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鶴高飛》第二十二章討救兵掉包得秘籍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鶴高飛  作者:司馬翎 書號:41472  時間:2017-9-20  字數:21531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討救兵掉包得秘籍    下一章 ( 沒有了 )
  日子一天一天地溜過,何仲容整呆在客店中,努力練功,對于少林寺的援兵,起先他一點也不擔心,但數之后,他忽然想到四堡五寨乃是當今天下黑道中最強的人物,分頭領袖各地黑道之雄,假如少林的方丈大師夢智老禪師不是親自出馬的話,四堡五寨的人,可能不買賬。但那夢智老禪師平生幾乎未入過江湖,這一趟會不會為了一個無名小輩而破例下山?那枚玉環雖然是他師叔松雪大師的信物,但夢智大師為方丈,自然有權不聽師叔的命令,更何況不是松雪大師親自發令?疑懼與俱增,他倒不是怕死,而是覺得自己假如不能從這一劫逃生,太過辜負了成玉真的情意,也辜負了自己一身武功。

  元宵佳節已到,他一早就跑到城外的報恩寺去,發現寺側有座寬大的園子,其中有個草坪,少說也有兩畝之大,他看看這草坪正是決斗最佳之處,便先回到寺內禪房休息。

  一直等到黃昏,成玉真仍然沒有消息,但有一件奇事。

  原來這報恩寺本就香火零落,甚是蕭索,加上今是元宵佳節,更見冷清清的,但由下午開始,卻有不少和尚陸續來到,每一批三兩個不等,直到黃昏時,寺中到處都是和尚。

  何仲容頗有所疑,但因見這些和尚們全都表示出彼此并不相識,是以又想到如是少林援兵開到,決不會這種態度。

  成玉真一直芳蹤沓然,何仲容暗中極為焦灼,不但為了她不能及時趕回而焦心,同時更胡思想到她可能在路上出了岔子…越在這種情形之下,時間過得更快。

  將近二更時分,何仲容走到那座園子的草坪上,靜靜等候。

  二更才到,樹本黑暗中有人洪聲大笑道:“何仲容,你倒是個守約君子,但老夫等亦等了好一會兒…哈…”何仲容站在明亮的朋光下,宛如玉樹臨風,英姿煥發。聞言臉上毫無變化,只微微一笑,道:“請各位現身相見!”

  樹后魚貫走出九個老人,其中一個是個老嫗。

  何仲容眼光略掃一匝,面上神色絲毫不變。這九人他早就見過,正是當今天下都畏懼三分的四堡五寨的主腦人物。

  帶頭的一個正是金龍堡堡主金大立,他獨自走到何仲容眼前,洪聲道:“看你神色力持鎮定,雖然我等出現,早在你意料之中,但你決不是早已察知我們到達而隱匿在黑暗中吧?”

  何仲容微微一笑,忖道:“這位金龍堡主斷無找話閑扯之理!但何以又有此一問?”這么一想,登時用心細想其故。幾乎在同時已想出了道理,敢情那金大立這一間,旨在探究何仲容的真正功力,到達了什么程度?他們到達之時,曾經盡力隱蔽行藏,假如何仲容仍然發覺,則何仲容的功力,定比他們都要高出一籌。何仲容想出這個道理,便冷冷一笑,道:

  “這些閑話何必多提,各位約我今宵在此見面,有什么見教,何妨立即明示?”

  成永大聲道:“何仲容,你已知道我們四堡五寨天秘牌的秘密,老夫如今先問你一句,這件事你可曾告訴別人?”

  何仲容心想對方這一問,分明是先問出這秘密有否,然后相機加以滅口,念頭一轉,便淡淡道:“這問題我也不答復,你們一定要殺我滅口,我也無法!”

  趙大娘尖聲叫道:“何仲容,你以為不說出來,我們便沒有辦法么?老身不妨告訴你,假如你不回答的話,我們等殺掉你之后,便一路追查你這兩三個月的行蹤,凡是和你見過和說過話的人,都一律殺死,這總可以了吧!”

  何仲容憤然瞪她一眼,道:“憑你也能動我么?哼,九個人一涌而上,算什么英雄?”

  岳堡主怒叱道:“何仲容休得口出不遜,我們這個金龍八方天馬陣,必須九人一齊施為,你豈能以此為藉口?”

  何仲容冷笑一聲,道:“好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為何你不肯承認單打獨斗,不是何某人的對手!”

  末后兩句,說得聲俱厲,岳真面上一熱,竟然說不出話。

  金大立厲聲道:“你不必張狂,我們可是瞧得起你,單打獨斗,吃你逃走,便是我們四堡五寨的心腹大患!你如今可曾明白了?”

  何仲容自知用盡言語相,仍然不能使他們改變初衷,再說也是無用,目下再拖延下去,救兵之事,終是渺茫。反正情勢如此,總該表現得英雄一些,當下朗笑一聲,打肩上掣下藍電刀,如指道:“你們快布陣勢,何某要見識見識名天下的金龍八方天馬陣,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金大立拔出金龍劍,緩緩一揮,余下的八人立即各占方位,把個何仲容團團圍住。

  何仲容又是一聲朗笑,道:“你們不是有咒語的么?今宵為何不念?”金大立沉聲道:

  “何仲容,要打就打,何必尚在口舌上稱能?”

  何仲容面色一正,道:“金堡主說得是,何某這就出手了!”

  金大立屹立不動,其余人人卻立刻走動,繞著何仲容走日子。

  何仲容陡然舌綻雷,喝聲“看刀”一道藍森森的光華暴然疾封金大立。

  金大立佇立不動,直到刀光及體,這才一劍封去。

  “鐺”的一聲大響,刀劍相,兩者均是神兵利器,各無損傷,但金大立卻抵擋不住對方的如山潛力,一連退了三步,方始穩得住身形。

  九位一時之雄都為之大大失驚,敢情這個何仲容真有神鬼莫測之功,每一次出現,武功上總是大有進,這一次出手,居然比之天孤叟翟寒還要高出些,假如單打獨斗,別說他們九人無一是對手,便找到武林中號稱前五位高人中任何一位,恐怕也要驚服這個少年的武功。因此也可以說何仲容目下的武功,已達到天下最強的地步。

  何仲容這一刀試出自己的功力,不由得豪情飛揚,仰天長嘯一聲,便要再發出來。

  驀地四周升起一片梵唄之聲,草坪中十個手持兵器的人,全都為之一愕,齊齊停止動作,回眸觀看。

  只見四周出現無數和尚,全部一律手持戒刀。何仲容、四堡五寨等十人目光到處,只見一位老和尚,前掛著一串長長的念珠,雙手合十當出,緩步走過來,在這位老和尚身后,另有三位灰衣老僧,也跟著走來。

  當前這位老和尚耳輪垂肩,慈眉善目,但自然出一種震懾人心的莊嚴氣象。他身后一位侍者,抬著一大的禪杖,顏色黑黝而發亮,一望而知乃是鋼打造,份量之重,令人見而咋舌,那侍者頗為魁偉,但抬著這樣杖,顯得相當吃力。

  再后面的三位老和尚,兩位手持戒刀,連鞘拿著,當中的一位相貌威猛,雙眸轉動間,光四,手中倒提著一柄月牙方便鏟,柄端小鋼環不住地響著。

  這位和尚在江湖上大大有名,乃是少林寺在武林中最負盛譽的人物,現在少林寺達摩院首座大師,法號聚石,武功之高,世罕其匹。這聚石大師十年前方始現跡于江湖,因他不但相貌威猛,心腸更是硬如鐵石,逢著武林敗類或是江湖上為非作歹之徒,必定重重懲治,是以這聚石大師不過下山云游一年,便已成名遍天下。正因他一向勤練武功,從未下山,直到十年前方始如神龍一現,是以威名響遍天下,卻未曾列人前五位高人之內。

  且說四堡五寨的九位老人,初時雖認不出領頭的和尚,但一見聚石大師,便都不為之凜然,登時猜出領頭的老和尚,定是宇內武林萬派歸宗的少林寺老方丈夢智大師,這位一派之尊今宵居然在此地出現,可知事情絕不尋常。

  老和尚誦聲佛號,聲音清越之極,直人云霄,然后展顏微笑,道:“九位是散布天下,威鎮一方的四堡五寨的老當家了?老衲夢智,今宵打擾各位,實在不安,但老衲有幾句話要和這位何檀越一談,是以不得不耽擱老當家們的寶貴時間!”

  金大立暗中松一口氣,立刻抱拳還禮,道:“老方丈等閑不離寶寺,今宵履暗紅塵,老朽等幸睹金面,實在有緣,老方丈即管請便,老朽等不妨等候!”

  他可以為夢智大師竟是對付何仲容來的,是以松一口大氣。這想法也未始沒理,那何仲容到處都生事惹非,凡是與他有關連的,都不是平常之事。

  夢智老和尚朗聲道:“敝師叔松雪大師的玉環信物,可是何檀越差人送來?”

  何仲容大喜道:“不錯,小可雖不敢驚動大師,但勢迫于此,萬望大師海涵慈悲!”

  夢智老方丈莊容道:“看這形勢,果然非老衲等親自到此不可!何檀越有話盡管吩咐…”

  此言一出,四堡五寨的九個老人都驚得呆了,敢情了半天,這批少林高手,竟是何仲容的援兵,又聽他們提到松雪大師,這位少林寺第一位高手,早在七八十年前便自享譽武林,卻和何仲容有極深淵源。

  他們正在驚疑,何仲容已道:“幾個月前,貴寺的太初禪師在鳳陽光明寺,慘遭他們毒手,全寺焚為平地。此事是因小可自愧,因此等今晚事完之后,小可正要向老方丈請罪,任憑處罰!”

  老方丈面色一沉,道:“何檀越毋須自責過深,此事自有下毒手之人可以承擔!”

  何仲容立刻道:“小可請大師等前來,只請大師幫忙一事…”

  何仲容歇了下,虎目一睜,掃略過九個老人面上,只見那岳真、柳伯聰、衛效青等三人,出特別的神色,心知他們是因火焚光明寺之故,懼怕少林寺的威勢。當下冷冷一笑,道:“小可所求之事,便是請大師為小可做主,和他們四堡五寨約定一年之后,再在此地見面。屆時小可要以雙掌單刀,力斗四堡五寨的金龍八方天馬陣!”

  此言一出,四周百來個和尚都掀然變。

  聚石大師在少林寺中除了方丈以外,身份最高,同時昔年又最崇拜松雪大師,是以忍之不住,厲聲道:“何檀越,你可知道金龍八方天馬陣,乃是合九人之力,加上組織變化,是以威力不能以人力計算么?”

  何仲容微微一笑,道:“小可知道!”

  四堡五寨的九位老人全都放下心事,只要他不叫少林寺幫忙出手,別說等上一年,就是十年也無所謂。

  何仲容又朗聲道:“但今宵既然他們都來了,若是教他們這樣回去,小可也過意不去,就請老方文和諸位大師做個見證,準許他們以一敵一,隨便哪個出來和小可動手,他們可以輪上陣,小可力戰到底!”

  他說得雄壯無比,一副大丈夫凜凜之,令人心折不已。聚石大師大聲道:“壯哉此言,何檀越前程未可限量!”

  夢智大師道:“老村就憑一伏魔禪杖,本奪兩院一樓的三位首座,以及一百零八位本寺弟子的羅漢陣,向九位討取一句話,今宵是否能如何檀越之言?老衲在此洗耳恭聽…”

  金大立面色變了幾次,回身向八人一瞥,也不說話,便自了然大家意思,回頭道:“老朽等沖著一百零八位大師的羅漢陣容應一切!”

  夢智大師佛法深,聞言只是輕輕一笑,聚石大師卻忍不住,厲聲道:“你們哪一位在老衲方便鏟下走得上一百招,老衲自此回山練藝,一生不再踏人江湖一步廣云布情最暴,聞言大怒,方要身出去,卻吃趙大娘一把拖住,連連搖頭,其余的人,都不做聲。

  金大立在九人之中,武功最高,但他為人沉穩多智,不做沒有把握之事。這時己方既然無人應戰、便也不肯冒險,冷笑一聲,道:“老朽等今宵并非要向聚石大師生事,這是其一。老朽剛才之言,乃是以金龍八方天馬陣而答話,這是其二!聚石大師莫非想試試此陣的威力么?”

  夢智大師一聽這老狐貍把話扯到這一頭,聚石大師如若不服,定然先吃眼前虧,他這位一代高憎,僅僅一瞥之間,已看出何仲容身負絕技,非同小可,因見金大立狡黠毒辣,想教聚石吃個大虧。這金龍八方天馬陣昔年天下第一的高手云溪老人尚且認輸,何況聚石?當下朗聲道:“聚石不得多言,今宵是何檀越為主,本寺的一段過節,以后再提!”

  何仲容接四道:“九位堡主寨主如果急于報仇,不用客氣,小可已在這里恭候。”

  衛效青一躍而出,慢聲道:“何仲容你還我兒子命來!”

  何仲容應聲道:“小可性命在此,你來!”

  衛效青那對御史筆一分,疾襲而至,何仲容仰天長嘯,藍電刀一豎,封住面門。“當”

  地清響一聲,衛效青左手筆尖點在刀身上,震得手腕一麻,但同時之間,右手筆已疾然點在何仲容小腹的“大巨”上。

  少林寺老方丈夢智大師與及身后二院一樓的三位首座高憎,狀均暗中一凜,可是要出手救援卻已無及。

  衛效青倏然退開去,嘿然凝目,何仲容哼了一聲,一只手按住小腹的“大巨”上,身形搖搖仆,夢智大師寬袖一展,把身后三位正要上前的高僧擋住。

  只見何仲容搖擺了幾下,終于沒有摔倒,有氣無力地道:“衛寨主,你何不取我性命?”

  衛效青又驚又疑,須知他那一筆點下去,便是巖石,也能點碎,但他卻感到對方小腹上有一種潛力輕輕一震,便把自己筆尖上蘊聚的真力完全卸掉,這真是從來未有的經驗。當在鳳陽光明寺中,他曾以摘葉飛花的手法,用一蓬樹葉擊在何仲容后背,何仲容不曾倒地。

  其后更曾點在他肩腫骨上的道,但筆尖著處,可沒有方才這種潛力,是以上一次還以為是他身有至寶,可以護住道。

  現在姑勿論何仲容是不是傷重得快死,但他居然不在筆尖著之時,立刻倒斃,這就是夠使得天下武林名家為之驚疑不解,包括夢智大師等在內。

  何仲容掩住小腹,向前走兩步,道:“你兒子雖然死在我的刀下,但當時我僅僅用刀尖指住他心窩,你卻施以暗算,在后面打我一拳,我被你拳力震得向前一動,才把你兒子殺死,他的死我能負其咎么?”

  衛效青還未答話,旁邊的夢智老禪師朗朗誦聲佛號,道:“何檀越且容老衲說幾句話如何?”

  何仲容突然放開掩腹之手,仰天大笑一聲,聲音清越高亢,哪有一絲受傷之跡?笑罷面容一正,向老樣師道:“大師請指教。”

  夢智老禪師道:“光明寺被毀之事。老衲早已聞悉,后來查出衛寨主愛子死在寺中,因而放火毀寺。老衲因未明其中因果,故此不能率爾向衛寨主責問,同時以老衲所知,光明寺主持太初師侄的功夫,因經過二十年苦修,在我少林門中,已可列為數一數二的高手,應比四堡五寨列位略高些許,何以輕易讓人焚毀寺院,門下弟子竟然無一生還?這些疑問,使老衲苦思不得其解。如今見衛寨主的武功,果與老衲忖度者相同,何檀越既曾身歷其境,可否說出詳細內情?”

  何仲容道:“當小可路經光明寺…”他簡要地告訴老禪師,當因身邊有松雪大師的信物,太初禪師為了起初誤會動手,把他擊得重傷而大表歉疚,又悔恨二十年持戒之功,一旦化為烏有,便施展少林秘傳“通關破”大法,為他助長功力,打通死。恰巧大功告成之時,岳真、柳伯聰、衛效青等三人率兒子們來到找他,他本來為了寺中僧侶的生命,要用衛成功的性命威脅他們,但衛效青在后面偷襲,故此誤殺衛成功。

  其后因敵不過岳真、衛效青、柳伯聰三人合力攻擊,故此匆匆逃走,想不到他們趁太初禪師施展大法之后,筋疲力盡,竟然放火毀寺,把全寺僧侶全部燒死…夢智老禪師面上神色絲毫不變,但那對善目中卻出低人光芒,沉聲道:“謝謝何檀越見告一切,敝師侄的怨仇,本門一定會為他清理…”

  那邊金大立等九人一聽,便知要糟,尤其是目下根本已陷在對方羅漢陣中,縱然不顧面子而逃走,也十分困難。

  夢智大師面向九人,朗聲道:“這段過節,當何檀越之事了畢,方始向各位請教。”

  聚石大師低聲問道:“敢問方丈大師,何檀越雖然得到太初為之通關破,但如何能當得起適才的一擊?”

  夢智大師道:“他除了打通了死之外,尚有奇功護身,此人目下一身武功,相信天下已無人能出其右…”

  那邊的衛效青吃夢智大師這一打岔,勇氣已消,事實上何仲容這一手驚世的護身功夫,他們九人非回去好好商量一番不可。最令人難解的是當在光明寺時,何仲容武功已比在成家堡時高出許多,這本就夠希奇了,哪知這番重逢,何仲容又有極大的進。這個人如此神鬼莫測,一年以后見面,又不知怎樣?他們必須另想對策不可,當下已打消再戰之意,退將回去。

  金大立道:“今宵之會,可以暫告結束,何仲容你意下如何?還有夢智大師是否尚有見教?”

  何仲容道:“我們一年后的元宵節,在這里見面。”

  老方丈夢智禪師朗聲道:“關于光明寺之事,等你們一年之約過后,老衲自會出面清理!”

  金大立收起金龍劍,大聲道:“這樣老夫等且先歸去,一切都等一年后的今宵,方始計較。”

  夢智大師誦聲佛號,只見圍在四周的一百零八個和尚,閃開一條道路。金大立等九人,來時氣勢洶洶,走時卻帶著沮喪的心情,穿過和尚群,出寺去了。

  夢智大師向何仲容微笑道:“何檀越乃當代奇才,老衲十分心折,來時宇文飛師叔曾托老衲向檀越致煥。目下他已隱居寺中,不問世事。今宵之事,已告結束,明年今晚再和檀樾相見,事后方始與檀越略作盤桓…”

  何仲容明知這些高僧們不耐在此間逗留太久,忙忙躬身行禮致謝,送他們出寺。

  眼見一大群和尚冉冉隱沒在遠處的黑暗中,心頭記起成玉真,不由得十分惘。忽覺身后兩丈許處,有一點聲息,當下微微一笑,倏然側躍,一眼瞥見一條人影,悄然站在山門內,可不正是那絕人鬟的成玉真?他喜喚一聲“玉真”便把她摟在懷中…XXXXXXXXXXXXXXX在那揚州周工才家中的女羅剎郁雅,在這元宵佳節,頗不寂寞,原來周工才擺了筵席,請了他師兄申伯賢老人和他的義女高秀來家中共度佳節。郁雅認作周工才的義女,其時她早已探聽出申伯賢的來歷,并且得到申伯賢的期許,授以絕藝。

  不過申伯賢可不知何仲容乃是周工才的忘年好友,郁雅也不知道何仲容曾到申伯賢處擾了一場的事,她已被周工才矚咐過,不可提及何仲容的名宇,故此她向申伯賢學藝了兩個多月,大家都不曾提起過何仲容。

  申伯賢甚是欣賞這女羅剎都雅,認為她天資領慧.武功亦已有底。他受了何仲容的刺,觀念大變,這一晚元宵佳節,便是郁雅正式拜在申伯賢門下,而由周工才擺下酒筵大大慶祝一番。

  過了幾天,女羅剎郁雅回到周府,竟然閉住房門,痛哭不已!周工才這時待她有如親生女兒,心中十分著急,好久以后,才能叫開房門,進去勸慰她。郁雅面幽怨,告訴周工才說,她從一些江湖人口中,探知何仲容已和成玉真結成夫,因何仲容在武林中已是赫赫有名的大俠,故此不少武林朋友已經擺酒道賀。

  周工才心中本知何仲容對成玉真一往情深,此時雖替郁雅難過,但回心一想,這樣也好,趁早教郁雅死了這條心,免得誤她一輩子。

  又過了幾,一個早晨,女羅剎郁雅淡妝素服,走到她師父家門,忽然覺得有點不對,便停步不前,隨即拍到菜園園門旁邊向內窺覷,猛可大吃一驚,敢情菜園中一共站著九個老人,其中一個乃是老嫗。

  她一眼便認出這九人乃是五堡五寨的老當家們,竟不知何故齊聚此地,好像要向師父尋事似的。她看見桃樹后面光影微閃,心知師父已經隱身該處,當下一方面奇怪他老人家何故不出面阻攔,一方面暗幸自己沒有出痕跡。

  金大立等九人為了怕一年之后敵不過何仲容,故此在報恩寺出來之后,大家一商量,都因外敵太強,除了何仲容以外,尚有少林一派。故此九人都捐棄成見,大家取出天秘牌來,湊在一起,登時知道那本天下無敵的《六緯神經》,乃是放在揚州城內一座菜園中的古墓之內。

  天秘牌上清晰地載著到達藏書之處的路線,因此他們趕到這座菜園中,大家都浮起一陣興奮。

  這九個震驚江湖的一時之雄,一旦步人菜園,便發現這座菜園布置有異,好像暗中擺有一個玄奇奧妙的陣勢。是以九人小心翼翼地向那座古墓走去,但直到路人桃樹植立范圍之內,仍然沒有什么動靜,當下便比較放心,一直走到墓碑處,見到碑上刻著“天機地秘之墓”等六個大字時,九個老人都松一口氣,彼此會心一笑。

  揭開墓碑,九人魚貫走入墓中,轉兩個彎,便抵達那個放著三具石棺的石室。

  他們上前一看,金大立道:“鼎鼎大名的云溪老人遺尸便在此處,啊,還有他的師父…”

  大家嗟訝一陣,便由金大立格開當中的石棺,只見一本裝訂精美的卷冊,放在格中,上面寫著“六緯神經”四個字。

  金大立道:“這本秘籍在此棺中置放了將近百年,卻毫無塵埃,真是奇怪…”

  成永道:“金老大快點取出,好離開此地,設法練功。咱們時間可不算多呢…”

  金大立伸手取起《六緯神經》,并不觀看,放在囊中,然后九人一齊走出古墓。

  出了墓外,這九位老人可能走了好久,還沒曾走得出那桃樹魂陣。

  他們不久便發覺身陷險地,全都出憤怒之。趙大娘失聲罵道:“云溪老賊好小氣,既然輸了師門秘籍,為何不大大方方送給人家?”

  九人之中岳真、左同功和鐘子光三人,略識這等陣圖變化,五行生克之學,當下三人湊在一起商量,當先帶路,但走了半天,仍然轉回原處。

  幾人都惡不可遏.岳直打量了一會兒,回身走進墓中。

  大家都不知他此舉何意,岳真嘿嘿冷笑連聲,道:“諸位兄弟,我們不慎誤陷險地,總算無能,但那云溪老兒此舉太不光明磊落,合該遭受鞭尸之苦,連他師父也得被這老賊連累!各位稍等一等,我把那兩具石棺毀了再設法出去!”

  眾人都不阻止他,雖然覺得此舉未免多余。

  岳真正要舉步,驀地一聲喝叱,風聲颯然一響,墓上多了一個須發皆白的老頭子。

  岳真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你不肯現身呢!現在可好了,請問當年云溪老人可有遺命,要困住取書之人?”

  那老人正是申伯賢,他冷笑一聲,道:“你們枉稱是當今黑道之雄主,剛才空白研究了半天,我那桃樹上釘著的木牌,分明已指出破陣之法,你們自已找不出道理,卻怪起別人…”

  那九人聽了此言,心中一陣惑,桃樹上釘著的木牌他們都小心研究過,其中一方寫著“生死之門,近在咫尺”似是含著深意,但最后卻尋不出哪兒有生死之門。

  申伯賢又道:“出陣之法,就在你們取到手中的《六緯神經》上載著,你們自己不悟,如何能怪別人!這地方不愿再讓你們踐踏,即速隨我出陣,以后不許再來!”

  云布冷冷道:“以后來不來,是我們的事!”

  申伯賢瞠目而視,鐵掌一揮,發出一股劈空掌力,直襲尋丈遠的云布,云布出掌一擋,退了兩步,九人都為之失,云布也不敢再說話。

  不消一會兒,申伯賢已把他們領出菜園,容冷峻地等到九人完全局開,這才頹喪異常地回到木屋中。郁雅早已躲在屋中,見他十分不,當時不敢詢問,直到傍晚,印伯賢才告訴她青年云溪老人敗于金龍八方天馬陣的往事,郁雅這才恍然大悟那四堡五寨何以一向勾心斗角。

  第二早晨,申伯賢已沒有那么垂頭喪氣,反而覺得十分輕松,郁雅也暗暗歡喜。

  菜園中忽然出現了九個人,其中一個抖丹田大喝道:“無老賊快想出來,嘗一嘗我們這金龍八方天馬陣的威力…”聲音由亮之極,正是金大立的聲音。

  申伯賢大奇,自個兒匆匆走出菜園,只見那九人一臉憤恨之

  申伯賢見他們十分無札,也自大怒起來,厲聲道:“昨任你們揚長而去,那是格于先師遺言,只好如此,你們當老夫是怕事的么?”

  衛效青最是心急著要報子死之仇,怒道:“老賊你真會裝孫子,若然你尊重師父遺言,就不應布下那瞞天過海之計!”

  申伯賢雖然不知他所說的瞞天過海之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存了私心,暗念暫時不必把事情真相清楚,否則可能就不便動手。

  當下點頭冷冷道:“你出來,老夫讓你走上十招,便枉為天下無敵的云溪老人門下…”

  衛效青明知對方一定武功奇高,可是他哪能咽下這口氣,只好身出來,疾如閃電般掣出那對擅打人身一百零八處處的御史筆,冷笑一聲,道:“老賊你來!”

  申伯賢雙手叉樓,嘲諷地道:“你的年紀不小,但卻像二十歲的無賴,難道老夫十招之諾,真個換不到你一句話?”說罷,冷笑不已。

  金大立沉聲道:“老賊你想用將之計,那是做夢…”衛效青盤算了一下,厲聲道:

  “我衛效青若果在你手下走不上十招…”金大立沉聲道:“衛老六你想清楚了么?他可是將之計哩!”

  衛效青面色鐵青,道:“金老大你想想,若然我在他手下走不過十招,縱然得到那秘籍,也不中用啊!”金大立頓一頓腳,道:“既然如此。老六便多加小心”

  原來衛效青話中之意,便是說那云溪老人門下武功雖高,但如在十招內贏得他數十年修為,則那何仲容之仇,根本也就不必去報了。雖然得到那本秘籍,然而自己年事已大,能不能重新鍛煉那絕世無雙的武功真成問題。金大立了解他的意思,是以不再攔阻。

  衛效青道:“我如輸了,后決不能和你動手!”

  申伯賢從長衣下面掣出緬刀,冷笑道:“你動手時千萬要注意我左手的六緯神功。”

  衛效青喝聲“很好”人隨聲起,雙筆一分,迅疾如奔雷閃電般襲到,兩縷冷風,分頭籠罩住對方上盤中盤一共八處道。

  申伯賢左手微微向外一按“呼”的一聲,一股潛力扭過去,竟把衛效青整個人撞退數尺。

  旁邊金大立等人見了,俱都一陣驟然,敢情他們目下的武功造詣比起當年宇內九雄向云溪老人挑戰時要高明一些,但云溪老人的傳人卻也比之當的云溪老人也高出不少。

  衛效青心念一轉,當知今如果失敗,便身敗名裂,與其后痛苦化生,倒不如目下舍命一拼。當下施展出他雙筆浸了數十年的風侵雨蝕二十四打招數。這一路筆法,他自出道至今尚未曾施展過,即使是那和何仲容手,也沒有施展出來,原來這一路筆法,潑辣兇殘,每一招都是與敵偕亡的攻勢,如果不是碰上像申伯賢這等極有份量的敵人,他與敵人偕亡,自然劃算不來。他雙筆招數一出,眾人立時傳出一片驚嗑之聲。

  岳真低聲道:“想不到衛老六還有這么一手…”

  衛效青施展出風侵雨鋼二十四打,筆影如山,風聲怒吼,兩支御史筆簡直像重兵器般,威力極大。

  晃眼間已打了七招,連開頭的一下算是一招,一共八招。申伯賢神色不變,左手驀然乘間一推,神功潛力如山涌出,卻見對方奮身直撲,居然不避他的神功潛力。在這一剎間,申伯賢已轉了幾個念頭,他已想自己的神功若然全部發出,則對方這一下非被這股神功潛力震碎五腑六勝,立刻尸就地不可,然而對方這一撲,雙筆勢道奇怪,大有甩手傷人之意。假如自己發出了十成力量,則因已無余力問避,勢非鬧個同歸于盡不可。

  好個申伯賢不愧是一代高手,念頭一轉。舍易就難,左掌之力陡然一轍,腳下巧跌九宮,身形又轉到左邊,緬刀化為一道寒光,電掣般地向對方身上擲去。

  衛效青口中大喝道:“第十招了…”雙筆倏然叉,奮力封架。

  申伯賢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將神功潛力,由刀上運出,這正是他敵之計,連戰了九招,都沒從刀上施展神功,以致對方以為他緬刀不能施展那種無法抗拒的神功潛力,是以徑敢封架。

  刀筆一觸,修然大震一聲,那封御史筆突然開,門戶大張,一縷冷風,已到了衛效青咽喉。

  衛效青面上顏色大變,閉目等死,申伯賢那柄削鐵如泥的緬刀刀尖,竟自停在他喉嚨邊,只須推前一寸,便可把衛效青氣管割破。

  申怕賢冷笑道:“姓衛的你服氣么?”

  金大立朗聲道:“他服輸又何妨!反正你決過不了我們金龍八方天馬陣!”

  申伯賢收回緬刀,冷冷道:“你們那陣缺了一個人,如何湊得起來?”金大立正要說話,申伯賢一擺手,道:“你且慢分說,老夫如今倒要問問你們,昨既把老夫師門秘籍取走,今再來做甚,難道以為老夫好欺侮么?”

  金大立嗔目道:“你真不知,抑是裝糊涂?”

  申伯賢收起緬刀,道:“老夫為何要裝糊涂!”

  金大立從囊中取出那本《六緯神經》,向他一扔,道:“你自己看看!”申伯賢接書在手,怒道:“這不是《六緯神經》么?難道老夫假造一本不成…”

  他低頭翻書一看,突然一怔,道:“這是上冊,奇怪,為什么變成上冊?”

  成永厲聲道:“你把下冊藏起來,卻用這本無用的上冊蒙換…”

  申怕賢怒道:“老夫決不于這等無之事,這本《六緯神經》的下冊我看守了數十年,連翻翻都不敢!至于這本上冊,早在先師尚未仙逝之前,已送給一位混跡風塵中的好友…

  啊,老夫知道了,老夫知道了!哈…”金大立道:“你師父的諾言,你必須遵守,快把下冊拿出來給我們!”申伯賢面色一沉,道:“老夫把內情說出來之后,你們決定,否則老夫可就不再客氣了!”他雙目如電,掃過九人面上,然后又道:“那本《六緯神經》下冊,已被一個名叫何仲容的年輕人,以偷龍轉鳳的手法給掉了包,老夫也是現在才知道!你們數十年以后才來取書,先師卻沒有吩咐老夫一定要替你們看守住這本秘籍,只要老夫沒有擅自翻閱,練那本門無上心法,便算守約…”

  他稍為歇一下,看他們神色,已知這番話被對方接受,便又道:“你們奪不回那本秘籍的話,老夫才出馬便了,不過老夫奪回來之后,便不須遵守先師之約了…”

  金大上沉聲道:“等一下,我們要略作商量,你的話僅是片面的理由,總不能強迫我們立刻承認!”

  申相賢微哼一聲、走開一旁。

  金大立低聲道:“各位兄弟,現在咱們必須立刻做個決斷,這本秘籍讓何仲容得到好呢?抑是讓這老不死得回好些?這話是假定咱們都得不到而言!”

  衛效青道:“當然讓何仲容那小子得到好些,在他手中,咱們才有機會奪回來!不過小弟仍不十分明白老大你的話中深意!”

  金大立道:“假如咱們決定寧可讓老不死得回他師門秘籍,也不讓何仲容稱雄天下的話,咱們此刻便須向那老不死宣布以前之約撤消,他能得回秘籍,便歸他所有。這樣那老不死必定立刻追蹤,咱們再供給線索,大概沒有什么問題。如果咱們不敢取消前約,則老不死一定要等咱們無功之后,才能出手。這樣時間拖延過久,恐怕何仲容那廝已把那本秘籍記,縱然讓老不死奪回,已不中用…”

  岳真身道:“《六緯神經》不可讓何仲容繼續持有,除非咱們有把握在短期內奪到手,否則那廝不久之后,定能天下無敵。各位當能記得他在報恩寺時的身手,已在咱們每一個之上,如不當機立斷,教那老不死奪回來的話,定必拖延時,徒然助他成功!哪一位敢認為從他手中奪回秘籍,比從這老不死手中奪回容易些?”

  大家都默然不語,金大立這刻明知這本秘籍,將不屬四堡五寨所有,既是已定的形勢,心情便大不相同。他和何仲容本來沒有仇恨,反而受他救女之恩,此刻心中掠過愛女的影子,心中一動,便想替何仲容暗出點力,好使他能夠練成六緯神功,天下無敵。當下沉聲道:“咱們還有一線希望,可以奪回那本秘籍,但必須保留在何仲容手中,方有辦法!”

  成永道:“老大快說出來,那老兒不耐煩了呢!”

  “看來只有請出家父和柳五叔、云七叔這三位老人家,再加上咱們九人,老實說,何仲容就算他練上一年,但他出身不同,不比那老不死是本門底子。是以就算給何仲容一年時間,他也練不到大驚人的地步,我們仍可把秘籍奪回…”

  眾人聽了他的話,都表示同意,于是金大立大聲道:“我們已商量好了”

  申伯賢走回來,只聽金大立道:“我們有個公平的辦法,那就是我們要兩年時間,如奪不回那本科籍,以后的事,我們都不管。”

  申伯賢道:“你們故意給他兩年時間,好教我難以下手么?不行!”

  金大立冷笑道:“他練上兩年,難道就能把你打敗?”

  申怕賢怔了一下,然后道:“就這樣一言為定,你們快走,我真不愿意瞧見你們!”

  那九人面色都變了,還是金大立忍得住,揮手道:“各位兄弟走吧,來方長哩…"申伯賢回到木屋中,對女羅剎郁雅道:“你以后報到這邊來住,為師要把一身絕藝,完全傳給你,同時還有別的法子,可以助長你的功力,兩年以后,為師敢擔保你的武功縱然超不過我現在,但也絕對差不了,準保贏得那何仲容,然后我們一同去把本門秘籍奪回來!現在你必須在祖師靈樞前立個重誓,不管多少年的時間,也不管我死了沒有,你為了本門,必須盡力把秘籍奪回!”

  這一來武林又現奇葩,后女羅剎郁雅出世,竟把江湖鬧得天翻地覆,而何仲容也情海興波,得難解難分,但這都是后話,將來再表。

  金大立等回去以后、便廣派眼線,到處查跡何仲容的下落,但他們雖然幾乎把天地都掀個轉身,仍然查不到何仲容的下落。

  高棄井秋云夫婦,被成永釋放之后,便在成家堡旁邊住下。成永倒沒有干涉他們,這對夫婦日子過的十分平靜快樂,不明底蘊之人,決想不到他們竟是武林中人。

  三個月后,天孤叟瞿寒和大環島野神婆都踏人江湖,掀起許多波,這兩人原是宿仇,不過這一回經過一次大戰之后,竟然暫時和好,訂明找到何仲容之后,查問出彼此心中疑念,這才再分勝負。

  四堡五寨在江湖上本來已經不可一世,加上天孤叟瞿寒和野神婆這兩個孤僻怪物,天天找尋何仲容,得何仲容的名頭,比什么人都要響亮。而何仲容因為種種奇事,以及那些俠義行徑,被人傳來傳去,竟變成字內景仰的大俠和神秘莫測的傳奇人物。

  一年容易消逝,轉眼已到了新佳節。高棄的家中,突然出現了兩位貴賓,一個是儀容俊逸,豐神照人的美少年,另一位卻是風華絕代,容傾國的麗人,他們神態親密,直如夫婦。

  井秋云了豐盛的酒席,四人圍坐,傳盞飛觴。

  高棄小眼睛眨一下,興高采烈地道:“仲容,我敬你們賢伉儷一杯,明此行,祝你如潛龍出蟄,飛舞于九天云霄…”

  何仲容和那絕當代的成玉真都舉杯回敬,氣氛異常融洽。

  斗室的窗外,一條瘦長的人影,貼在窗邊,正向內窺看,他已在窗外看了好一會,卻沒有動靜。室內四人,干了幾杯之后,忽然都昏然扒在桌上…

  那條人影獄然閃人室中,竟是那成家堡堡主成永,只見他嚴峻的面上,出一絲冷笑。

  成永伸手把何仲容帶著的藍電刀撤出來,刀尖遞到何仲容頭上,墓地一落,微聞脆響一聲,何仲容面前的酒杯中分為二,他的頭顱卻沒有被劈開兩片。

  他的面上雖然出令人驚悸的煞氣,但他手中寶刀,卻遲疑不決,總無法向何仲容落下_

  要知何仲容雖然一身武功,不畏尋常刀劍,但像藍電刀這等神物利器,卻不住輕輕一砍。

  成永用左手把女兒的頭顱托起來,定睛一看,只見她嬌如花,一點也沒改變。然而一年時光,到底在她嬌顏上留下了一點什么。成永細看片刻,輕輕嘆一聲,忖道:“她已經完全長成了,剛才我在窗外見到她的言談舉止,比從前老成了不少…唉,悠悠一載,不但是她,連我也改變了呢…”

  須知他的感慨并非無因而發,如是一年以前,他手中的藍電刀,早就毫不遲疑地砍下去,把何仲容的頭顱割了下來,但一年之后,他竟然下不得手,雖然這僅僅是看在女兒份上,舍不得立下毒手,而不是他的為人改變,不再殺戮。可是如果不是經過一年孤寂的生活,使他不時想念起唯一的骨,何仲容此刻哪有命在?

  成永把手收回來,藍電刀倏然疾揮,寒氣室,刀光四。之后,他把藍電刀放回何仲容身邊的刀鞘內,憤然出室而去。

  翌早晨,何仲容等四人相繼回醒,其時陽光地,舊的一年完全消逝,展開在眼前的卻是新的日子。

  何仲容一眼瞧見面前的酒杯中分為二,旁邊還有一束頭發,不由得大驚失,猛又站起來,摹覺一陣暈眩,幾乎立足不穩。

  高棄打個呵欠,大聲道:“真有趣,居然醉了一夜,嘻,嘻…”小眼睛一眨,也自見到面前一束頭發,微微一訝,舉手摸處,便不大叫道:“噫,我的頭發…”

  成玉真和井秋云都呆呆地注視著前面桌上的一束頭發,她們不必舉手去摸,已知道這些乃是她們本人的頭發。不過因為數不多,故此她們都知道頭上青絲并未被人剪光,僅僅是警告質地剪下一束。

  何仲容重復坐下來,道:“高兄,你的酒有什么毛病?快檢查一下…”其時高棄面前的酒杯尚有半杯酒,聞言取出一看,卻無異狀。

  成玉真失道:“完了,這是我父親的預謀…”

  井秋云失聲道:“他老人家不會向我們使用銷形毀骨吧?”

  成玉真道:“你試站起來看…”

  何仲容道:“我已試過,頭暈得站不住腳…”

  成玉真眼中出黯然之,道:“這就是了,我們四人都完啦!這銷形毀骨奇特,初時只覺得頭昏,但一比一厲害,一百以后,便瘦得形銷骨立,隨便往什么地方一倒下,便永遠死掉”

  何仲容眼中出忿怒之光,正要開口,但忽又忍住,只嘆一口氣,不再作聲。

  高棄斂掉驚慌之,嘻嘻一笑,道:“何老兄你的老丈總算對你有點感情,否則你我的頭顱,早就像你面前的酒杯一樣,中分為二了”

  何仲容本要說,成永為人歹毒,這樣做乃是要大家多受活罪,然后在痛苦中而死,但他想起成玉真到底是他的女兒,因此又忍住不作聲。

  成玉真道:“爹這樣做太不對了,一年之約,只有十余便屆,應該大家各以本領,光明正大地比個高下才是,唉…”

  何仲容奮然起立,這次頭已不像上一次那么暈眩,他道:“我們到堡中找他理論去,玉真,你不要去,由我和高大哥前往,看他如何說法”

  成玉真看看這位英俊軒昂的丈夫(這時還是名義上的夫),心中想起孤獨的老父,不由得下淚來。

  一年以前他們商議結果,何仲容記得成家堡地下有許多秘室,便提議潛藏其中,這樣人家反而無法猜測得到。果然此舉竟使四堡五寨的搜索網徒勞了一年,迄未曾發現他們夫婦的下落。這一年來,飲食全由高棄井秋云夫婦暗中供給,出人全由地底秘道,是以十分安全。

  這一年期間內,成玉真對老父的起居飲食,都了如指掌,她暗中看到父親那種孤寂落寞的悲哀,是以這時想起來,不免有左右為難之苦。至于他們的蹤跡,乃是最近數,因過年后要動身赴約,故此便大意起來,不時到高家談笑。

  只有她深深感到老父的情意,因她知道老父為人,心硬如鐵,手段毒辣,昨晚沒有立刻殺死何仲容,已經顯示出他對自己的情份。可是她卻不能向何仲容解釋,因為何仲容一定會以為她為父辯護。

  然而何仲容目下到成家堡中找尋老父的話,何仲容這一年來依照“六緯神經”上鍛煉成功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測,六緯神功已有無堅不摧之威力,還有藍電刀的招數,更是精致奧妙,天下無人能擋,即使是她本人,武功也進步了不知多少,假如丈夫和老父一旦說僵,動起手來,何仲容一施展全力,老父非死不可。

  但她能說什么呢?這時只好幽幽一嘆,垂下頭顱。

  何仲容既然知道愛心事,但仍然推開椅子,走到門口,高棄跟在后面,還未踏出門外,何仲容忽然轉身,雙目炯炯,凝視著成玉真。兩人目品相觸,僅僅一瞬間,成玉真便垂下目光。

  何仲容吁口氣,心想愛目光中表示出如此憂傷,自己豈能決然而去?當下吁口氣,道:“高大哥且慢,我看看可有別的方法沒有。”

  成玉真向他投以感激的一瞥,但面上仍然出憂傷的神色,何仲容站在門口處,雙目半瞌,調運呼吸,然后照著六緯神經上記載的“潛真化元內視性命大法”先查看自己所受的毒力,已侵人到什么部位。

  大家都不知他在干什么,怔怔注視著他。

  何仲容不久便張開眼睛,道:“我查出毒力剛剛侵到腹間的‘中脘’,這股毒力,只要下達‘合’,再升起來,便無法可治…”當下他把那“潛真化元內視性命大法”

  告知三人,著他們如法內視體內的情形。

  片刻之后,他們都查出情形,成玉真比何仲容快一點,但最厲害的是井秋云,這是因為四個人之中,以她功力最弱。

  何仲容心中微驚,暗忖自己雖然未曾修成金剛不壞之身,但六緯神經已練到七八成火候,目下已是寒暑不侵,刀不損,可是成永的“銷形毀骨”竟然如此厲害,看來非用上半載苦功,無法復原,但自己這種驅毒療傷的無上心法,以成玉真等三人,恐怕要三年兩載,才能完全復原,可見得成永這種慢毒藥何等厲害。

  他道:“目下我們只有一法,便是立刻找個極隱僻安全的地方,埋首一隱,我另有驅毒療傷之法,必可無礙,不過何時方能痊愈,卻說不定了!”

  高棄道:“什么地方才算安全?只怕普天之下,也找不到這等地方”

  何仲容笑道:“那也不然,目下你們既不宜運氣用力,但我仍然可以,只要我有二十安安靜靜的日子,便可以初步抑止毒力,那時隨便動手,都不妨礙,不過每一次動過手之后,因強運真力,毒力便深人一步,療治起來,不免又多費時間。”

  “你這么說來,即是說縱然有敵人尋上門,但只要在你療傷二十以后,便可無礙了么?那還不容易,我們總有辦法對付過二十…”

  成玉真道:“仲容你別站在門口,什么人都看得見你”

  何仲容道:“怕什么?反正已知道我們在此…”但他到底走人屋內,順手把門關好。

  成玉真道:“我倒是有一個地方,乃是以前聽我師父說的,在那東岳泰山中,有一個極大的,據稱周圍百里,而中卻無寒無暑,乃是道家十大天之一,稱為委羽山,亦稱為‘大有空明之天’,我們四個人隱在那兒,大概躲個一年半載,都無問題,只要事先籌備好食糧等物,便可無礙…”

  大家都覺得只好如此,當下便決定到委羽山去療治傷勢,暫時不能到廬州城外報恩寺赴那一年之約。何仲容想起這一次約會,乃是少林寺老方丈夢智大師作保,自己不去,豈不是令他為難?

  他說出困難之處,大家都覺得不錯,成玉真想來想去,忽地明白成永下毒之意,便因少林夢智大師已經說過,等這一次何仲容之約事后,便要究惡頭陀太初大和尚的慘死事。假如少林寺傾全寺之力,來向四堡五寨尋仇,他們可受不了。故此阻延何仲容赴約,等如解救這個危機,因為夢智方丈替何仲容作保,假如何仲容不赴約,則少林也不能報仇。

  她并不隱瞞,卻坦白地把這想法說出來。

  何仲容在心中直罵成永手段卑鄙,但礙著成玉真,卻沒有說出口來,而且以他的心,若不是另外有三人中毒,都要由他運功幫忙的話,根本便不作療傷之計,徑直赴約,縱然死在當場,諒那夢智大師也會替他報仇。

  正在急時,窗外忽然有個女口音叫道:“何仲容,請你出來一下…”

  大家都為之一怔,何仲容苦笑一下,他已聽出這口音乃是女羅剎郁雅的口音。

  他對成玉真道:“你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來!”

  成玉真對他十分相信,便道:“你快去快回,有什么事回來再告訴我吧…”

  何仲容推門出去,只見女羅剎郁雅站在對面巷口,當下走過去,只見她神采煥發,比一年前顯得更加美麗,不過他卻能夠從她眼中,瞧出那萬般幽怨。

  何仲容含笑道:“郁姑娘,好久不見了”

  郁雅道:“你果真躲在成家堡地下秘室中,可惜我昨夜只能在秘室中找到你們居住的遺跡,剛才正要離開,遠遠見到這門口一個人,生像是你,便趕過來…”說到這里,她的眼中突然出情焰,輕輕問道:“你一年來都和成玉真分隔室么?你們還不是夫么?”

  何仲容聽了這等問話,自家面都紅了,對方也深深垂下頭。他暗自想道:“她還是對我那么好,唉,我和工真早已山盟海誓,她對我再有情意,也不中用…”

  當下堅決地道:“玉真她已經是我的子了!”

  郁雅的嬌軀震動一下,卻沒有做聲,歇了半晌,才道:“那么你和我去見一個人…”

  何仲容道:“不行,我有急事尚待處理!”

  郁雅怒道:“你這個人太無情義了”

  何仲容念頭一轉,道:“郁雅姑娘,你可能對我不利,是么?”

  郁雅冷哼一聲,道:“你以為我不敢么?”

  何仲容坦然道:“你為什么不敢?我老實告訴你吧,我昨夜已中了成永的‘銷形毀骨’,毒人任脈,現在我一定打不過你,但我不跟你去”

  郁雅聽了,面色連變,何仲容知道她正在考慮要不要乘機動手,便道:“你現在殺死我,有什么用處,倒不如假手四堡五寨的人…”

  她沉默了好一會,然后道:“不管怎樣,你得跟我去見一個人廣突然提高聲音,尖叫道:“去看金鳳兒!”

  這次輪到何仲容身軀一震,臉色微變,然后道:“好吧,你別大呼小叫,我跟你去就是…”

  成玉真在屋內也聽見金鳳兒三字,立刻走向門口,但忽然止步,垂頭沉思半晌,才幽幽嘆道:“鳳兒妹妹也太可憐,我讓他去見見她吧”

  郁仲容跟著郁雅,走人堡內,許多人認得何仲容,都大驚失,急急去報與成永知道,郁雅冷笑道:“昨夜成永吃過我虧,他不會出來的…”說著,一徑帶他走人內堡,穿過六七座院落,已到了后宅,走人一間上房中,何仲容又見到金鳳兒美麗甜蜜的面龐。

  但金鳳兒的臉龐顯然清瘦了許多,半倚半坐地躺在香榻上,房間內飄動著一種甜密但仍然十分清幽的香氣。

  何仲容驚問道:“啊,你生病了么?”

  她凝視著他,默默無言,可是那對秋水般的眸子中,卻說出了比千言萬語還要深刻的意思,她面上的笑容,早已斂掉,因此那兩個人的酒渦,已經消失。

  何仲容真想請她笑一下,以便重睹那對酒渦,但他隨即想到自己沒有這種權利,于是他黯然低唱,心中想道:“我從現在開始,永遠失去了我多年的夢中人,唉,既然曾有一度,我們十分接近…夢到底是夢,不可能變成真實,假如一個人能有兩顆心,那么我便可以分出一個心去愛她,啊!我的夢早已完了…”

  他那黯然的神色,完全出來,金鳳兒了解地和體貼地道:“你要好好對待玉真姊姊啊”

  女羅剎郁雅卻罵道:“混蛋,負心的混蛋!”

  何仲容唱然轉身,要走出房去,他認為已沒有話可讓金鳳兒說,尤其是她這么大方慷慨。

  金鳳兒叫道:“仲容,慢點兒走…”何仲容停步扭頭一看,忽見金鳳兒從枕下取出一柄明晃晃的利剪,疾向咽喉去。

  何仲容驚得出了一身冷汗,雙目一閉,不敢再看,但等了一會,沒有聽見什么聲響,便狐疑地慢慢睜開眼睛。以他想來,金鳳兒一定已仰臥在血泊中,郁雅卻因變生倉卒,所以呆住了,故此他首先向郁雅望去,只見她面上出深深的悲哀和同情,凝目望著金鳳兒。于是他移目瞧去,只見金鳳兒的表情十分奇異,但卻沒有血,她怔怔地注視著左手一樣東西,何仲容目光一轉,不住輕叫一聲,敢情是一束頭發。

  她道:“仲容,這一束青絲,請你帶給玉真姊姊,你告訴她說,三千煩惱既然盡除,但心中仍然不惘然!”

  何仲容明知這頭發和這些說話不好轉給成玉真,但他仍然過去接到手中,只見那一束頭發又黑又軟,似乎還有點香味。他不嘆口氣,轉身疾奔出房去,耳中好像聽到微微的嘆息聲,但他不敢回頭,一直走出成家堡去。

  回到高棄家中,他已把那束頭發收起,什么話都不告訴成玉真,她也不問,大家便收拾衣物,不消片刻,四人已踏上征途。

  走了兩,才踏人許州地面,四人已買了坐騎,不徐不疾向東北方走。天上彤云密布,雷聲隱隱,似是要下大雨光景,天氣冷得驚人,四匹馬嘶出濃濃的白氣。

  成玉真道:“仲容,我們不能趕路了,假如下雨,不但坐騎不住,連我們也要得病,要知我們都今非昔比呢!反正已是暮,早點找個地方歇一晚再說!”

  言猶未畢,卻聽高棄喜道:“看,前面有座破廟,大概可以將就一個晚上”果然前面里許的樹林邊,有座兩進的廟宇,遠遠看去,覺得殘破之甚。

  四人一齊催馬趕去,那座破廟因前后離市鎮均極遠。故此連個乞丐也沒有。大家人廟下馬,何仲容先到后進一看,忽然微怔,凝目而視。

  敢情那后進右邊廡下,站著一個皮鶴發的老婆子,懷中抱著一支拂塵,雙目炯炯,正注視著進來的何仲容。

  從這老婆婆的眼光中,一望而知不是等閑人物,料想她的年紀,總有七八十歲,何仲容怔了一下,便含笑向她頷首,然后想走到后面神堂去。

  “你可是何仲容么?”那老婆婆忽然問道,聲音宛如裊鳴,刺耳之極。

  何仲容差點一跳,心中大詫,便笑一笑,道:“正是在下!”

  老婆婆冷冷道:“好極了,老身乃大環島野神婆,接招!”只見她一掌從懷中推出來,登時風卷飆轉,相距尚有五尺,掌力如山到。

  何仲容暗吃一驚,心想這野神婆可比四堡五寨的當家們高出一籌。自己如不是中了成永之毒,卻還不怕,如今可不行了,忙忙以左手劃個圈,右手從圈中拍出去“蓬”地一響,何仲容退了四五步,但因沒有妄動真力,故此毒傷不致受影響。老婆婆微微一怔,道:“好妙的招數,居然不必使用真力!”話聲甫歇,便又舉掌作勢,準備再度出手。

  何仲容面上出十分為難之,正在百般無奈之際,后面神堂中走出二人,道:“野神婆且慢,問完話再動手不成么?”

  野神婆立刻停手,梟聲道:“老身可急于試一試他的本事!”何仲容揚目一瞥那人,發現竟是隱居浮沙谷死亡嶺百蟲的天孤叟瞿寒,心中暗暗長嘆一聲,自忖這番性命休矣。

  天孤叟瞿寒笑道:“他既能向四堡五寨約期大戰,必有把握。他的為人,我十分清楚。”轉面向何仲容道:“何仲容,別來無恙,我坦白告訴你,我找不到那件東西!”

  何仲容立刻道:“那真不如我,有一個石中有個八角石花盆,嵌在壁上,只要推移那花盆,便現出一個秘室,你的東西就在里面!”

  瞿寒大喜道:“謝謝你,你真慷慨!”

  野神婆也問道:“何仲容,我徒弟千草仙姑的毒金錢為何打你不死?”

  何仲容坦然道:“我拿捏時間,等那枚毒金錢快要打到之時,暗運內力在舌尖把門牙頂出去,根本沒打中我!”

  野神婆仰天大笑,顯然快意之極。瞿寒又問道:“何仲容,我的戮神針為何刺你不死?”

  何仲容真是有問必答,應道:“我因先中了毒丐江鄧的一樣劇毒,據宇文飛前輩說,那是以毒攻毒,其毒自解!”

  瞿寒肅容道:“何仲容,承你慷慨解答了我們的疑難,我和她都是有恩必報,你可有什么事要我們去辦?我們辦妥后,便放手一決生死!”

  何仲容見識過野神婆的功力,想了一會,便道:“有,第一件請你們代我到廬州報恩寺,宣布我因被成永暗算,迫得改期,期另訂。第二件你們之間的生死戰,希望押后兩年舉行,我要做雙方的見證人!”

  天孤叟瞿寒默默無語,野神婆想了一會,也不反對,當下約好了地點,他們立刻趕往廬州。

  成玉真進來,挨在他身邊,何仲容輕輕道:“我像是經歷了一場大夢,但覺一切事情,都真真假假,難以分辨…”

  她溫柔地道:“每個人的一生,都有許多磨難,我們此去委羽山,把身體養好之后,那時大概可以舒服一點了…”

  何仲容的目光穿過天井,投向天空,但見天色陰沉,彤云密布,不輕喟一聲,道:

  “人生真不容易啊,對么?”

  (全書完)
上一章   鶴高飛   下一章 ( 沒有了 )
劍膽琴魂記驚濤絕代神功龍馬江湖迷霧武林強人胭脂劫飲馬黃河續飲馬黃河摘星手金縷衣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鶴高飛,本章內容為第二十二章討救兵掉包得秘籍的全文閱讀頁,鶴高飛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鶴高飛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