讓你師父高興,讓她在點,好夜兒配合一下好不好?”

  “你…”羞的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祝雪芹逃命似地鉆了出去。

  “真是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祝雪芹飛奔出去,孽龍的手也停了下來,火熱的手心溫柔地熨貼在明月夜的前,差個一兩寸就滑上她亭亭的雙峰了。明月夜苦笑地看著他“在師父面前壞得像什么一樣,師父一走你就君子起來了。

  想怎樣就怎樣好了,連師叔身為你未過門的師娘,竟也逃不過你的手,我猜你也不會客氣,只是夜兒要先提醒你,我的身子給趙彥壞了,對這種事只想愈快結束愈好,什么感覺也不會有,你可別指望我像師姐和…她們一樣享受。“

  “那就很可惜了。”孽龍的笑意慢慢了開來,明月夜只覺前一熱,一股溫柔的氣息從孽龍的手上傳了進來,溫潤地走遍全身,像一雙手般從體內撫慰著她,比之祝雪芹的輸功方式,他的手法竟使得明月夜舒服的多,整個人登時就酥了,被那溫柔熱力撫的昏昏睡的明月夜,只覺耳邊孽龍的聲音好遠好遠。

  “不論是嬌霜、青霜,或是你的好師父,可都愛死了我在上的表現,只怕我不去寵她們,尤其是可愛的小嬌霜,被我后可是愈來愈風了呢!你明月夜才不會是例外。”

  “我…我才不信…”嘴上強硬著,明月夜的芳心已經首肯了,別的不說,光從自己現在身上反常的溫暖放松,她就知道了,這孽龍對女孩子的確有一手,如果這手法他也能應用在第之間,給他過的女人只怕沒幾個受得住不被征服的,連原本沒什么望的明月夜,也被的嬌慵起來,只覺得好想好渴望呢!

  “你…你真是厲害…怪不得最是高潔出塵的師父…也變得…也變得那么一副沒有你不行的樣子…”本來已涼透了心的明月夜,對孽龍的行動并沒有半分抗拒,因此那功夫可說是照單全收,不一會兒,明月夜已感到全身發熱,讓她體內動了一股莫名所以的需求“不怕告訴你說,夜兒…夜兒已經心動了…”

  “你還差得遠呢!”溫柔地笑了笑,孽龍的手滑上了明月夜赤的雙峰,明月夜只覺一股強烈至極的酥麻從尖傳入全身,他竟能和內勁從內而外的配合,讓那快更加深入她的芳心,聲音不由自主地已顫了起來。

  “你的內傷因采補而起,如果要救的話也要從采補方面入手。你好好放松,完全不要用力,就當自己正在做場心里愛翻了的夢,我會傾盡所知,將你的情完全挑動起來,讓你得到生平最強烈、最快樂的高,把你的內力全部出,再以和合之術內化你的傷痕。你如果還是想活,就動也不要動,讓我這有經驗的人來引導你就行。”

  “你…如果…如果夜兒…夜兒想…”被他無所不到的內勁和魔手,不論體內體外的撫愛得渾身皆酥,原以為早已沉寂的感官快樂又泛了起來,本已一心求死的明月夜心神顫抖著。

  想來祝雪芹也是夜夜承受著這種快,才會那般嬌如花,乍看之下比明月夜還要青春,如果…如果以后還能被他這樣逗著,那么…那么明月夜可還真不想死呢!

  明月夜囁嚅著,偏偏他的手法時輕時重,惹得明月夜體內火如焚,讓她完全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好不容易才嬌顫地問了出來“如果夜兒想活…想活…那你要夜兒…唔…要夜兒怎么辦…”

  “那你就好好的自好了,就像這樣,一只手柔軟的峰,另一只手在你腿里面一下,要輕一點,你自己會找到讓你最快樂的地方,嗯…沒錯…在那里…就是這樣…”沒想到自己求生的意愿還是那么濃厚,承受著孽龍火辣辣的眼光,明月夜雙手慢慢地動作起來。

  這種快樂的感覺好像會擴散一樣,明月夜絲微的不愿在孽龍的指導和自己的手下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強烈而溫柔的快樂,她自己控制著,那烈的美妙一波又一波地襲擊著她,明月夜只覺得體內一陣又一陣輕微的繃緊,又是一陣一陣的舒緩,而每當緊繃的體崩緩的時候,就有一股股的快沖上腦際。

  不知從何時起,她那原來還有些做作、有些稚的動作愈來愈成,明月夜只覺耳邊孽龍挑逗的言語愈來愈是,愈來愈是不堪入耳,偏偏那種下的聲音,卻讓明月夜更加的動情,這是第一次,她在男人面前情的自,更是第一次她心甘情愿的想,想要被男人侵犯,想要被他勇猛的攻陷,想要被他占有到體無完膚,將身心全盤任他處置。

  “你好乖…我很快就來…你可不要漏了,好好去感覺…感覺我和你結合成一體,感覺我將你的體內翻攪著,將你的全盤挑起,讓你心甘情愿的…我會讓你永遠記住這一刻…”************

  帶著一身的疲憊走入誅魔盟,趙彥支退了跑上來的弟子們,他也走得真是累了,一進門就閉上了眼睛,整個人都倒在椅上的他只想好好躺著,什么也不管,而身邊的翔龍也是一副累倒的樣子。

  真沒想到武當派的暗算這么狠!那時破獲了東方燕返和卓志航的合作,有大半的原因是因為卓志航太沉不住氣,使得行動曝光,不過也因此讓趙彥放松了戒心,不把武當派放在心上。

  輕敵的他,卻沒想到卓志航背后還有一只老狐貍卓一凡在,事前完全沒得到消息,卻在此時此刻挨了少林武當聯手地重重一記突擊,不只是鐘云勛和丁平訓戰死,連趙彥和翔龍也僅以身免而已,這仇趙彥一定要報,管他什么武林大勢?

  現在的趙彥可是下定了決心,任誰來進言都不管了。

  兩人癱在椅上休息了好久好久,好像大半的體力都回來了,這才睜開眼來,卻差點沒嚇得跳起來,就在面前數尺之遙,孽龍竟好整以暇端坐著品茗,還有個方羽清淡柔和地在一旁打坐。

  完全不知道他們是何時進來的,趙彥雖知以孽龍的身手,若想要瞞過盟內諸人,真可說是易如反掌,卻還是嚇得一身冷汗,他心里有數,如果孽龍真有心下手,方才兩人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不知師伯你偷偷摸摸的溜進來究竟為了何事?竟連個通報的禮貌都忘了!

  難不成這般無禮的行動,就是師伯你這些年來的成果嗎?”

  “我只是來監督的而已,”放下了杯子,孽龍足地呼出了一口熱氣,真是一杯好茶,這附近的水質確實“真要動手的,是羽心和你。”

  “羽心?”瞪著閉目打坐,連呼吸也沒有絲毫紊亂的方羽,趙彥冷冷一笑“就憑一個女人也想勝我?還是你自己出手吧!”也不見趙彥如何動作,身子一閃之間已滑到天井正中,一陣高昂的唳聲從趙彥口中響起,四周圍立時人聲鼎沸,竟似早已有備。

  “這是七師弟嘔心瀝血,專門想出來對付你的翔風大陣。雖然他和九師弟都已不在,以這陣的威力,保證你還跑不掉。”

  “如果不只是他,還加上我們呢?”醇美如酒的聲音傳來,一個光出現就走了全場目光的美女千嬌百媚地走了出來,身后明月夜和香劍門的弟子們列陣成行,正包圍著翔風大陣的一角。

  趙彥心下一寒,一股冷氣從腳底冒了上來,即使對陣法不算行家,終究也對這關乎他性命的陣局下苦心研究過,趙彥自是看得出來,這樣一圍看似沒什么,卻正堵住了翔風大陣的陣腳,一旦翔風大陣發動,只怕未奏功反而先要崩潰,真沒想到連祝雪芹也到了孽龍那邊,這樣香劍門豈有向著自己之理?

  看隊伍中的明月夜容光煥發,竟似比以往還美了許多,身材也豐盈了不少,更教趙彥受不了的,是她看著孽龍的眼中,如此的火熱,如此的甜蜜,光這點他就敢保證,明月夜一定已經和孽龍上過了。

  趙彥本來也怕過,怕祝雪芹和會合作,使香劍門后反目,所以他對明月夜下手特別重,和她上時特別強悍,務要在上征服她,讓她徹底投降,一點異心也不敢起,想讓她在毫無希望之下,只能俯首聽命,想不到最后還是棋差一著。

  “師弟,”孽龍微微一笑,和翔龍攜手飄了出來,一邊在他耳邊說了幾句,只聽得翔龍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竟連句話也說不出來了“讓羽心和趙彥在里面打上一架,我們老一輩的就先出來吧!”一聲冷哼,趙彥知道,自己除了進去和方羽心打一場外,再沒有其他的路走了,他慢慢地走了進去,一邊眼睛望向翔風大陣的另一角,趙雪晶、唐潔依和東方玉瑤都站在那兒,這才是他不敢發動大陣的原因哪!任蕓兒怎么不見了呢?趙彥原來想問的,但眼見大敵在前,他也只得強將此事排出心頭,畢竟自己的命最重要。

  看孽龍將眼光放在緩緩闔起來的門上,翔龍打量著四周,只見所有人的眼光都向同樣一處,他輕輕松開了孽龍的手,身法如電一閃,趙雪晶還來不及叫出聲來,兩人的身影已經不知何往了。

  “讓他們去吧!”像是早知道這個結果,孽龍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將方才翔龍遞來的一串鑰匙拋給了東方玉瑤,讓她去將老父放出來,就像昨晚兩人協議的一樣。

  看東方玉瑤愈走愈遠,唐潔依也跟著她,祝雪芹那輕巧至極,彷若沒半點聲音的步子,輕輕地走到孽龍身邊,就在四周徒兒驚疑不信的眼里,無比虛弱地倒入了他懷中,讓他的手溫柔的環抱著。

  以前的祝雪芹絕不相信,自己會在徒兒的面前,對男人投懷送抱,但現在的她只覺得虛弱,好想讓他抱著,旁若無人地、溫柔地擁有自己。

  “你…你可真是壞呢!”聲音柔軟清甜,又帶著幾分醇美潔凈,似是投入他懷抱便已醉了一半,祝雪芹整個人軟綿綿的,也不管在一旁的明月夜充羨慕的眼神。

  “讓羽心和趙彥一戰,雪芹原本就想得到了,但你竟然點了蕓兒和宮媛的道,讓她們在里面梁上,聽著羽心一五一十的將趙彥的罪過說出來,這打擊對他可真是徹底,換了雪芹怎么也做不到。”

  “我的打擊還不夠徹底,”孽龍笑了笑“他總和我有同門之誼,所以我些微松了點手。好雪芹你想想,如果我讓翔龍在他的眼前帶走趙雪晶,讓他看到兩人雙宿雙飛的模樣,趙彥現在可還忍得住?”

  “那是因為你不想害趙雪晶,”師嬌霜的聲音傳入了孽龍耳中,傳音入密的功力比以前又深了不少“誰教她的身子是你破的,在天龍門里又和你私通過?

  要不是早知她和翔龍有…有關系,你連她都要收下了,真是好壞心的人哪!”傳聲同時也傳入了祝雪芹耳內,她羞答答的一笑,挨緊了孽龍,師嬌霜可是最不吃醋的,這種玩笑話不過是為了抒解孽龍的擔心罷了,在里面的方羽心,終究才是現在最危險的人呢!

  不過嬌霜啊!如果你知道孽龍之所以能得知翔風大陣的秘密,因而先讓自己和明月夜策反了香劍門的原因,只怕你也真要泛起些醋味了,昨夜她可是惟一幫孽龍把風,讓他安心的去偷香竊玉,徹底地征服了東方玉瑤和唐潔依的身心的人呢!

  唐潔依倒還好,畢竟她曾是玫瑰花主,上功夫得雪玉璇真傳,對這方面的事情并不排斥,倒是東方玉瑤才慘呢!她非但是名門出身,個性更是拘謹,連和趙彥上都有些畏怯,昨夜卻硬是被孽龍制住,在口手齊施,被他玩火如焚之后,才切身承受到孽龍那勇猛鋼的沖擊,沒多少經驗的她只有任孽龍為所為的份兒,不一會兒已經陷入了極度歡樂的酩酊美境。

  醒來之后的東方玉瑤真的是羞憤死,偏偏孽龍了唐潔依后,竟食髓知味的再次強了她,已經因這魔的緣故,而享受到前所未有歡樂的她,自是再也無力抗拒,連續的快真的讓東方玉瑤的理性完全崩潰,再加上要救老父東方燕返,事后她也只有乖乖和孽龍合作的份了。

  一聲叱喝聲震全場,緊闔的大門像是從里面炸開似的,整個爆了出來,只見煙霧之中,趙彥像飛一樣的沖了出來,再沒一分收勢地撞到了墻上,一口長劍斜斜地在他的心口,光看一地泛濫的血跡便知已經無救了,里面的方羽心傲立廳心,威風凜凜,鎮得心仍靠向趙彥的天龍門人都不敢妄動。

  “師…師伯…”慢慢地被任蕓兒和藺宮媛扶出,冷汗這才慢慢沁出的方羽心乏力地走近了孽龍,倒進了他懷中,聲音是那么柔軟“羽心…羽心贏了…你答應過羽心的…可絕不能反悔…”

  “就在今晚…我一定給你…”孽龍笑了笑,將祝雪芹放了開來,全心全意地摟緊了方羽心。“好羽心…我保證讓你以最舒暢的方法破身,讓你完完全全的承受到身為女人的快樂…你放心吧…今晚我會給你…給你最完美最合你希望的高,還有處女破瓜時的美麗落紅…我要你永遠記住今晚…”

  【全文完】
上一章   游龍傳   下一章 ( 沒有了 )
肥水不流外人一個女人的故堂宴(毒藥·民國香滟coco的冒江南舂色男人和女人的大話天鵝湖媳婦的蛻變女友佳琳賢妻綠公滛記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游龍傳,本章內容為第三十章全文完的全文閱讀頁,游龍傳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游龍傳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