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第195章大結局三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  作者:楊子之愛 書號:38938  時間:2017-8-26  字數:22608 
上一章   第195章大結局(三)    下一章 ( 沒有了 )
  他求來求去,運管所才答應他可以八千塊錢取車,但他哪里有錢?結果還是只有兩個姐姐幫他想辦法。

  童小安見整野的整得這么厲害,他也膽小起來,說:“我們這種家庭,吃得起補藥,吃不起藥,如果喊我拿兩萬出來取車,我會急瘋。”

  他不敢再打野的了,而且現在私家車越來越多,跑野的的也越來越多,城區又堵不說,生意也遠不如以前,跑一天下來才幾十塊錢。

  他想找個工作,又看報紙招聘,又跑職介所。跑了幾天,沒有找到適合他的工作。

  這天從招聘市場出來,他買了一份《瞭望》,這是m城為了掃除街頭的牛皮癬小廣告而辦的一份公益報紙,主要發布一些轉讓、招聘信息。

  童小安找到招聘專版,一一看過去,看到一家科技公司招聘司機,五千塊錢一個月,但是要自己帶車上班。

  他的心一動,這工資算不錯了,他又正好有車,他當即打電話問那家公司還需不需要人,對方說要,讓他第二天去看看。

  第二天,童小安到了那家科技公司,一個中年女人接待了他,很和藹地說,他們公司是銷售電子元件的,上班是早九晚五,一個月四天假,不過要先一千五百塊錢的培訓費。

  童小安不明白為什么要培訓費,問:“這個培訓費是做什么用的?”

  中年女人說,這是公司的規定,凡是決定來公司上班的人都要培訓費,不過這錢在做一個月后會退給他。

  聽說一個月后會退,童小安就同意了,問:“那我什么時候可以來上班?”

  中年女人問:“你有沒有車?”

  他說:“有,那輛紅車。”他指著自己的車給她看。

  那女人點點頭,又看了看他的身份證和駕駛證,說:“如果你愿意來我們公司上班,了押金隨時都可以來。”

  童小安說:“我身上沒有帶錢,那我明天來押金吧。”

  中年女人同意了。

  童小安回來跟江子純商量,江子純對押金這事很疑惑,說:“現在不是不準收押金了嗎?”

  童小安回答:“人家說是培訓費,其實是押金,因為我要負責送貨,他們可能是怕我把貨拉起跑了,人家那些貨多值錢哦,一千五百塊錢押金算很少了,只是象征的收一點錢。”

  江子純說:“那隨便你吧,反正你自己看好。”

  第二天,童小安了一千五百塊錢押金,簽了一份試用合同,言明試用期一個月,試用期間的工資是五千塊錢一個月,他要隨時聽從公司的調度和安排,如果因為他自身的原因給公司造成了什么損失,或者他自動離開了公司,押金不退,當月工資也要扣除。

  合同簽了后,童小安就開著車去正式上班了。

  不過,幾天后,他就發覺情況有些不對勁,這個公司說是生產電子元件,但他從來沒有看見過什么貨,天天就載著幾個大個子男人跑來跑去,其中有一個,他們叫他馬總。

  童小安沒有別的事情做,相當于是馬總和那幾個人的專職司機,每到一個地方,馬總就讓他留在車里,他們辦完事出來,他就載他們離開。

  慢慢的,他從他們的談話中聽出,這個所謂的科技公司,根本不是生產什么電子元件的,它披著科技公司的外衣,實際上是一家暗中放高利貸的機構!

  他們放高利貸的利息非常高,借給你一萬塊錢,一個月后,就要你還一萬八!

  童小安以前就聽說過,這種放高利貨的公司是屬于黑白兩道都有人的那種人,他們經常在暗中調查一些稍微有錢的人,設下餌,騙別人向他們借貸,再用毆打等手段迫對方還高額利息。

  這種高利貸公司最通常是在茶館里向賭博的人借貸,普通的叫法是“放水”而且他們都是先和對方結成朋友,讓你在“朋友”的引下染上賭癮,先贏后輸,越陷越深,于是向他們借水翻本,結果就被高利貸公司給套牢了。

  這種公司自然是不合法的,但他們既然敢放貸給你,就知道你的軟肋,你除了以死解,無路可走!

  有的連想死的自由都沒有,因為你如果死了,他們會繼續找你的家里人!

  童小安知道他是在高利貸公司里面上班,頓時后悔了,后悔不該為了掙高工資來應聘這個工作,而且他們說的早九晚五也是假的,其實是晚五早九,白天休息,晚上出門。

  但合同上沒有寫這些,口說無憑,他如果現在不做就是他違約了,而且他也急著掙錢,又已經做了二十天了,就想著,等這一個月了,領到五千塊錢工資,再把押金拿回來,就不做了。

  童小安把幾個人每拉到一個地方,他就在車子里等他們,幾人拿到了錢就回到車上,有時他們會講些怎么怎么揍那些欠錢的才能拿到錢,他的心里不由自主升上一股寒意,覺得這些人太可怕了。

  這個高利貸公司開了許多的分公司,他們每收到一筆錢,馬上就又放出去,有時在銀行貸款往出放。

  馬總還笑著跟童小安說:“小伙子!等你領到工資了也入股,你這五千塊錢下個月就能變成九千,如果你有車有房子,都愿意賣了來跟我們入伙,我們這幾個都是沒家沒業的,卻有用不完的錢!”

  童小安笑笑,不置可否,他雖然缺錢,卻還不想以出賣自己的良心來換錢,更不敢和他們這樣的人打交道!

  這天,童小安將幾人送到一戶人家附近,這里是一條小巷,人煙稀少,幾人進去了很久都沒有出來,童小安正等得不耐煩,忽然聽見了小孩的哭聲和女人的罵聲,他一楞,這些人不會做出什么強-暴婦女的事情來吧!

  童小安猶豫了好一會兒,聽見孩子的哭聲越來越響亮,他終就不忍心,決心去看一看。

  童小安下了車,順著哭罵聲傳來的地方走了進去。

  上了二樓,找到了聲音的來源,他敲敲門,里面的聲音低了,門打開,馬總的腦袋伸出來,看見他很意外:“你怎么上來了?”

  “我看見你們很久都沒下來,我來看看。”他強自鎮定地說。

  他的眼睛掃了一眼屋里,屋里十分凌亂,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被一個男人捂住嘴巴,正在拼命掙扎,一個約莫四、五歲左右的小男孩也被另一人捂著嘴巴。

  童小安看看馬總:“他們…是怎么回事?”

  馬總說:“這女人欠了我們的錢不還!”

  “她家男人呢?”

  馬總說:“誰知道死哪里去了!”他將童小安讓進屋,關上了門,向那兩人使了個眼色,兩人放開了女人和孩子。

  女人直氣,臉上有很清晰的指紋印,孩子跑到她面前抱住她的腿,叫媽媽,女人抱起孩子。

  馬總說:“說吧,你什么時候還錢?”

  女人說:“沒錢!”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抬手一個耳光,打得女人的臉偏到了半邊,好一會兒,女人才回過頭來,童小安看見她的臉上又添了幾道指紋,孩子哇地又哭起來。

  馬總罵道:“沒錢!一句沒錢就完事了?沒錢你去賣都得把錢給老子還夠!你這身段也能賣些錢,你如果找不著地兒賣,我幫你找!”

  女人大聲罵:“你們把我男人騙去給你們開車,又騙他把房子賣了跟你們一起放高利貸,現在他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我房子也沒有了,男人也沒有了,你還說我男人借了你們的錢,還跑來要我還帳,我哪里還有錢給你們?”

  “你憑什么說我們騙你?我給你說得清清楚楚,你男人放高利貸,人家一次要借五十萬,他只有四十萬,不夠,跟我們借了十萬,說好了第二個月給我們還十八萬,現在已經兩個月了,應該給我們還二十六萬了,他一分錢不還不說,還躲著不見人!我們不找你要找誰要?”

  “你有什么證據?他有沒有打欠條?”

  “打欠條?你開什么玩笑!你見過誰放高利貸會打欠條?”

  “沒打欠條就是沒借!”

  另一人不耐煩了:“馬總!跟她說這么多干什么!”他一把拖過那孩子:“這小雜種能賣多少錢?”

  孩子嚇得大哭,女人驚恐地沖過來搶孩子:“你們干什么?放開我兒子!”

  那人又一巴掌將女人打到邊上去了,那孩子的哭聲讓他心煩,他一掌打在孩子臉上,罵道:“媽的!這小雜種吵死人!”

  “喂!”童小安出聲阻止,已是來不及,那孩子的臉結結實實挨了這一巴掌,半天哭不出聲來。

  女人發瘋一般地撲過來,對著打孩子的那人又抓又咬:“你打我兒子,我跟你拼了!”

  那人將孩子丟在地上,抓住女人的頭發,狠狠甩了幾個耳光,打得女人暈頭轉向,跌倒在地!

  孩子從地上爬過去,撲在他媽媽懷里,不敢哭,兩只眼睛里是驚恐!

  童小安再也看不下去了,說:“馬總!你們這樣對付一個女人和孩子,不太好吧!”

  馬總不悅地看了他一眼,另幾人都冷冷地看著他。

  他知道這是一群要錢不要命的家伙,但要他眼睜睜看著他們欺負這母女倆,他做不到。

  他接著說:“等她男人回來,再來找她男人吧!”

  “等他男人回來?”馬總冷笑:“他男人放高利貸放給那人,那人已經被他得跳樓自殺了,他現在既欠我們的錢,又有命案在身,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你以為他還敢回來?”

  “但你們這樣她也沒有用,她一個女人家,哪里拿得出來這么多錢?”

  “拿不出來?我告訴你,她是不想給我們還,只要她想還,沒有拿不出來的!”

  “那,今天就算了吧,等她想法找到錢再說!”童小安實在不想看著他們打這可憐的兩母女。

  馬總想了想,說:“好!看在我們是一個公司的份上,今天我就給你個面子!”

  他轉頭對女人說:“我警告你,最好乖乖把二十六萬塊錢給我們還來,多拖一天,你還得更多!如果你實在不還,我們就只有把你的兒子賣了來抵債!你要報警也可以,警方正愁找不到你男人,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

  女人的眼里是驚恐。

  馬總接著說:“等你報了警,警方來了,你男人死人命,你也犯了包庇罪,你們夫倆就可以在監獄里團聚了,你兩口子坐牢,沒人照顧小孩,我就找人幫你們照顧,這小東西長得招人愛,會有人喜歡他的!”

  然后,馬總起身一揮手:“我們走!”

  童小安看了看那個呆若木的女人,又看了看那個可憐的孩子,跟著馬總走了出來。

  這天晚上,童小安躺在上久久睡不著,他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那一幕,想起了這些放高利貸的人的兇狠,只覺得不寒而栗!

  他想,那些人為什么要去借高利貸?明知道高利貸是個無底,一旦陷進去,就要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和放高利貸的打交道,一生都無法解

  江子純聽他說了這事,膽戰心驚地說:“你別去了,這些人太可怕了。”

  童小安說:“還有三天就到月底了,把這三天熬過去,我拿到工資,把那一千五的押金拿回來,我就不做了。”

  第二天晚上,童小安到了公司,馬總說今晚不出去收帳,他要到d城去見幾個領導,還說這幾個領導都是些有錢有勢的主,說句不好聽的話,用錢就能砸死你,所以千萬不能得罪了他們。

  童小安載著馬總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到了d城,進了一家大酒店,馬總讓童小安一起上去,因為往天他也經常和馬總他們一起吃飯,就沒有推辭。

  進了雅間,馬總一一向他介紹,都是些什么總什么總的人物,一個個說話很高調和張揚。

  他們一邊海吃海喝,一邊咋咋呼呼地吹噓自己怎么放債,怎么收帳,吃了誰誰誰多少錢!

  童小安漸漸聽明白了,這哪里是什么領導,不過都是些靠放高利貸掙些昧心錢發起橫財來的主,辦了些空殼公司,自封為某某總。

  兩個所謂的老總喝著喝著來勁了,非要敬童小安一杯,童小安再三推辭,說他要開車,不能喝酒,老總們都說:“怕什么,我們隨時喝完酒就開車,從沒出過什么事,男人家,哪里那么膽小,不怕,來,喝!”

  他一再表示不能喝,那老總不高興了:“哎!我說,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我敬酒從來沒有放空過,就你不給我面子,我也沒要你喝很多,你表示一下總可以吧?”

  童小安看看馬總,希望他能勸住幾位老總,別讓他喝酒,但馬總在打電話,童小安沒有辦法,只好說:“那我表示一下!”

  喝了這個老總敬的,也得喝那一個的,四個老總都敬,他不得不陪每人喝一點。

  其實他那根本不叫喝,因為他知道自己要開車,職責所在,不能因為喝酒誤了工作,所以只是象征地在嘴皮上沾了一下。

  幾個人酒足飯出來,童小安去倒車,這里沒有停車場,只有一個巷子,不過車不多,人也不多,他慢慢往出倒,忽然就聽見有人叫喊起來,說他把人撞倒了!

  他心里一驚,卻根本不信,他的手藝向來很好,剛才雖然喝了點酒,但那點酒對他完全沒有影響,他現在頭腦很清醒,而且車又倒得慢,怎么可能把人撞倒了?

  他下了車,跑到后面一看,竟然真的有個人倒在車后,一輛自行車倒在車子的輪胎旁邊。

  另一人對著他大聲嚷嚷,說他把人撞倒了,問他怎么辦,看來這人和地上那人是一路的。

  站在酒店門口聊天的幾個老總跑了過來,有的抱怨他怎么不小心點,有的就對那人吼道:“吵什么吵!先送到醫院去檢查,看要不要緊。”

  另一個在他耳邊悄聲說:“你快跑,我們幫你拖住他們。”

  童小安的腦袋里劃過了“跑”這個字,但他很快就放棄了,他深知,他沒有撞上人,他們也不可能受傷,很可能是碰磁的想訛詐他一點錢。

  但是如果他現在跑了的話,那就是肇事逃逸,質就嚴重了。

  所以他搖了搖頭,說:“我送他們去醫院吧。”

  那人見他不跑,拍了拍他的肩,說:“那我們一起到醫院去。”

  兩個老總把躺在地上的人用他們的車送到醫院去了,另外兩個和馬總一起,坐童小安的車往醫院趕。

  童小安的心里是害怕的,他已經意識到這件事是馬總他們一伙人有預謀的行動,目的當然是為了敲詐他的錢。

  如果他們只是要錢還好辦,只要要得不多,他總能想辦法湊齊給他們。

  他擔心的是他們還會不會對他做別的事,比如搶車,或者打傷他,殺死他!

  這時候,他想著家里的子和孩子,如果江子純知道他現在遭遇到的處境,她會有多擔心?

  如果他再也不能回到家里,她又會有多擔心?

  到了醫院,那人已經躺在病房里了,另一人在和那兩個老總討價還價,然后兩個老總過來告訴他,說如果童小安拿一萬塊錢,他們就私了,如果童小安不同意給錢,他們就要報警!

  “一萬?”根本就沒有撞上他們,他們就是訛他一萬塊錢,這些人的心也太黑了!

  童小安說:“能不能少一點?我沒有這么多錢。”

  那人不等他說完已經喊起來:“我要報警!要報警!要報警!”

  一個老總便勸他:“不能報警,你喝了酒,問題有點嚴重,如果報警,搞得不好要拘留,現在對酒后駕駛查得很嚴!”

  另一個說:“給他一萬塊錢算了,給了你好早點離開,萬一他一會兒后悔了,又報警抓你,再在醫院里這樣檢查那樣檢查,你花下來還不止一萬!還要在牢房里呆著受罪!”

  馬總也說:“愿意花點小錢,不愿意坐牢!”

  四、五張嘴不停地說,童小安根本沒法靜下來仔細思考,那人還在不停地叫:“我要報警!要報警!我不要錢,就要報警!”

  童小安想,如果自己沒有喝酒,那是不用怕的,報警就報警,警來了自然能真相大白。但自己確實喝了點酒,警一來,嘴一驗,馬上就能測出他嘴里有酒,那他就算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

  還有一點,在這里他人生地不,他很明白自己著了道了,如果這些人拿不到錢,他說不定還會受皮之苦!

  思來想去,他沒有奈何,只能答應給錢,但是身上沒有,只能回m城家里去拿。

  馬總寬宏大量地說:“沒事,沒事,我先把錢幫你墊付了,你明天把錢取來給我就行了。”

  這時候,身在m城的江子純還在上網。

  沒有開飯店后,她就宅在了家里,買了一臺舊電腦,開始在空間寫寫記,后來有人說她的文筆不錯,說:“你為什么不到網站去發?”

  她于是找了一家網站發,開始什么也不懂,不知道點擊和收藏是干什么用的,有編輯找她簽約,她也糊里糊涂的,不知道這約簽著又有什么用。

  白寫了一年多時間后,慢慢混了,她才知道,原來寫網文是可以有收入的,于是開始認真地寫,簽約,上架,努力把一本本書往好地寫。

  她有了讀者,收入也有了,雖然比不上她開飯店,卻比她打工強,就她這沒技術沒文憑的,出去打工也就一、兩千塊錢一個月。

  而且如果她出去打工,沒法給童小安和童家雨做飯,那他們都得吃飯店,她掙的那點錢還不夠三個人吃飯店。

  所以她開始走上了職業寫作之路。

  她經常熬到凌晨一、兩點才睡覺,雖然辛苦,卻因為這正好是她的愛好而樂在其中。

  這天晚上凌晨一點過的時候,她還坐在電腦前忙,只是有一點心神不寧,從童小安找這份工作后,經常晚上不回來,只要他沒有回來,她就擔著一顆心。

  手機突然響了,她急忙拿起來,看見是童小安打的,她趕緊接了:“喂。”

  童小安低聲說:“我把人撞了。”

  江子純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她想起有的司機撞了人后,總是被傷者的家屬狠狠打,她很害怕,顫抖著聲音問:“你有沒有事?”

  童小安說:“我沒有事。”

  江子純又忙問:“那對方傷得怎么樣?”

  “他傷得也不重,但是,他們要一萬塊錢,不然就要報警,我喝了一點酒。”童小安說得有一點

  江子純還是聽明白了,說:“嗯,你答應給錢就是了,只要你沒事就好。”

  童小安的眼淚差點掉出來,他想起了他母親,如果母親知道他發生了這樣的事,只會不停地埋怨他。

  江子純又說:“你聽我說,你不要著急,錢沒有關系,車不要了也沒有關系,只要你回來就行了,對于我和兒子來說,你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嗎?”

  過了一會兒,童小安沙啞著聲音說:“沒事,我明天回來,我的手機沒電了,先掛了。”

  江子純說:“好的,你別擔心,明天回來我們再說。”

  掛斷電話,江子純渾身不斷發抖,她不怕給錢,怕的就是童小安受到傷害!

  但她想像童小安在d城發生了這種事,一個人孤苦無依,不知道他有多么害怕,她心痛得掉眼淚。

  這一夜,江子純幾乎沒怎么合眼。

  第二天,童小安回來了,他的車被人家扣在了d城,他還寫了欠條,才搭客車回來的。

  江子純打開門,看見童小安的臉十分憔悴,眼窩深陷,無打彩,她心疼地上前抱住他,說:“沒事,沒事,回來了就好。”

  童小安也抱住她,兩個人擁了好一會兒,江子純拉他過去坐下,童小安講述了事情經過,說:“從我去應聘就進入了他們的圈套,他們招司機要自帶車輛,還要押金,一般有車的人如果去應聘這個工作都會上當。”

  江子純說:“沒事,他們不就是要錢嗎?給他們就沒事了。”

  對于他們這樣的普通人來說,除了拿錢免災,還能怎么做?

  敢放高利貸的人,都有十分強大的背景,除非你有比他們更強大的背景,否則,你的任何對抗都是雞蛋碰石頭!

  江子純只想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在一起,不想惹什么麻煩!

  童小安說:“昨晚其實危險的,有個人一直慫恿我,喊我快跑,我如果真的跑了的話,我不僅會挨打,坐牢,車子也會被他們吃掉,還會給你和兒子帶來麻煩!”

  江子純點頭:“不能跑,你又不是有意的,你一跑就反而虧理了。”

  童小安說:“我今天還要送錢過去,但我們的錢全在股市里,我給薛剛打了電話,他借給我一萬塊錢,我一會兒去拿。你今天把股票賣了,今天星期五,錢轉不出來,星期一轉出來了就給薛剛還。”

  在開飯店的時候,他們在小鎮上買了房子,后來把欠童小玉的錢也還清了,有一點余錢,童小安就學著去炒股。

  那時候正是爆發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股市一路飄綠,直線下跌,從六千多點一直滑到了一千六百點,很多股民被套牢,甚至有貸款炒股的人因虧得太厲害還不起貸款,而跳樓尋了短見。

  江子純反對童小安炒股,說:“人家進去了的都往出跑,你還往進跑。”

  童小安說:“這你就不懂了,就是要趁人家往出跑的時候,我們進去才能賺錢。”

  童小安好說歹說,江子純答應他用五千塊錢小試。

  這時候股市已經漲到兩千點了,童小安當時沒有買電腦,也沒有可以看股市的手機,每天只有跑到證券中心去看行情,他也是怕虧的人,眼睛盯著眨都不敢眨。

  后來為了方便炒股,他買了一臺電腦回來,小心翼翼地炒了幾個月,五千塊錢本錢漲到了二萬五,等于賺了兩萬。

  但隨后行情就一直震,沒來得及賣就跌了,他說懶得管了,反正那錢是賺來的,虧了也不算什么,就一直扔在股市里。

  從地震后他們就沒什么收入,開支卻很大,飯店轉讓后,江子純沒有工作,童小安打野的冒著風險養活一家人,鄭美蓮還三天兩頭來要錢,動不動就說:“我要死了,你不用來給我收尸。”

  只要她打電話說這話,童小安就知道她又想要錢了,只能給她送回去,每一次至少都得給五百塊錢。

  所以這兩年掙的錢除了吃穿用度,他們幾乎沒有什么余錢,現在這一萬塊錢只能賣股票。

  江子純點頭答應。

  童小安說:“我們現在掙一萬塊錢好難…”他的喉嚨硬了。

  江子純安慰他說:“錢有什么,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有了還可以掙,只要我們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在一起就好了。”

  童小安到薛剛家去了。

  薛剛和童小安認識差不多八年了,童小安那年剛到m城賣小電器,就是薛剛領進門的。

  現在薛剛也早就沒有賣小電器了,他在批發各種飲料,賺了不少錢。

  童小安到了薛剛家,他沒好意思說自己被詐騙了,只說星期一就把錢還給薛剛,薛剛說沒有關系。

  童小安從薛剛家回來,準備到d市去,出門的時候,江子純要他把他在d市錢的詳細地址都告訴她,還有那些人的名字。

  她說:“如果你平安回來了就算了,假如你有事情,我一定要把他們的事情寫出來,拱翻他們!我就不信他們能只手遮天!”

  童小安安慰她:“我不會有事,他們就是想我一萬塊錢,我給了錢就行了。”

  童小安把錢送到d城,馬總倒也沒有為難他,收了錢,把他打的欠條給他看了,又馬上撕碎了,就把車鑰匙還給他了。

  童小安回來了,江子純心里松了一口氣,股票她已經賣了,只是這段時間正好又是股市低的時候,他們原來的二萬五,只有不到兩萬了,現在取一萬出來,就只有幾千塊錢了。

  童小安把錢還給薛剛,回來后他就想出去跑車,江子純攔住了他:“你先休息幾天。”

  童小安說:“我要早點把錢掙回來。”

  江子純說:“不用著急,一個人一生能掙多少錢是有定數的,再說,去財消災,我們沒有了這一萬,以后我們一家人就順順利利的了,也算是因禍得福了。你先去休息,我現在還有稿費呢,我們不會餓肚子的。”

  這一次的事件給童小安留下了極為嚴重的心理陰影,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不敢再出去找工作了,怕再一次遇上馬總這樣的壞人,怕自己再被騙。

  他想自己做生意,但又沒有多少本錢,也不知道做什么生意才合適,所以他仍然只能打打野的,只是很小心了,不敢拉陌生人,只靠幾個人又掙不了幾個錢。

  好在江子純的寫作有了起,她非常努力,三年時間寫了有十多本書,近千萬字,前一年半都沒有什么收入,后來因為在無線上有了成績,她買斷了一本,加上以前的書分成的錢,慢慢存了有幾萬塊錢。

  但這時候,鄭美蓮打來了電話,要他們送幾萬塊錢回去還貸款。

  原來是災后重建的貸款期限到了,村上通知,如果不按期還款,就要納高額利息,鄭美蓮嚇著了,她原以為不用還,結果還是要還,她們賣水果賣茶葉雖然有些錢,她當幾年保姆也掙了一些錢,但她哪里舍得拿出來,所以催童小安還。

  童小安說:“明知道我掙不到錢,還我。”

  江子純說:“沒事,還吧,這錢不還總不行。”

  童小安取了四萬塊錢回去,鄭美蓮說不夠,他只得又取了一萬,但當他把這一萬遞給母親后,鄭美蓮才說這錢她是要拿去買保險的。

  童小安說:“您買什么保險?農村了六十歲,您不用錢每個月就能領五十五塊錢了。”

  “太少了,我要買那種保險,三萬,六十歲后每個月可以領一千多那種。”她理直氣壯地說:“只要我買了保險了,你以后不管我我也不怕了。”

  童小安說:“您的意思是,您現在買了保險了,有錢了,我以后不用管您了?”

  “你娃娃敢!”鄭美蓮吼道:“我有錢沒錢,你都得管我,你敢不管我,我上法院去告你!”

  這時候,m城的房價下跌得很厲害,童小安跟江子純商量:“我們把鎮上的房子賣了,在城里來另外買一套,行不行?”

  江子純想了想,說:“能在城里買當然好,但我們哪里有那么多的錢?”

  童小安說:“把鎮上的房子賣了,你的稿費全拿出來,如果不夠,我們再貸點款,現在這個房價,貸款也愿意買。”

  江子純同意了,于是去賣小鎮上的房子,很順利就賣了,賣了二十六萬,但是過不到戶,只是寫了售房合同。

  這房子買了五年時間,賺了十萬,江子純說:“這比炒股劃算。”

  童小安說:“我得趕緊去看房子,要不然這錢眼一花就少了。”

  他找的是二手房產中介,買不起新房子,他又不愿意按揭,所以就只能買二手了。

  童小安到了二手房中介,看中了一套房子,在m城中心地帶,二樓,一百一十三個平方,房主有四層樓,因為急著要用錢,所以賣掉二樓,而且房主負責稅,童小安只需要給三十三萬,再給一千塊錢的中介費,就可以入住。

  他很滿意,想買,但是說:“我現在現錢只有三十萬…”

  他的意思是等中介辦好了房產證,他去抵押貸款。

  不料房主說:“沒關系,你可以先給三十萬,那三萬明年年底前給就行。”

  童小安沒想到這個房主這么好說話,大為驚喜,馬上就簽合同,然后中介幫著辦證。

  麻煩來了,因為他剛剛才賣了一套房子,又還沒有過戶,再買這一套,就屬于二套房,要高額稅。

  房產中介說有兩個辦法可以避稅,一個是童小安回c縣出一個證明,只要證明他這里買的是第一套房就行。

  如果出不到這個證明,那就只有用另一個辦法,就是他們假離婚,這套房子辦在江子純的名下,這樣就不算二套房了。

  童小安不想假離婚,他對江子純說:“我不是信不過你,只是覺得好好的離婚,有點不吉利。”

  江子純也不想假離婚,說:“那你回c縣去跑跑,如果不行,就稅吧。”

  童小安回到c縣,他對新縣城的政府部門很陌生,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碰,卻意外碰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是尤小芳以前的鄰居,也就是地震發生后,鄭美蓮聽她說什么都沒有了,連衛生紙都沒有錢賣,同情之下給她拿了一百塊錢的李靜。

  后來童小安又把李靜和她老公接到飯店來吃飯,李靜他們在危難中得到了童小安的幫助,他們很感動,也一直想感謝童小安,卻沒有機會,這時候看見童小安在c縣縣政府轉悠,她忙上前問童小安到c縣來做什么。

  童小安說了想辦一個房產證明的事情,李靜爽快地說:“這事好辦,我讓我男人幫你辦,他有人。”

  原來,李靜的老公現在是縣政府的司機,對各部門極為熟悉,李靜打了一個電話,她老公明白了情況,讓她帶童小安去找一個人。

  有了李靜幫忙,童小安很順利地辦好了證明。

  童小安回來把這件事告訴了江子純,江子純說:“所以,多做好事,總沒有壞處。”

  房子買了,但他們也沒有錢了,屋里沒有家俱,也沒錢裝修,而且還欠房主三萬,不過他們一點兒也不焦慮,江子純說:“反正兒子在這邊上學,我們還要留在這邊照顧兒子,再掙幾年錢,就可以搬回去了。”

  童小安說:“我們終于在城里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以后再也不怕誰往出趕我們了。”

  新縣城完工了,有入住資格的居民紛紛搬了進去,鄭東林、鄭西林、鄭南林、鄭偉林都搬了進去,不僅有了漂亮的樓房,還要享受低保。

  鄭東林為了能多分房子,趕著讓女兒鄭小梅結了婚。

  鄭小梅已經交往了不知道多少男朋友了,還經常帶回來,鄭東林也是個愛貪小便宜的,只要女兒帶回來的男孩子提著禮物來,他就高興,并不過問女兒和對方倒底發展到了哪一步。

  他原本比較老實,是想不到女兒早點結婚可以多分房子這事的,不過他雖然不懂,幾個弟弟可都聰明,他上街的時候,鄭西林跟他說:“哥,你叫小梅趕緊結婚,把女婿的戶口拿進來,你們可以多分一套房子。”

  鄭東林一聽,還有這樣的好事,趕緊回去對鄭小梅說:“小梅,你趕快結婚,要分房子了,結了婚可以多分一套。”

  鄭小梅說:“我跟誰結婚啊?”

  “不管誰都可以,只要你結了婚,叫你男人把戶口拿進來,我們就可以多分一套房子。”

  這人老實得近乎糊涂。

  鄭小梅說:“要把戶口拿進來,那就只有劉明才,他爸爸媽媽天天喊他滾,他原來就問可不可以到我們家落戶。”

  鄭東林立刻說:“那就是這個劉明才,你快跟他商量一下,要趕緊結婚,拖久了就分不到房子了。”

  鄭小梅和劉明才一商量,正合劉明才的意,誰不想在縣城有一套房子啊?所以他同意馬上結婚。

  他們結了婚,劉明才的戶口遷了進來,于是分房子的時候,他們果然有了兩套房子。

  鄭東林把大一點的那一套給女兒,他自己住那套小的。

  鄭小梅懷上了孩子,跟鄭東林商量說:“爸爸,我們那里那么寬,你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吧,煮飯也方便一些。”

  鄭東林說:“那我這房子怎么辦?”

  “我們把它租出去,還可以收些房租。”

  鄭東林覺得鄭小梅說得有道理,就搬過來了,租房子的事情他不懂,把鑰匙交給劉明才,讓他去出租。

  一家三口住在一起,矛盾就出來了。

  劉明才以前也是個社會的,不務正業,游手好閑,跟鄭小梅結婚后,他天天打麻將,鄭小梅懷著孩子懶身,不想煮飯,喊劉明才回來煮,他理也不理。

  鄭小梅晚上抱怨,劉明才說:“你爸爸一天在街上閑逛,你叫他搬過來住,給你煮飯。”

  所以鄭小梅才把父親叫到一起來住。

  但劉明才的懶散讓鄭東林也看不慣,說他幾句,劉明才就甩門出去,幾天都不回來。

  劉明才不回來,鄭小梅又不高興了,她躺在上不起來,鄭東林把飯給她端到邊,她一邊吃一邊埋怨父親不該說劉明才,把劉明才氣走了。

  鄭東林罵她沒用,連男人都管不住,鄭小梅和他對吵,吵著吵著,她賭氣說:“我不吃了!”端起碗扔在了地上。

  鄭東林辛辛苦苦煮的飯被她這樣倒了,一氣之下抬手打了鄭小梅一巴掌。

  這時候正好劉明才回來了,推開門看見岳父打子,他吼道:“老不死的搞啥,你為啥打我老婆?”

  鄭東林一聽更生氣,罵道:“我打我女兒,關你什么事?我的女兒我想打就打。”

  他又沖過來打鄭小梅,鄭小梅急忙跳下往出逃,劉明才攔住鄭東林,鄭東林拖過晾衣桿就打。

  鄭小梅過來搶晾衣桿,他反手一打在鄭小梅的手腕上,鄭小梅從小到大都沒有挨過打,這一打痛了,她甩著手哭叫起來。

  劉明才火了,沖過來把鄭東林的脖子卡住,罵道:“老子卡死你個老不死的!”

  鄭東林哪里是他的對手,被卡得連連后退,退到邊去了。

  鄭小梅不僅不勸,還大喊:“卡死他!卡死他!”

  劉明才倒底沒有卡死鄭東林,見他翻白眼了,怕鬧出人命,就把他放開了。

  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一結了婚就護女婿去了,鄭東林傷透了心,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到了街上,看見鄭西林哭起來:“老二,我不想活了。”

  鄭西林忙問是怎么回事,鄭東林哭著說:“劉明才差點把我卡死,小梅也吼我。”

  鄭西林一聽,火冒三丈:“他劉明才算什么東西?吃鄭家的,喝鄭家的,還敢打你?”

  鄭西林馬上給鄭南林和鄭偉林打電話:“你們到我這里來,大哥被人打了。”

  這幾弟兄平時經常鬧矛盾,但一旦有外人欺負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他們都能同仇敵愾,所以那兩個一聽說大哥被人打了,馬上就趕到二哥這里來了解情況。

  聽鄭西林說了情況,又見鄭東林一副可憐的樣子,鄭南林和鄭偉林都罵開了,于是幾個一起跑到鄭東林家去。

  鄭南林一見劉明才,抓住就是兩個耳光:“我大哥有你打了的?你狗的看看你端的誰的碗?再敢對我哥動手,老子死你!”

  鄭小梅見幾個叔叔氣勢洶洶的樣子,心里害怕,偷偷打了報警電話。

  屋里幾個人正在吵吵鬧鬧,警察來了,詢問是怎么回事,幾個人七嘴八舌地訴說經過。

  警察煩了,說:“別吵,一個一個地說。”

  鄭東林訴說了劉明才卡他脖子的事情:“他罵我不說,還差點把我卡死。”

  警察又問劉明才:“你為什么打罵你岳父?”

  劉明才說:“他打我老婆。”

  警察又問鄭東林:“你為什么打他老婆?”

  鄭東林看見警察一臉嚴肅,他緊張得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鄭南林說:“他老婆是我大哥的女兒,女兒做錯了事,我大哥難道不該教訓?你們警察是怎么回事?劉明才待、毆打岳父不管,卻管我大哥打女兒,你們到底什么意思?”

  鄭西林和鄭偉林也一起吵吵嚷嚷,要求把劉明才抓起來拘留。

  警察見他們吵得厲害,說:“這樣吧,你們先跟我回派出所去調查。”

  鄭小梅一聽,以為要把劉明才抓走,她急了,沖過來喊:“我爸爸要強-我,我男人才卡我爸爸的…”

  鄭小梅這話一喊出來,一屋子的人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誰都看得出鄭小梅在撒謊,鄭南林罵道:“小梅,你個死妮子傻了嗎?你爸爸把你養這么大,你為了霸占你爸爸的房子,竟然編這樣的話來冤枉他,想把他送進監獄,你不怕天打雷劈?”

  鄭小梅索撒潑地喊:“他本來就想強-我,劉明才沒有回來,我還在睡覺,他直接就跑到我的臥室來了,掀開棉被正要欺負我,劉明才回來看見了,就一邊罵一邊卡他的脖子。”

  鄭西林說:“小梅,你說話長長腦子,你爸爸養了你二十年,他如果要想欺負你,早就欺負了,還用等到你結婚后?”

  劉明才說:“小梅以前沒有,現在懷上孩子了,變大了,我岳父才動了歪心眼!”

  “你個狗的冤枉我大哥,我死你!”鄭南林一聲大吼,撲過去就打。

  警察及時上前拉住了鄭南林,把劉明才和鄭小梅批評了一頓,教育他們要尊敬老人,又把鄭東林訓一頓:“鄭小梅雖然是你的女兒,但她已經是成年人了,你不能再用教育。她錯了,你好好跟她講道理…”

  警察各打五十大板,這件事不了了之。

  不過鄭東林卻不愿意再和女兒女婿住在一起了,想搬回自己那套房子去,但那房子已經被劉明才租出去了。

  鄭東林沒有辦法,只有另外租了一間房子,還是搬了出去。

  鄭南林的子回來了,但鄭南林不肯和她相認,卻要求她辦理離婚手續,他子見鄭南林如此絕情,女兒也不認識她,和她沒有一點感情,她無可奈何,只好答應離婚。

  鄭南林早就有了一個相好,兩個人也一直在同居,和子離婚后,他馬上就和那個女人辦理了結婚手續,于是他也有了一套大房子。

  說起來,這鄭南林是一個異類,他對父母不好,和兄弟也經常發生沖突,但他對跟他在一起的女人非常好。

  以前子沒有離家出走的時候,他包攬了一切家務,做飯、掃地、洗衣服,還為子洗頭、洗臉,晚上還端洗腳水來。

  冬天,他說天氣冷,讓子別起來,他把飯煮好了,給子端到邊去,守著子吃了,他又去洗鍋洗碗。

  子要什么,他就給買什么,子是他掌心里的寶,他呵護有加,所以子的突然消失讓他一直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有的女人,男人對她越好,她越渴望出去見見外面的世界。

  子離家出走后,鄭南林又處過幾個女朋友,他對每一個女人都如子一樣地對待,但他不會跟別的女人結婚,因為他還在等子回來。

  現在他的子終于回來了,他卻不肯再要她了,閃電般和前離了婚,再閃電般和另一個女人結了婚。

  鄭偉林的前跟那一個丈夫離了,跑回來要求復婚,他當然不同意。

  前以他不同意復婚,就要走兒子的監護權為要挾,如果兒子的監護權被前要走,分房子他就會吃大虧,鄭偉林當然不答應。

  前以他不履行撫養義務為名,將他告上法庭,說他長期把兒子丟給她的父母帶,對兒子的生活不聞不問,這么多年連生活費都沒有出一分,所以要求法庭判決孩子歸她撫養。

  雙方經過舉證,法庭認為前供訴的是事實,于是將兒子的監護權判給了前

  鄭偉林氣得暴跳如雷,在法庭上大罵前,大罵法官,幾個哥哥好不容易才勸住他。

  鄭偉林打完官司回來,有人給他介紹了一個女人,相親的時候,兩個人都比較中意。

  女人說他有一兒一女,都還算聽話孝順,鄭偉林一聽,這也不錯啊,馬上結婚,也能分一套大房子了。

  兩個人相處了一段時間后,都覺得對方不錯,于是辦理了結婚手續,并正式舉行了婚禮。

  鄭美蓮吃完喜酒回來,又在于明浩面前抱怨:“我幾個兄弟得莫法,老三和老么都結兩次婚,兩次我都送了禮,童小安和童小玉兩兄妹結婚的時候,我們雖然沒有請客,他們當舅舅的難道還能不知道?也不說給補兩份禮來!”

  于明浩無話可說,只能呵呵呵地笑。

  鄭王氏還活著,九十歲了,身體很健康,跟鄭偉林住在一起。

  她活了九十年,現在終于趕上了好時候,不做活也有吃有穿,還住這么漂亮的房子,她自然很開心,可惜的是鄭木匠沒有等到這一天。

  雖然九十高齡,鄭王氏依然耳聰目明,說話口詞十分清楚。

  她依然習慣在幾個兒子之間挑撥離間,希望每一個兒子都跟她的關系好,卻不希望兒子們之間關系好。

  這一點,鄭美蓮跟她十分相似。

  童小安看見江子純比他的收入高了,他的心里不平衡起來,覺得自己作為一個男人,掙的錢還不如子多,很丟臉。

  他想做個小生意,想了很久,他跟江子純說,想回山上烤臘賣。

  江子純說:“那個不是那么簡單的吧,為什么要回山上烤?”

  童小安說:“不回山上烤臘不行,這里的氣溫太高,放不久。而且我們山上是用柏樹煙來熏,那樣熏出來又好看,味道又正。”

  江子純擔憂地說:“賺不賺錢在其次,關鍵是,你回到山上去以后,和爸媽他們能好好相處嗎?”

  童小安說:“我做我的事,他們忙他們的,互不干涉,沒什么不好相處。”

  江子純說:“我總覺得這件事不是那么簡單…”

  童小安不高興了:“我一說做點什么,你就反對,那你要我做什么?難道就讓我這樣玩一輩子?”

  江子純見他生氣了,她閉了嘴,知道他這段時間心情差,她也不跟他計較。

  過了一會兒,江子純說:“那你先回去看看吧,如果覺得可以,就去做吧。”

  童小安到處跑了跑,又給鄭美蓮打電話,問在山上熏臘如何。

  鄭美蓮說:“那條件好得很哦,也好賣,那些游客都喜歡買我們這里的臘,你如果熏成了,我們賣水果就幫你帶去賣了。”

  童小安說:“我怕跟你們吵架。”

  鄭美蓮說:“你熏你的,我們做我們的活,吵啥吵。”

  童小安決定回去試試,問江子純說:“我們現在有多少錢?”

  江子純說:“我的卡上有五千。”

  “那我先用這五千去試試。”

  “試吧。”

  江子純覺得,既然童小安想做,那就讓他去做,成功了更好,失敗了,也不過五千塊錢而已,如果不讓他做,他會一直對她不,認為她拖了他的后腿。

  錢有什么?掙來不就是為了花么?

  童小安取了這五千塊錢,興沖沖地買了豬,又買了幾十斤鹽,回山上先把豬劃成條,抹上鹽,蓋在那里捂著。

  然后了一個小間搭架,又請于明浩用他的火三輛到街上的木材廠拉了兩車鋸木灰,還沒開始熏,鄭美蓮就開始嘀咕了:“你請外面的車拉,四十塊錢一車,人家還不愿意跑。我們給你拉這兩車,耽誤了我們半天的功夫,這半天賣水果我們少說也要賣一百塊錢。”

  童小安聽得火冒,拿出一百塊錢遞過去:“好了,您別說那么多,不就是想要工錢嗎?我給您,人家兩車八十,我給一百,您沒有吃虧吧?”

  于明浩說:“拿啥錢,一家人…”

  鄭美蓮伸手拿過去,說:“憑啥不拿?他請外人也是給錢,給我們不一樣?”

  童小安轉身出去了。

  熏臘對火候有很高的要求,不能有明火,只能用煙霧熏,還必須要在一個相對密閉的空間里,童小安怕火燃起來了,只能守在屋里,被煙熏得兩眼睜不開,不斷跑出去氣。

  于是他又讓江子純在網上給他買防毒面具,但網上賣的哪里是什么真正的防毒面具,戴上煙霧依然要進入眼睛里。

  臘熏幾天后不敢再熏,再熏的話會變黑,而且有一股煙熏味,所以要掛在那里等它慢慢入味。

  童小安回到了m城,暫時賣不成臘,他對這生意又失去了信心。

  從跑野的后,童小安學會了抽煙,也學會了打麻將,抽煙是因為有時跑長途,為了提神。

  打麻將,是因為沒有生意,或者運管所在整頓野的,不敢跑,就和幾個朋友打打麻將混日子。

  江子純叫他別抽煙,對肺不好,說了幾次他都不聽,江子純就懶得再說了。

  但這天,童小安回來說:“我再也不抽煙了。”

  江子純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看窗外,說:“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的?”

  童小安不理她的調侃,說:“老姚遭了。”

  “老姚?怎么了?”

  童小安開飯店的時候,老姚是距離他們不遠的一家送水店的老板,比較熟悉,后來童小安又經常跟他打麻將,就更了。

  童小安搖頭,說:“他病了很久了,什么都查不出來,就是吃不進去飯,人都瘦成皮包骨了。”

  “那和你戒煙有什么關系?”

  童小安沉默了一會兒,說:“他光檢查,前后就花了一萬多塊錢,今天查出來了,是癌癥。”

  “癌癥?”江子純吃驚地看著童小安:“什么癌?”

  童小安說:“三種癌,肺癌、胃癌、食道癌,而且已經晚期了,沒救了!”

  江子純明白他戒煙的原因了。

  從這天開始,童小安非常忙碌,老姚經常到各個醫院去檢查,因為他始終不愿意相信他得了癌癥,有時讓童小安送他去,如果他子送他去,就只有請童小安幫他守店、送水。

  他不敢關門,怕丟了客戶。這個店是他們家里唯一的經濟來源。

  當確信醫學已經不能挽救他的生命后,老姚開始把希望寄托在神靈上,聽說哪座寺院的菩薩靈驗,哪怕再遠,他也要去燒香叩拜,希望神靈能保佑他好起來。

  但世界上畢竟沒有真正的神靈,拖了兩個多月后,老姚還是去了!

  老姚走了不幾天,童小安夢見了老姚,半夜他就發高燒了,隨后一直高燒不退,打針吃藥都不行,不得不去住院。

  這時候,鄭美蓮打電話來,喊童小安回去守著打灶:“我們這里要打新式灶,我們沒空,你回來守著。”

  童小安有氣無力地說:“守啥守,難道還怕人家拿什么?家里又沒有值錢的東西。”

  “你不回來守,那把打灶的錢送回來啊。”

  “多少錢?”

  “可能要七八千哦!”“打什么灶要那么多錢?貼金子還是貼銀子?”

  “金子銀子,你想得美!”鄭美蓮說:“現在物價高,工價也高,開工錢一個人就是幾百塊錢一天,材料也貴,這是新式灶,又不是普通的灶,一般匠要不會打,所以…”

  “有多新?”童小安說:“不燒柴,不下米,您們在外面做了活回來,那灶就自己煮了一鍋飯在等您們?”

  “你還真以為是自來灶?”鄭美蓮沒好氣地說:“有那么好的灶,還不把人都耍懶了?那灶是什么樣子,我也沒有見過,總要等人家來打了才知道。”

  童小安說:“打個灶都要七八千,你不如喊他們把天燃氣管子牽來,用不了那么多的錢不說,煮飯還方便得多!”

  “你想得還安逸,我懶得跟你說廢話,你只說這灶打還是不打?”

  “不打!”童小安說:“七八千!我沒錢!我自己股都包不圓了,還這樣那樣!”

  “你年紀輕輕的,一天喊沒錢沒錢,還不如我一個老婆子家家!”鄭美蓮抱怨了幾句,又說:“這灶不打不行,你沒有時間守沒關系,那你明天把錢送回來,我來守…”

  童小安打斷她:“我回來不了!”

  “你回來不了?你有多忙?”鄭美蓮聲音大了:“你又說你掙不到錢,掙不到錢你呆在城里做啥?不如回來種土地,反正我和于明浩都做不動了,現在背點東西累得不行,你和江女子回來幫到做土地,我們也輕松些…”

  “我們回來做土地,那您們聽我們的,還是我們聽您們的?”

  “各做各的,你們又不會做土地,在一起做,你們就會用我們的現成!”

  “那算了,您們做您們的,我們不回來。”

  “不回來你也得把打灶的錢送回來!”鄭美蓮的聲音抬高了八度。

  “我沒法回來,”童小安說:“我在住院。”

  鄭美蓮沒聽清楚:“你在做啥?做啥不能回來?你開車回來,兩個小時就到了…”

  “我在住院,住醫院,我要死了!”童小安也沒好氣地吼。鄭美蓮這回總算聽清楚了:“你住醫院?你咋了?”

  童小安停頓了一會兒,說:“發高燒。”

  “發高燒?感冒了?”鄭美蓮不悅地說:“一個小感冒也住院?你還真是錢多!”

  童小安說:“我已經燒了一個星期了,先吃藥,后打針,都退不到燒,連路都走不動了,這才決定來住院輸,還是請別人幫我開車把我送到醫院的。”

  鄭美蓮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又說:“那你是什么毛病?查出來沒有?怎么會燒這么久?”

  “扁桃體發炎。”

  “扁桃體發炎?”鄭美蓮放下心來,說:“那不是啥大毛病,輸幾天就好了。”

  “嗯。”鄭美蓮又問:“那灶究竟打還是不打?”

  “不打,我沒法回來守。”

  “好吧,那就不打,以后你們要回來住只有自己打哦,我把丑話說到前頭,別到時候抱怨我們!”

  童小安說:“您放心,我不抱怨。”

  童小安輸了四天,高燒終于退了,家里的灶有沒有打,他不知道,也不想打電話過問。

  他的煙已經徹徹底底地戒掉了。

  童小安聽說檸檬能防癌癥,他輸完就到超市買了十二個檸檬回來,一路上見人就宣傳檸檬防癌癥,于是大家都向他要,等他到家的時候,只有三個了。

  童小安切了檸檬片放進水杯里,加幾塊冰糖,倒了開水泡著,不斷叫江子純喝:“老婆,檸檬水防癌的,你多喝點。”

  江子純大笑,說:“好,喝了檸檬水,我們全家長命百歲!”

  童小玉的女兒半歲了,她和吳文兵帶孩子到醫院去打探做手術要多少錢,卻聽見病房里其他的病人說,孩子這情況可以申請免費做手術。

  童小玉驚喜不已,趕緊去找醫生打聽詳細情況,得知孩子真的可以免費做手術,但醫生說,這孩子的情況比較復雜,只做一次不行,要做兩次才能徹底好起來。

  童小玉連連道謝,于是孩子的第一次手術成功地做了。

  孩子出院回家后,童小玉看著兩個孩子很焦慮,房子沒有,土地沒有,連戶口都沒有。

  她覺得無論如何得先解決兩個孩子的戶口問題,要不然他們以后上學怎么辦?

  為了掙錢,童小玉把兩個孩子都留在家里,交給吳文兵的父親帶,她和吳文兵出去打工。

  他們非常舍得吃苦,為了能多掙錢,再累的活都做,兩個人一天能掙四百塊錢左右,但工地上的活不是天天都有,一個月能上二十天就不錯了。童小玉本來身體就不好,她仍然支撐著做。

  有一天晚上,童小玉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人對她說:“我是你爸爸,我給你留了一套房子,你去住吧。”

  童小玉醒來后驚喜地對吳文兵說:“我昨晚夢見我爸爸了,他說給我們留了一套房子,我們回去看看是不是哪里有房子要賣?”

  吳文兵說:“你見過你爸爸嗎?”

  “沒有,我還在我媽肚子里,我爸爸就出事了。”童小玉說:“但他在夢里說了是我爸爸,那還能有假?”

  迷信的童小玉認為這是父親給她的某中預兆,她催著吳文兵回姑姑那里去看看,沒想到真的有一個隊要賣戶口,但只接收六戶人。

  這個隊屬于新的開發區,隊長得到內部消息,說很快就要開發了,他想以后這些土地反正都沒有了,不如接收一些人進來落戶,他也好得一些實惠。

  三萬塊錢一個人的戶口,包括土地和地基。

  童小玉和吳文兵商量后,決定買吳文兵和她的,還有吳文兵他父親的,因為兩個孩子可以隨父母遷進來,不需要單獨買。

  但買三個人的也要九萬塊,他們自己只有四萬,童小安知道后,叫江子純在她母親那里借了兩萬塊錢匯了過去,童小玉給鄭美蓮打電話,好說歹說,鄭美蓮終于同意幫她貸一萬塊錢的款。

  吳文兵又在他姑姑和表哥那里借了兩萬,終于湊夠了九萬塊錢。

  戶口的事情解決了,接下來他們要做的事情就是還債,然后繼續掙錢修房子。

  現在要修一套房子,從挖地基到最后完工,至少也得準備二十萬,對于這兩個只會依靠賣苦力來掙錢的人來說,這條路還十分漫長!

  童小玉說:“我們總算不是黑戶了,再辛苦十多年,我的兩個娃娃長大了,我就能享福了!”

  因為心中有希望,所以他們一直不放棄,為了孩子,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繼續努力奮斗著。

  說點題外話:

  如果你看過十多年前的那部電視連續劇《貧窮善良的女人》,你會覺得,童小玉就是現實版的貧窮善良的女人。

  如果你看過幾年前的電視連續劇《士兵突擊》,你會覺得童小玉就是女版的許三多,不論世俗的風氣如何地改變,她一直堅持著她的善良。

  也可能是,她不知道怎么來改變!

  她周圍的人,關心她的人,江子純、童小安都在教她,一直教她,不要那么善良,不要那么好心,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但是,她依然改變不了。

  看見別人可憐,她仍然會同情,看見別人有難,她仍然會幫助,別人都覺得她最可憐,最值得同情,而她卻一直在可憐別人,同情別人!

  想來,她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了,只希望她將來遇到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

  江敬忠的腎功能衰竭了,又一次住進了醫院,這一次,江子美總算拿了兩千塊錢出來。但江敬忠卻不愿意住院,他說:“我活了這么多年,夠了,別花這冤枉錢,你們留著用。”

  江子純的眼淚了下來。

  江敬忠不肯住院,江子躍找了他兩個當醫生的同學,詢問父親腎功能衰竭做手術的事情。

  同學說:“你父親這么大的年紀,換腎不可能,你們也換不起。就算能換,也管不了多久。

  “而且做手術的時候還有極大的風險,他的身體各方面零件都老化了,不做手術,可能還能多活一段時間,如果做手術,很可能就從手術臺上下不來了!

  “所以你們最好讓他多休息,他想吃什么,有什么心愿,就足他,這么大年紀的人了,苦了一輩子,讓他好好安度晚年吧!”

  江敬忠不能做手術,身體的痛苦也不能讓他安度晚年,他導著管,每天熬中藥喝,在屋里走來走去,不斷活動,他說經常活動,好起來會快一點。

  江素素沒有出去當保姆了,江敬忠的身體不好,她必須留在家里照顧他。

  江子純深為父親的身體擔憂,風燭殘年的父親,還一直牽掛著他們!

  童小安嘆息著說:“人為什么要老?老就老吧,為什么要經受各種病痛的折磨?你爸爸這么好的人,辛苦了一生,現在還要受這些折磨!”

  江子純不說話,她的眼睛里再一次淚光盈盈!

  2010年1月5,江子純和所有人一道,來了本世紀首次環食天象奇觀,報紙上說,本次環食食甚時間之長堪稱千年難遇,若要想打破此紀錄,則需等到3043年。

  江子純又寫了一則記,標題是:

  《千年等一回》:

  “我們是幸運還是不幸!

  我們趕上了百年一遇的冰雪災害,趕上了千年一遇的大地震,趕上了五十年一遇的洪澇,趕上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趕上了五百年一遇的全食,今天,我們又趕上了千年一遇的環食!

  我們遭遇過非典,遭遇過禽感,遭遇過口蹄疫,遭遇過毒粉,今天,我們又遭遇了甲型h1n1感!

  我們還趕上了神五、神六、神七飛天,趕上了百年奧運在中國的成功舉辦!

  經歷了這么多,我們還活著,這就是一種幸運!

  不管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們都會無所畏懼,繼續勇敢地走下去!

  因為,在我們的身后,有一個偉大的祖國!”

  這里已經寫到了童小安和童小玉最近的生活情況,本書可以完結了,但也可以繼續寫下去,因為他們的生活還在繼續!

  不過這里還是暫時完結吧,因為他們未來的路我無法編造。

  謝謝朋友們,本文雖然寫得很雜很,但有許多朋友依然跟到了最后,希望沒有耽誤朋友們的寶貴時間,感謝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   下一章 ( 沒有了 )
領著農民玩逆二娃和他的女極品村妓小青年鄉村獵孽亂青石溝鄉村禁忌:桂上門女婿的情情迷蘆葦蕩:山村不了情山野曖昧情鄉村艷情:花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本章內容為第195章大結局三的全文閱讀頁,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山里女人的非常情事:搏命紅顏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