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家門幸事》第八章二哥哥的木雕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家門幸事  作者:慕白羽 書號:38377  時間:2017-8-15  字數:4374 
上一章   第八章二哥哥的木雕    下一章 ( → )
  梁國公夫婦的暗室之語,自然不是沈素心能知道的逆魔乾坤最新章節。

  這會兒,她又是膩到沈奕尋身邊,連退思園都不回去了。

  沈奕鶴頗為吃味,伸手碰了碰沈奕尋,氣道:“往日妹妹總是粘著我的,怎么今兒個轉了了?是不是二哥屋子里有了什么好吃的東西了?”

  連沈素顏都有些不大樂意了,拽著沈奕尋的衣袖道:“有好吃的么?那我也要去!”

  沈素盈也過來湊趣道:“咦?哥哥什么時候又有好吃的了,我怎么不知道?”

  沈素雅伸手戳了沈素盈額頭一下,笑道:“二弟若有好吃的,可不都得便宜便宜你么?你又如何不知道?”

  沈奕尋失笑不語。幾個大人站在一邊偷笑,也不來管。倒是沈素心甚是不忿,嬌嗔道:“我找二哥哥有重要的事,你們別搗亂!”

  一眾人哄笑起來,沈素顏伸手便在沈素心的小臉蛋上捏了一把,笑道:“多重要的事兒呀?是不是你要給二哥哥說親去?”

  眾人又是一陣哄笑,李氏伸手便打沈素顏一下,笑道:“小姑娘家家的,胡說八道些什么!”

  沈奕風、沈奕尋、沈素雅、沈素盈四人,除沈奕風十六歲之外,剩下三人都是十四歲,沈素雅比沈奕尋、沈素盈二人大了兩月,這四人也都是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沈奕風、沈奕尋二人尚且不急,沈素雅、沈素盈二人眼看就要及笄,大人們也時常說起。

  這時沈素顏說起,倒是連四人都一起打趣進去了,沈奕風沈奕尋都略有尷尬,沈素盈也伸手捏了沈素顏臉蛋一把,嗔道:“就是!看你再如何胡說!”只有沈素雅云淡風輕,仿佛與她無關一般。

  又是說笑了一陣,沈奕尋終于打發了沈素盈和沈素顏,單單帶著沈素心回到了自己的詩香齋。

  詩香齋并不算大,而且還是外院,比沈素心常去的五姐姐沈素顏的如玉園要小很多,但環境還算不錯。

  一進屋,沈素心便驚呆了。只見無論正廳、偏房、耳室甚至是臥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屋子大大小小全都是木雕,再沒有其他任何飾物,且各個都栩栩如生。有飛鳥走獸,各個或振翅飛,或安靜淡然,或作勢撲,或顧盼生威。但最多的還是人,各式各樣的人。家里大大小小,上至老國公、老太太,下至她這個最小的小人兒,都能找得到相應的木雕。而且,每個人的擺在一起,甚至能看出這些人一年一年的變化。在這里,沈素心還看到了看上去只有兩三歲的自己,模樣呆呆的,毫無表情。甚至,還有大大一個錦盒中,赫然便是全家福,姿態各異的眾人,仿佛活了一般,甚至連不同人物之間高矮胖瘦的比例都半點不差,甚至連下人都不缺。

  但,這屋子里,最多最多的,還不是這些,而是一個她從未見過的女人。

  這個女人的木雕,從四五歲女童時,一直到嫁為人婦之后,甚至還有彌留之際,可謂濃縮了這個女人的一生。

  沈素心愣愣的看著這個,或者說,這套女人,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她不萬分好奇起來,這個女人,是二哥哥的什么人呢?為什么她從來都沒聽說過還有這么個人的存在呢?

  這時,沈奕尋早已坐在一邊,不知從哪里翻出一壺酒來,已是自斟自飲了好半晌了。而門外的小紅,以及其他下人,早已全都不知去向。

  一轉眼,他見沈素心還在連于木雕森林中,不輕咳兩聲。

  沈素心一回頭,卻見二哥哥一身牙白,面如白玉,身體斜斜的倚在榻上,仿佛全無一點儀態可言,卻又仿佛有著全天下無人能比的儀態。只見他一手輕輕轉著手中的酒杯,一手在自己的膝蓋上輕輕敲擊著,一雙如深海一般的雙眸仿佛是在盯著她看,又仿佛是投向虛無,令人不可捉摸,令沈素心看得又是一呆妾謀一全文閱讀。

  沈奕尋輕輕的將手中的酒杯放在身邊的幾案上,眼神的焦距微微收回了一點點,輕道:“九妹妹,你當真要跟我學飛刀?”

  沈素心出奇的沒有使出近來早已用得稔無比的撒嬌神功,而是靜靜的看著這個自己忽然覺得怎么都看不透的二哥哥,雙目忽然有些離。

  許久,沈素心就這么神游天外去了。而沈奕尋即不擾她,亦不看她,而是一杯接一杯的,慢慢的飲著手中的酒,仿佛身前不遠的沈素心是透明的,仿佛天地間只有他獨自一人一般。

  終于,沈素心的眼神再次有了焦距,面目緩緩的出堅定之,看了看沈奕尋,沉聲道:“當真!”雖是軟軟的童音,但任何人都無法忽略其中的認真。

  沈奕尋目光一轉,看了沈素心一眼,將剛剛要遞到邊的酒杯慢慢放了回去,又看了沈素心一眼,淡淡一笑,輕道:“你當真是我的九妹妹么?”

  沈素心身子一凜,小臉刷的一下蒼白下去,心中仿佛滾過九天神雷一般轟鳴不已,雙眸死死的盯著沈奕尋。沈奕尋仍是那么斜斜的靠在一邊,仿佛沒了骨頭,邊還留著淡淡的微笑,但那一雙深海一般的雙眸,卻定定的鎖定在沈素心身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沈素心眼珠兒微微活動了一下,輕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九妹妹,但我的的確確就是沈素心。”

  沈奕尋雙眸微微一顫,漸漸柔和下來,輕笑一聲,抬起手中尚有余酒的杯子,一飲而盡,目光卻投向一旁百寶閣中,那已是五歲模樣的兩個“沈素心”一個呆呆傻傻,一個嬌憨逗人,柔聲道:“沈素心就是我的九妹妹,我的九妹妹就是沈素心。”

  說著,雙眸一轉,沈奕尋又是輕輕一笑,再次問道:“九妹妹,你當真要跟我學飛刀?”雖是同一句話,但這次,語氣中卻多了許多溫柔。

  沈素心瞅了瞅沈奕尋,輕輕一笑,反問道:“你當真是我的二哥哥么?”

  沈奕尋一愣,隨即輕笑道:“沈奕尋是你的二哥哥,你若當我是沈奕尋,那我就是你千真萬確的二哥哥。”

  沈素心萬萬沒有想到他竟會如此回答,怔然半晌,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忽然,她瞟見手邊那個女人夫人打扮的木雕,看上去年紀還不太大,想必是初為人婦時候。但“她”臉上卻無半點喜意,而是一臉的冷然。

  沈素心伸手輕輕拿起這尊木雕,輕輕摩挲一下,輕道:“她真漂亮,可以告訴我她是誰么?”

  沈奕尋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木雕,目光漸漸離,發暗,許久,才道:“這是以前,我一生中最愛的人,也許,這也是我這一生中最恨我的人吧…”說著,他口中仿佛透出兩個字,像是喚著一個名字,但聲音實在太小了,沈素心根本沒聽清楚。

  沈素心怔怔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木雕,呆了半晌,才輕輕的,仿佛是在問沈奕尋,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語:“愛…愛…是什么?”

  沈奕尋亦是怔怔的,深海一樣的眸子越發離,仿佛是在回答沈素心的問題,亦仿佛也是在自言自語:“愛,就是想起她,就像用刀子在剜自己的心,刮自己的,剔自己的骨,痛徹心扉,卻又無法言說…”說著,他又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看了看沈素心迷茫的小臉,微微苦笑,道:“你不懂…”

  沈素心黯然,輕道:“是的,我不懂,活了一輩子,從沒有機會懂。”

  沈奕尋伸手倒酒,卻發現酒壺空了,再次苦笑一聲,又望了望沈素心,柔聲道:“總有機會懂,但希望,不要懂得我這種。”

  沈素心抬眼望向沈奕尋,輕道:“還有其他的么?”

  沈奕尋輕笑道:“有的,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霸道少爺:dear,讓我寵你!全文閱讀。”說著,第三次問道:“九妹妹,你當真要跟我學飛刀?”這一次,卻夾雜了許多不明的意味,和淡淡的苦澀。

  沈素心望著沈奕尋,目光離。許久,她的目光再次堅定起來,輕道:“當真!”

  沈奕尋一笑,輕道:“這次我相信了,你一定能學好。”

  說著,他放開已經在手中把玩許久了的酒杯,手掌一翻,便出現了他慣用的那柄雕木刀。刀長三寸七分,薄如蟬翼,寒光凜冽。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刀,一雙深海一般的眸子,忽然間光四。沈素心忽然覺得,自己忽然分不清楚,他,與那把刀,到底誰是人,誰是刀了。

  沈奕尋看著自己手中的刀,輕道:“曾有人說我,出刀如飛,例不虛發。我這把小刀其實只是普通鐵匠打的,但曾有人在兵器譜上將她排在第三位。其實,這把小刀只是用來雕木頭的,或者也可以采花用。雖然也可以用來殺人,但,殺人絕不是她的使命和價值。”

  說著,沈奕尋看向沈素心,輕道:“九妹妹,你懂了么?”

  沈素心怔怔的看著他,過了許久,忽然雙眸中異彩連連,喜道:“懂了!”

  沈奕尋笑了,手掌一翻,小刀不見了。他緩緩起身,走到沈素心身前,蹲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笑道:“九妹妹真是聰。”

  沈素心回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

  沈奕尋又是一笑,站起身來,走到多寶閣邊上,從最下一層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袋子,交給沈素心。

  沈素心不明所以,打開袋子,卻見里面是大大小小幾十個圓柱形的木頭樁子,從上好的紫檀、花梨,到幾文錢就能買一大堆的最差的木材,都能找得到。

  沈素心看了半晌,不解的望著沈奕尋。

  沈奕尋手掌一翻,再次取出那柄小刀,翻轉過來,捏住刀刃,刀柄向前,遞向沈素心,道:“拿去,把這袋子木頭都雕出來。”

  沈素心小嘴一扁,小臉皺的像個小包子。

  沈奕尋失笑,又遞了遞,笑道:“聽話,接著。”

  沈素心不情不愿的接過刀子,對著沈奕尋翻了個白眼。

  沈奕尋搖搖頭,輕笑道:“好好雕,等何時你能刀如心使,心中想著什么,便能雕出什么,我再正式教你飛刀。”

  說著,便轉身進了內室。

  沈素心怔了半晌,忽然抿嘴一笑,收好小刀,想了想,又取過一尊林氏的木雕,才高高興興的拖著手中的袋子向外走去,邊走邊叫:“涵青!涵青!你跑哪兒去了?”

  這時,涵青忽然從旁邊樹叢中跑了出來,一身灰土,狼狽不堪,雙目含淚,輕道:“小姐,我…我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忽然暈在那邊了…”

  沈素心微微一怔,低了低頭,嘆了口氣,又抬頭笑道:“沒事,回去洗一洗就好了。給,幫我拿著。”說著,便把裝著木料的袋子遞給涵青。

  帶著涵青走出了詩香齋,她又回頭望了一眼,用涵青聽不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討厭的二哥哥,走著瞧!”說著,眼中卻迸發出了的笑意。

  ---分割線-----

  哇哈哈!終于有第一個收藏了!恭喜自己!
上一章   家門幸事   下一章 ( → )
無毒不庶邪妃:至尊狂神妃逗邪皇:混世女魔王的史上第一女配虐戀你妹,情鬼寶策良爹風流神針極品鐵匠極品俏皇妃農女紅豆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家門幸事,本章內容為第八章二哥哥的木雕的全文閱讀頁,家門幸事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家門幸事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