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總裁騙妻枕上寵》完結篇一擦身瞬間心如刀割。五千字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總裁小說 > 總裁騙妻枕上寵  作者:君子閨來 書號:38462  時間:2017-8-15  字數:5710 
上一章   完結篇一 擦身瞬間,心如刀割。 五千字    下一章 ( → )
  總裁騙枕上寵,完結篇一:擦身瞬間,心如刀割。( "QIUWW。NET" >QIUWW。NET)【五千字】

  喬汐沒有邀請函,賓沒有為難她。ai愨鵡琻只是請來了言楚的父母,詢問他們是否認識她。

  “哎呀。喬汐,你怎么來了?”言楚媽媽喜出望外,連忙拉著喬汐的手,讓她進去宴廳。

  “伯母,這花送你的,祝你生日快樂。”喬汐把言楚的花,送出去。

  言楚媽媽一愣,面前是一束很鮮的海棠花,很漂亮。

  她收下了,笑得很開心。“謝謝,你能來真是太好了。我以為你不愿意來的,所以,就沒給你發邀請函。瞑”

  喬汐倒不介意這個,微笑問道:“這花,你喜歡嗎?”

  “喜歡,這叫解語花是吧。”言楚媽媽還記得——白笑凡生日那一晚,一個叫席寒的小青年,就是送這個花給喬汐的。

  “也叫海棠花。”喬汐講著,忍不住伸手,指尖觸到花瓣,心情復雜。“你喜歡的話,就好好養著吧。這個…是我的一番心意。琚”

  “好,好。”言楚媽媽笑得合不攏嘴,拉著喬汐,讓她去吃蛋糕,別餓著肚子。

  一旁的言楚爸爸看見,張著嘴,言又止。

  自從言楚沒了以后,一年當中,言楚媽媽就數這一天最高興了。

  喬汐不好掃興,雖然,想著送完花就走的了。但是,言楚媽媽這么熱情款待,她也不好意思提出,盛著一塊水果蛋糕,坐椅子上,安靜吃著。

  “喬汐。”言楚爸爸走過來,給喬汐遞上一杯熱牛

  顯然,是專門讓酒店廚師為她準備的。

  “謝謝,伯父。”喬汐接過道謝,呼呼吹了幾下,往嘴里送。

  “喬汐,我問你個事。”言楚爸爸坐在喬汐,身旁的位置上。顯得有些拘謹,好一會兒,才開腔問:“那束花,和楚兒…有關系嗎?”

  喬汐險些噎住一口牛,輕咳道:“伯父,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以前楚兒,也喜歡這花。”言楚爸爸目光遙遙望著那束解語花,仿佛,沉淀于過去的回憶。“他要是人還在,肯定也會送這花給他媽媽。”

  可惜,以前,他只顧著生意,賺錢。反而忽略自己的兒子。

  直到,后來,楚兒死后的某一天,他在他的墓地上,看到擺著的兩束解語花。才記起,他的楚兒,曾經最喜歡的,是這花。

  就像喬汐,曾經楚兒最愛的女人,是她。

  他卻忽略了這一點,硬著兩人分手。

  喬汐放下牛,帶著暖意的小手,一下一下撫著圓滾滾的肚子。輕聲道:“喜歡這花的人,多得去了。伯父,你別想那么多,這花,和言楚無關。是我自己,突然的臨時起意而已。”

  “也對,楚兒都死了這么久了。這個世界與他再無關系了?是我想多了…妄想過頭了…”言楚爸爸用力抹了一把臉,苦嘲著。

  喬汐的手,停頓住了,眼簾緩緩垂下,無話。

  離開的時候,言楚媽媽千般不舍,言楚爸爸幾番相送。他們很好,真的變了很多。喬汐覺得,很有內疚感——她明知道言楚還活著。她明知道他們有多想念言楚。

  可是,她什么都說不了,只能藏著,掖著。看他們思子成疾。

  無法說啊,叫她如何去說?她甚至連言楚在哪,都不知道…

  ***

  走出東東方鼎言,正是陽光充沛的中午。

  喬汐高高仰起頭,靜靜曬了一會太陽,渾身都暖和了起來,很舒服。讓她暫時放下,一些惆悵。

  幾分鐘后,喬汐拿出手機,撥打了喬然的號碼,讓她過來接自己。

  等待接通的幾秒,喬汐舉著手機,目光,四處隨意飄著——

  只見,前方一個男人,朝她面走來。男人身穿一襲沒有一絲皺痕的黑西裝,高高的,瘦瘦的。,若有似無的揚起,好像,在對她笑的感覺?

  喬汐沒看清楚,就匆匆瞥了一眼。因為,喬然的電、話通了。

  “喂

  ,然然,我這邊好了,你可以…”

  驀地,喬汐聲音一止,癡傻看著就近在她咫尺的男人。嘴巴張著,卻像卡著骨頭一般,發不出一個字音。

  男人有著一張貴俊好看的臉,與言楚僅僅只有幾分相像。但——越是相近,喬汐就越是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感覺。

  她看到,他笑了,眼底一片繾綣的溫和。

  如沐春風般,與過去的他,一模一樣。

  “謝謝你,小汐。”

  擦身而過的一瞬間,男人微微低頭,清潤的聲音,道出這么一句話。

  剎那間,喬汐眼眶一熱,心如刀割,手機從她手里,滑落,摔地上。

  那邊,喬然在心急如焚叫著——“喂,喬汐,喬汐你怎么了?說話啊!”喬汐下意識伸手,想要捉住男人。可惜,還是晚了,手指擦過他的西裝袖子,沒捉緊。

  他走了。只給她留下一個笑容,一句謝謝,一個擦身,就這樣走了。

  多熟悉的聲音,多熟悉的感覺,是言楚,是言楚沒錯!

  哪怕容貌變了,但,她知道,他就是言楚,他就在這里!

  可是,她捉不住他,就像他們的過去一樣,她挽留不住他。

  喬汐,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沒敢轉身。她怕只要自己一轉身,就要崩潰,就要控制不住大喊言楚的名字。

  她不能,不能叫他的名字!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或長,或短。

  喬汐渾渾噩噩的轉過身去,望著來來往往的路人。他們就像在她面前晃著一樣,卻不是他,不是言楚!

  沒有言楚的存在,他不見了,消失了。

  剛才的一幕,就像夢境一般,不真實。

  眼淚一滴滴奪出眼眶,斷了線似的。喬汐哭了,咬著哭了,心痛的不能自己。

  言楚,言楚…言楚——心里一遍遍叫著他的名字,卻喚不回他的人。

  如果,剛才,她伸手緊緊去捉住他。是否,就能任的將他留住下來?

  答案。

  誰也不知道。

  喬汐唯一知道的是,言楚,再也不是言楚了。

  他的容貌,變了,他的身份,也變了。

  她用什么去留住他?

  “喬汐——喬汐——”

  喬然叫喊的聲音,由遠至近的傳來。喬汐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聽不到,沒反應。

  不一會,喬然就提著包包,氣吁吁的出現在喬汐面前。拉著她,怒斥道:“你這丫頭,是怎么回事?接個電、話,說一半,不說一半,我還以為你出事了!把我給急的,差點沒結賬就跑了出來!”

  “然然…”喬汐緩緩抬起了頭,眼紅眼腫得不行,眼淚還在一直掉。

  喬然登時停住斥訓“哎呀”了一聲,忙出紙巾,一邊給喬汐擦眼淚,一邊急急道:“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言楚的父母又欺負你了?他父母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大把年紀了,又沒了兒子,心眼還這么壞!”

  越說,喬然就越憤憤不平——“走,上去找他們,我給你討回公道去!”

  聞言,喬汐趕緊拽住喬然,一邊掉眼淚,一邊搖頭道:“不是…不是…然然,不是他們…他們沒有欺負我。”

  “那你哭什么?”喬然說鎖著眉,很不解。細跟的高跟鞋,踩到了什么。低頭一看,竟是喬汐的手機。

  喬然跳開了腳,撿起來,問喬汐:“汐兒,你怎么了?把手機也扔地上了?誰惹你了?”

  “我不知道…我…我就是突然覺得…心情很不好…所以…”喬汐擦著眼淚,訥訥道。

  喬然瞪圓了眼,咂舌道:“你這叫心情不好?”

  喬汐尷尬扯,強顏歡笑地點頭:“嗯…孕婦不都是這樣,心情反復無常。”<

  br>

  喬然蹙眉,將信將疑。

  她亦是過來人,她懷孕的時候,也鬧過一段時期的脾氣,心情確實反復無常。

  但是,也沒有喬汐這么反復無常的啊?這簡直就是說風就是雨的地步了。

  剛才,都把她嚇死了。

  長長吐出一口氣,喬然拉著喬汐道:“還好你沒事,不然,白笑凡肯定不過我。走吧,走吧,回家去了。我神經都被你嚇得一驚一乍的了。”

  喬汐點點頭,乖乖跟著喬然走了。上車時,還是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果然,沒有言楚。

  ***

  白遠集團。

  白笑凡的辦公室里。

  慕西顧一邊滾雞蛋擦嘴角的傷口,一邊滔滔不絕道:“我就說了,我昨晚看到的那個男人,真的很像言楚。至少,有個五成相似。”

  雖然,慕西顧只見過言楚幾面。

  但——由于言楚和秦嵐,以及,喬汐的關系。他有特別注意過這個大酒店的少東家。

  白笑凡默了默,質疑道:“你確定嗎?”

  “你這什么眼神?我當然確定!”慕西顧擲地有聲地保證道。

  不過,昨天晚上,他事兒太多,就只匆匆瞥了那與言楚長的像的男人兩眼。連搭話的機會都沒有,那人就走了。

  真是可惜了…

  聽著慕西顧的話,張逸推推眼鏡,、上一嘴:“這么說來,我也有一個疑問。當初,言楚的死,確實太過出人意外了。”

  顧懷遠亦有疑問:“誰是言楚?”

  顧懷遠一直在m市活動,對言楚與喬汐的事,并不知情。

  “一個幾年前,死了的人。”白笑凡一語帶過,并不多說。

  隨即,白笑凡問慕西顧:“你們慕家那個是什么易?”

  慕西顧聳肩,攤手——“不清楚,他們不會讓我知道這么多事的”

  “不過——”斟酌了下,慕西顧繼續道:“那邊提供貨源易的一方,好像叫行氏集團。”

  聞言,白笑凡敲著桌案的長指一頓,凝眉,斂目:“行氏…”

  “你認識?”張逸問。

  白笑凡沒有說話,這時,座機正好響起。他拿起,接上了,是一樓招待臺的女員工打上來的——

  “總裁,這里有一位叫小魚的小姐,說要找你。不過,她沒有提前預約,我不知道…”

  白笑凡神色一凜,不廢話,打斷道:“讓她上來。”

  冷峻的聲調,讓人心生緊張,女員工連忙道:“是的,總裁。”

  “誰啊?”慕西顧好奇道。

  “以前,認識的一個人。”

  ***

  一樓,電梯前。

  席寒緊緊牽著小魚,生怕她會跟自己走丟。低聲問她:“小魚小姐,我們來這地方干嘛?”

  白遠集團,白笑凡的公司,聽過這人的名號。最近,他的事跡,在京城可謂是名利雙收。

  想不知道,都難。

  小魚擺擺長長的衣裙,笑顏一派的天真無:“我以前認識的一個大哥哥,就在這里當總裁,很厲害的哦。”

  席寒撇撇嘴,才不稀罕!“楚哥可是叫我好好看著你的。等下,要是讓他知道,我帶著你到處去。我又要被罰打了。”

  小魚輕笑出聲,聲音甜甜的安撫道:“沒事,沒事。寒寒,楚喬哥哥人很好的,不會打你的。”

  席寒心里犯嘀咕——誰說不會。楚哥就對小魚小姐溫柔,對其他人,簡直嚴格的不行,容不得一粒塵沙。

  他就被罰打過好幾次了!

  電梯“叮”一聲,到了,閘門緩緩打開。

  小魚聽

  到了聲音,扯扯席寒的手。“寒寒。”

  席寒扶額嘆息,無奈,只好牽著小魚的手,進去電梯間。

  電梯直上33樓。白笑凡的辦公室。

  席寒牽著小魚一步步走來,張逸明顯怔了怔。

  白笑凡認識的人,大多,他都是認識的。可這兩個人,他并不認識,而且,都太過年輕了。

  特別是這個女孩,成年了嗎?

  “你們…”張逸鮮少有遲疑的一刻。

  席寒仰頭,,笑得很是粲然,如同普通的年輕人一般,將眼底的鋒芒隱去——“找你們這里的總裁。”

  張逸皺了皺眉,卻還是為他們,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有請。”

  小魚突然出聲道:“寒寒,你不用陪我進去了。我一個人就行。”

  “可是…”席寒不干。沒他扶著,小魚小姐哪看得了路?

  “讓我來吧。”白笑凡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出。他邁著大步子出來,手一伸,冷硬道:“手給我。”

  “你誰啊?”席寒不了。在他們那里,就連楚哥也不敢這么“命令”小魚小姐。這男人…簡直目中無人!

  不過,席寒不知道的是。白笑凡比他更久之前,就已經當過小魚的盲杖了。

  所以,按道理來說,白笑凡的“資歷”要比楚喬,以及,席寒稍久一些。

  “寒寒,住嘴。”小魚恬美的聲音,凝著無形的威嚴,絕美的臉上,神情淡淡的。

  席寒知道,她生氣了。只有生氣的時候,她才會這樣子。

  于是,無奈,席寒只好放開手。

  小魚把精致的小手,輕輕覆上白笑凡的大手。

  他面無表情的牽著她進去了,對還在辦公室里的慕西顧,以及,顧懷遠說:“你們先出去一下。”

  慕西顧與顧懷遠,面面相窺。雖然,心里有不少疑問,但,不急于一時。兩人作了回避,出去了。
上一章   總裁騙妻枕上寵   下一章 ( → )
豪門總裁的小總裁的秘密愛致命交易,誤一醉沉淪·總惹火嬌妻總裁神秘總裁強寵總裁的小妻子總裁嬌妻不太錯愛總裁大叔總裁爹地太放總裁的騙婚小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總裁騙妻枕上寵,本章內容為完結篇一擦身瞬間心如刀割。五千字的全文閱讀頁,總裁騙妻枕上寵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總裁騙妻枕上寵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