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第三重人格》第181章大結局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書號:48739  時間:2019-6-14  字數:7452 
上一章   第181章 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

  第181章 大結局

  三周后,距津門二百四十公里一所女子監獄…

  探監時間,一多半在哭訴衷腸,爹媽見女兒的,老公見老婆的、還有抱著孩子來看媽的,能看到最多的表情就是哭,各種各樣的哭聲充斥著這里。一間通透的大房間,像載了人間的悲離合一樣,

  大兵靜靜地坐在角落里,像尷尬一樣把玩著手指,聽到腳步聲時,他驀地站起來了,在他視線里,終于出現了記憶里那個模樣。

  是上官嫣紅,她怔了下,凝視著大兵,女管教催著,催了兩次他挪步,慢慢地走到了桌子的對面,就像同樣尷尬一樣,坐下了。

  “你…收到信了?”大兵輕聲道,小心翼翼地坐下了。

  上官嫣紅嘴角翹了翹,像笑,帶著澀澀滋味的笑,她對大兵道著:“看我的表情,肯定收到了,你才是隱藏最深的騙子,我都快服刑期了,才知道這個謎底。”

  大兵尷尬地撇撇嘴,無語,想了很久才寄出了這封信,告訴了上官嫣紅很多年前的故事,于是兩人之間,就成這種說不出來的尷尬。

  “對不起,我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你真相。”大兵羞赧似地道。

  上官嫣紅這次是真的笑了,她道著:“你是警察,我是騙子,有警察抓騙子還道歉的嗎?”

  “理論上是這樣,但我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心里過意不去。”大兵道。

  “那為什么不干脆一直瞞著我,好歹我還能留下一個好印象。”上官嫣紅道。

  “有一天你總會知道真相的,讓你發現倒不如我自己說出來。我想活得坦點,可總也坦不起來。”大兵道。

  “這些年老往監獄給我寄錢,寄衣服的人,留的名叫王八喜,也是你?”上官嫣紅問。

  “嗯。”大兵點點頭,你犯錯一樣。“顧從軍”如果在服刑,肯定不能送東西了。

  上官嫣紅笑了,那怕是身著的獄裝,依然掩飾不住他的魅惑天生,那嫣然一笑留在記憶中的影子依舊那么美麗動人,那怕有點蒼桑,又何嘗不是洗盡鉛華后的本真。

  “你…過得好嗎?”上官嫣紅突然問。

  大兵下意識地躲避著她的目光,囁喃道著:“好。”

  “我怎么覺得一點都不好,臉色這么差。”上官嫣紅關切地問。

  “受了點傷,死了一位戰友,我準備回家休養一段時間,而且,我都不知道我該去什么地方。”大兵迷茫地道。

  上官嫣紅審視著他,就像當年招聘一樣審視著,看了良久,她笑著道著:“去哪兒并不重要,心在哪兒才重要。”

  嗯?這句軟綿綿的話像有未競之意,大兵一下子居然沒有明白過來,上官嫣紅解釋給他道著:“你明顯心不在這兒,來這兒看我只能徒增煩惱而已。”

  “你?”大兵有點意外地看著上官嫣紅,猶豫地問著:“一點都不怪我?”

  “為什么要怪你?”上官嫣紅反而奇怪了。

  “你呆在這里,畢竟有我的原因成份,那怕你最后選擇了去自首,也總讓我于心難安。”大兵道,他凝視著那雙清麗的眸子,在這位女騙子眼睛里,他不止一次看到真誠,可真誠最終給予的人,卻也是個騙子。

  “你錯了,有沒有你,我注定都是一個悲劇的下場,現在起碼還算悲劇里最好的下場,那,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有人能想起我來…嗯,從軍…噢,不…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上官嫣紅好奇問。

  這一問讓大兵尷尬了,這么多年過去了,她都不知道真實的姓名,大兵掏著錢包,了一張身份證,介紹著:“姓南、名征,小名就叫大兵,嫣紅,等你出來,一定來找我,也許我能幫上你。”

  “謝謝。”上官嫣紅眼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話題突兀而轉,直問了句:“那個女人她叫什么?”

  “什么?”大兵愣了。

  “我問你哪個女人她叫什么?別想騙我,一般男人在對女人客氣的時候,那就是心里裝上別人的時候。”上官嫣紅笑著道。

  這一句卻讓大兵懵了,他想想道著:“我真的不確定,我們是不是合適。”

  “當開始想成家的時候,那就是一定合適…祝福你。”上官嫣紅笑著,伸出了手。

  兩人相握,大兵感覺著那只柔荑傳來的電,似乎不像曾經期待的會有心悸的效果,一握而分,上官嫣紅起身走,大兵惶然跟著起身道著:“時間還沒到。”

  “早就到了,只是你心里不愿意承認,而我,有時候也抱著幻想一樣…放心,出去我一定會找你的,有你這么一個朋友,說不定將來真能幫上我。”

  她笑著,卻已經轉身了,幾步之后手掩了下一下面龐,不知道是不是傷心了,不過沒有機會再看到了,一位管教帶著她,出了會客室,進了鐵門緊鎖的監區。

  呆立了很久,大兵才慢慢踱步往監獄外走著,曾經的這段情緣在他心里依然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他在捫心自問著,自己在那個化身,那一重騙子人格支配的時候,是真的喜歡上了她,還是在逢場作戲?抑或是…那種焦慮情緒下的慰籍,才導致他對上官嫣紅記憶如此深刻?

  慢慢地出了監區,一輛警車泊在他身邊,窗戶搖下來了,張如鵬那張兇臉吼著:“快點上車。”

  大兵開門上車,憤憤道著:“才等了幾分鐘,這就有脾氣了?”

  “媽的我就看你是不是又變態了,沒聽說找對象,還他媽往女子監獄跑的。”張如鵬瞪著眼吼道,他駕著車疾速駛離,像怕沾上晦氣一樣。

  “誰找對象了,我就來看看。”大兵道。

  “少裝蒜,女騙子那么漂亮,不動心才見鬼呢?哎我說大兵,你到底怎么想的?”張如鵬問。

  “我也不知道,我想靜靜,慢慢想想。”大兵道。

  “我艸,除了上官嫣紅,又來了個靜靜?還有個佩佩?”張如鵬呲笑道,故意惡心大兵了。

  大兵手蜷在前,一不小心,又觸著傷口了,他趕緊放開,長舒一口氣道著:“你愛說什么就說吧,懶得跟你較勁。”

  老張看了他一眼,卻是根本不同情地訓斥著:“哎我說,這次回家老實呆著啊,別特么又整出什么事來?孫廳說了,你這種貨就得圈著點,根本不能給你自由…瞧瞧,這才剛回來幾天,就想上來監獄看女騙子來了?兄弟吶,不是我非得提醒你啊,犯點生活作風錯誤可以理解,不能犯原則錯誤啊…你咋連王八喜都不如啊?八喜特么去找大寶健都知道瞞著未婚,你倒好,還跟鴿子說了這事,你咋就這么二呢?甭跟著提醒什么感情不感情啊,你倆結伙當騙子的時候,有感情才見鬼呢…”

  張如胞絮絮叨叨教育著,氣得大兵直想有跳車的沖動,無奈之下,他放倒了椅背,背過身躺下了,任憑老張說破天,干脆一言不回了。

  車駛向嵐海市,又一次回家了,張如鵬的任務就是把大兵送回老家休養,他的去向未定,正像他說的,他想靜靜…

  ……

  ……

  三個月后,嵐海市人武部家屬院…

  一行人從樓上下來了,大兵的懷里多了個梳著羊角辮子的小女孩,聽聞哥哥要走,有點撒嬌了,撅著嘴快哭出來了,老媽接著了孩子,有點生氣地道著:“貝貝,跟媽媽,別理他。”

  叫貝貝的小女孩捂著眼睛,傷心了,此情此景,讓來接人的尹白鴿有點尷尬,她輕聲道著:“阿姨,組織上已經讓他外勤轉內勤了,不會有危險的。”

  “我沒說工作危險,危險都是他自找的,他跟他爸一個德,好了傷疤忘了疼,吃多大虧也不長記。”老娘生氣地道。

  “媽,那你說在家干啥?我自己還沒要孩子,你讓我替你看孩子…你給我找這么小個妹妹,我咋跟人說呢?認識的人一見都問,咦,你什么時候結婚了,孩子都這么大啦?”大兵犟著嘴,想靜下來恐怕很難。

  “走吧,走吧,反正我也沒指望你…將來我和貝貝過。”老媽煩躁地道著。

  可將要上車時,大兵又戀戀不舍地回頭看了,他不好意思道著:“媽,你時間來津門住住啊,我放假就回來。”

  老媽黯然地泣了一聲,不送別了,抱著貝貝扭頭就走,把尹白鴿和大兵尷尬地扔在當地了。

  “走吧走吧,我基本成外人了。”大兵坐到了車里,尹白鴿駕車駛離,換著話題問著:“看你過得不錯啊,精神頭好。”

  “好個,看了仨月孩子,比特么出任務還累。”大兵忿忿道。

  尹白鴿笑了,她道著:“提前實踐一下嘛,說不定將來會是個超級爸。”

  “這叫超級尷尬啊,這老娘真不省心,快退休的人了,她倒想上當媽了,領養個孩子…哎喲把我給難受的。”大兵道著,看樣是身受其累了。

  尹白鴿卻是知道這是個托詞,她沒有揭破,只是隨著他笑,聽著他敘述養兒的難處,駛上路不多久大兵突然發現方向錯了,他提醒著:“錯了錯了。”

  “我拐個彎,順路看個人去。”尹白鴿道。

  一說這個,大兵臉拉長了,車駛到一處劍橋少兒英語的私立學校門口停下了,尹白鴿看著大兵,大兵也看著她,然后大兵貌似生氣地問:“什么意思?”

  “我知道她在這兒,不想去見見她嗎?”尹白鴿道著,她回頭看時,院子里有一隊學生,正在做課間,其中一位領的女教師,正是她認識的那位…姜佩佩。

  “算了…走吧。”大兵輕聲道。

  “你確定?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和她談談。”尹白鴿道。

  大兵怪怪地瞟了尹白鴿一眼,不悅地道著:“要是你爸被我死了,你能原諒我?你不是傻吧?要是她什么都想不起來還好說,可現在她恢復了,恢復的還很好…你讓我去看她,這不刺人家犯病么?我媽說了,我要敢去擾佩佩,就打斷我的腿。”

  “哦,那就放心了。”尹白鴿笑了笑,重新啟動車駛離了。

  片刻后大兵才明白,這是個故意的試探,他不悅地問著:“咦,怎么兩仨個沒見,你這辦事風格有點欠揍了?”

  “作為上級,我是關心你的情緒變化。作為同事,我在關心你的終身大事,你犯的錯誤不少了啊,我得看好你,免得你意志不堅定,再墮落一次可就沒救了。”尹白鴿侃侃地道,話有點噎人。

  大兵驚愕看著尹白鴿,壞笑道著:“喲,你這口氣,是已經以我的女朋友的身份自居了?”

  “你不說過嗎?真找不上就湊和唄,好歹我們將來不會同異夢。”尹白鴿笑道。

  大兵笑著回道:“呵呵,我倒期待一起作噩夢的感覺啊,要不今晚試試。”

  “想得美,得經過組織考核以及本人認可,哎對了,有個消息你看下。”尹白鴿提示著大兵搜索手機新聞,大兵依言搜索,看到了上官順一審判決的內容,是個全國刊物的重磅報道,只不過省過了那個繁復的過程,強調是生物證據釘住了這個潛藏十八年的劫匪,大兵看完,舊事又上心頭,只剩下了幽幽的一聲長嘆,然后表情肅穆了,靠著椅背。

  “知道嗎?你休養的時候,刑偵局來打探過你,孫廳那頭也想調走你,連紀震總隊長也問過你的去向,你現在是香餑餑啊,還有想挖你去專業搞大案要案去…咦?怎么不說話了?”尹白鴿道。

  “明知道我視名利為浮云,我能有什么感覺?”大兵道。

  “那為什么接受特種基地的聘請?我以為你又想溜走…嗯,上官順對你的觸動很深吧?他說的那句話,我到現在忘不了。”尹白鴿道。

  “哪句?”大兵問。

  “灰燼與塵埃,從某種程度上說是有道理的,法制環境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太多,比如當年械斗,教唆打傷華登峰、牛再山那幾位民工的兇手;比如把這事摁下來,連立案都沒立的幕后;比如撕打文雨欣那幫子人…都將逃脫法律的制裁,執法成本所限、外部種種干擾、以及我們內部缺陷,有時候讓人很懷疑我們從警的意義。”尹白鴿道,這是一個嚴肅的話題,所有的警察都不會在明面上講,但所有的警察心里都會有這種猶豫、彷徨,甚至懷疑。

  “灰燼,也有過熊熊燃燒的壯觀;塵埃,說不定會有聚沙成塔的機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無可替代,我可以回答你,我為什么要接受特種基地的聘請了,那是因為,我想讓你剛才說的那些不盡如人意的事,少發生點,那怕少發生一件,也是我們存在的意義…我們身處的世界需要秩序,代價就是,總得有人成為灰燼。”大兵道。

  尹白鴿微微被感動了,她知道可能高銘的殉職對大兵的觸動很大,不過她嘴上卻是道著:“你就不是個正經人,正經起來實在讓人受不了。”

  “呵呵。”大兵笑了笑,他瞥到尹白鴿的表情,那種心有靈犀的默契他能夠感覺到,他笑著道著:“我正經的時候,你就當我又多了一重人格,變態了。”

  “什么樣的人格?”尹白鴿問。

  “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潔的人,一個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大兵笑著道。

  “一個沒臉沒皮的人。”尹白鴿接著道。

  “這個就算了,人格分裂的太多我倒無所謂,我怕你受不了。警察的性格走向一般到最后,都會沒臉沒皮的。”大兵笑道,手機響了,一看屏幕,他一揚著:“這才是個真正沒臉沒皮的。”

  “誰呀?”尹白鴿問。

  “八喜啊。”大兵道,接聽著電話,直接堵嘴:“八喜,啥事?別廢話啊,別問我想不想你,別問我吃了沒有,直入主題。”

  “啊?大兵,你咋聽著又變態了?”

  “我就變了,關你事?”

  “你拽個啊,給我變個女的讓我瞧瞧?切…不行了吧?我跟你說個事啊,小胡同里攆豬直來直去,我下個月初八結婚,你來不來吧?”

  “哦,我盡量去啊。”

  “答應的就不痛快,我可跟你說啊,人來不來不要緊,禮到就行啊,我可把你當親哥,你禮不能輕了,知道我的賬號么,我一會兒發給你啊。”

  “啊?八喜,你不要臉的水平大有長進啊,有這么骨要隨禮的嗎?”

  “有啊,你不見著啦,我就這么要的?都自家兄弟,客氣啥?”

  “哎,好好,知道了…咦?不對啊,八喜,你咋急著結婚呢,不是說到年底嗎?”

  大兵和尹白鴿眨著眼睛,逗著八喜說話,他o著嘴型說著,肯定不小心肚子大了,果不其然,八喜在電話里郁悶地道著:“哎呀,別提啦,一炮不小心就當爹啦,我對象也舍不得處理,只能閉著眼娶啦。”

  “哎呀,八喜,恭喜你啊,沒結婚先把肚子搞大了,省好多財禮吧?丈母娘肯定不敢為難你,這大喜啊,得賀賀啊。”

  “賀個啊,財禮少是少了,可我對象她下面還倆弟弟一個妹妹呢,這特么可是將來又當女婿又當爹,得多少錢吶?”

  “啊,八喜,你想給對象弟弟當爹,你不是看上你丈母娘了吧?”

  “臥槽…怎么可能?頂多看上小姨了…我小姨子長得不賴啊。”

  尹白鴿再也忍不住了,把車泊到了路邊,笑著拳頭捶著大兵,聽著大兵和八喜胡扯,這一番笑話,足夠排譴兩人一路的寂寞了。

  說著那些還有記憶的往事,一路回到基地,就像從終點又回到了起點,崗哨依舊,已經換人了,這里像回到家鄉一樣,似乎讓大兵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駛進大門時,尹白鴿輕聲解釋著:“…組織上考慮了你的情況,而且征詢了大家的意見,你暫時擔任教官的職務,省廳也正在籌備一個特種心理咨詢機構,重點針對警察的應心理,孫廳和幾位領導都推薦你當籌備組長…將來要針對處理過應急事件、開、擊斃人犯等等類似警務人員,為他們提供心理疏導…”

  “嗯。”大兵輕輕應了一聲,眼光卻被窗外的景像吸引住了。

  尹白鴿看時,是教場的宣誓儀式,她摁下了車窗,那整齊劃一、鏗鏘有力的宣誓聲音響徹著:

  “國旗在上,警察的一言一行,決不玷污金色的盾牌。”

  “憲法在上,警察的一思一念,決不觸犯法律的尊嚴。”

  “我面對國旗和國徽宣誓:為了神圣的使命,為了犧牲的戰友;我將與各種犯罪活動進行永無休止的斗爭,直至盡最后一滴血。”

  那聲音回著,縈繞在耳邊久久不去,大兵肅穆的臉上,是少見的神圣和莊重,這一刻,仿佛看到了父親,仿佛看到了高政委,仿佛看到了很多很多不知名的戰友、同事,在做著同樣的事。此時的耳邊,響起了一曲伴音的朗誦:

  …

  災難中,我是希望的帆

  溫馨中,我是明媚的霞

  危困中,我是風的旗

  生活中,我是心靈的家

  …

  我要走很長很長的路,穿過秋冬夏

  刀光劍影中,我是帶有思維的子彈,準確著靶

  攻堅克難時,我是一路呼嘯的勁風,席卷狂沙

  我的生活――摸爬滾打

  我的勛章――生死博殺

  在這個石頭都能發芽的行列

  熱烈的情也能把巖層融化

  …

  思忖中的大兵慢慢回過頭來,他看到了尹白鴿帶著微笑的臉龐,車里放著這段朗誦,她笑著輕聲道著:“警營文化里的一首朗誦,我最喜歡的一首,每一次聽,我總能想起你。”

  “套路,都是套路。”大兵像羞于承認自己同樣喜歡一樣,收回了目光,他看到了石處長、看到了老張,看到了范承和,還有很多很多人朝他走來。

  “世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這其中也包括套路。”尹白鴿笑著拍門下車。

  看著熟悉的場景,看著奔他而來的戰友,大兵微笑著道著:“對,有這么多同路人,我都舍不得這個套路了。”

  兩人相視而笑,著戰友、著隊伍,走過去了…

  。
上一章   第三重人格   下一章 ( 沒有了 )
變身蜘蛛俠神級高手混花極品小神醫家有小妻,霸一哥遇見百分百男絕品小農民男人不窩囊特戰兵王護美小農民青春逆行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第三重人格,本章內容為第181章大結局的全文閱讀頁,第三重人格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第三重人格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