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內容為《穿越種田紀事》第八章鴻孕當頭故人來全文完結的全文閱讀頁
麻雀小說網
麻雀小說網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說
好看的小說 御寵醫妃 新唐遺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錦衣當國 名醫貴女 神賭狂后 家門幸事 嫡女風華 嫡女賢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穿越種田紀事  作者:某某寶 書號:19448  時間:2017-6-11  字數:11549 
上一章   第八章 鴻孕當頭故人來(全文完結)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八章鴻孕當頭故人來(全文完結)

  青籬自被那半夜被無名簫音吵醒后,也不知是沒睡好,還是怎的,總覺得困倦不堪,這兩天來,她不是在自己院中睡著,便是在青院中迷糊著。"。" >。閱讀網)

  青幾次跟她說得正,一抬頭她卻是那副困得睜不開眼的模樣,趕她回去睡覺,她又不肯。

  青也知道是為何,無非是那碧云碧月抹眼淚,被這丫頭撞上,著說了實話,若非岳死人臉黑著臉兒不愿,她怕是要夜里陪她睡著了。

  從碧云碧月那里得知青的事兒,讓她青籬格外內疚。原本以為,自胡風走后,她陪伴青,能讓她心情好一些,同時也慢慢的忘記那個不該記著的人。可是又想,以青對胡風似海般深的情誼,她如何能輕易忘去?

  每看到青朗的笑臉,她都想偷偷的流淚。是以這兩天青籬的心情一落千丈,在莊子里住到這份兒,也實在無趣了。便決定要早早回京城,希望京中的熱鬧可以讓青慢慢好起來。

  這她又睡到上三竿,秋日陽光透過窗子,在地上灑下一片金黃。屋中靜悄悄的,側耳細聽外面似有悉悉索索的聲響。起身穿衣,到了外間,合兒正坐著繡墩上做針線,忙放下手中活計,笑:“小姐怎么不叫我。”

  青籬瞪她一眼“我在里間動靜那么大,你沒聽到?”說話間注意合兒臉色一紅,湊近她調笑“想誰想那么出神兒?”

  合兒躲開一步,佯怒:“小姐就會拿我打趣兒。”

  青籬笑得賊兮兮的,高嘆一聲,轉身在椅子上坐了,又擺手“你不說我也知道。半夏要等長豐那邊莊子收完耕種了,還要核對那邊畜牧場酒樓的帳目,估摸著十月底才能回京。”

  合兒的臉剎時如火燒般通紅,別別扭扭的強犟一句“小姐說什么呢,哪個想他?”說著甩了門簾匆匆跑了“我去打水來”

  青籬沖著她倉惶逃竄的背影嘻嘻一笑,伸展了一下身子,合兒這丫頭的好事也該辦辦了。若非柳兒東扯西拉的一通騙,還騙不出這小丫頭的心思呢。

  合兒再進來時,臉上紅暈未退,眼中卻是一片坦然清明,青籬笑了笑,任她洗了臉梳了頭,才道:“我知道你是有個主意的。若是需我從中間提一提,你只管說。若是不需…”她對著銅鏡一笑“我只提醒你一句,半夏可是個搶手的…”

  合兒的臉又紅了紅,頭埋得低低的“小姐,我知道了…”

  青籬滿意的點點頭,出了房門,去書房轉了一圈兒,與岳行文說了幾句閑話,便又往青的院中而去。

  紅姨與合兒領著前來幫工的幾人媳婦兒去了廂房,想在回京前,趁著秋,將箱籠被褥都收拾晾曬。

  柳兒著肚子進來,身后跟著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穿著粉上衣,扎著兩個小辮子,瘦瘦弱弱的,有些怕生的緊緊跟在柳兒身后。兩人一進晾曬衣被的后院,合兒眼尖瞧見,便叫起來:“喲,這是哪家的少呀…”

  幫工的媳婦們都笑將起來,還有人故意高聲叫著:“少喝茶不?”

  柳兒撐著慢慢走近,笑著罵合兒:“你個促狹鬼…等你有這時候,就叫小姐給你配十個八個的丫頭,好好過過少***癮…”又叫身邊的小雨去幫忙。

  柳兒與這幾人說了幾句閑話,便也挑著輕便的活計去做,紅姨拍打著被子的灰塵,臉的笑“她只顧著你就好了。快坐著吧,這幾臉色瞧著不錯,白白的,倒比原來還好幾分。”又隨口問了張貴去哪里了。

  柳兒說有些農具需要修補缺些配件,他一早去京中了。

  青院中的人也在收拾著箱籠細軟,見她行來,紛紛問好,又說縣主在小花園中撫琴,青籬路的向小花園而去。

  還未靠近,便聽見一陣悠揚琴音,正是她今年春日里閑著無事,偶然間哼哼著世前的曲子,被岳行文聽到,認為此曲甚妙,讓她哼唱完,又寫了琴譜,彈奏幾遍之后,將節奏改得略慢了一些,青籬覺得改后的曲子更符合這個時代。

  青甚喜這首曲子,經常自彈自唱。以她門外漢的評判標準來看,青的琴技似乎不壞,特別是彈這首曲子。

  “睡仙兒,睡醒啦?”青見她行來,停了下來,一身大紅衣衫,在葉黃稀疏光線淡漠的秋日晨映照下,沒來由的,心底泛起一陣陣刺痛,從不知,張揚的大紅和深秋相遇,竟會讓人生出萬世難滅的孤寂來。

  “縣主好興致。”她強笑著走近,又說:“丫頭們今就能收拾好,明我們回京吧。”

  青笑了笑,說好,又拿起桌旁的一只碧玉簫來“合奏一曲?”

  恍然間,青籬看到立在一旁的碧云碧月抖了一下。失笑,琴簫合奏別人講究的相互呼應,而她與青合起來,剛是玩樂,怎么怪怎么來。以至于到后處曲子變了調,人耳朵。

  笑著搖搖頭,指指那兩人“今兒最后一天在莊子里,還是放過她們的耳朵吧。”

  青放下手中的簫,起了身子“那,我們去莊子里走走?”

  這個青籬自然贊同的。兩人起身出了院子,向東面而去。頭漸高,秋了清晨的微黃,變得朗透澈起來,極目遠望,空曠的田野讓人的心情變得舒暢起來。

  田中有不少佃農在澆水,見她們行來,紛紛停下手中的活計,打招呼問好,老唐頭遠遠的瞧見這二位東家,一溜小跑的過來,行禮:“縣主,少好。”

  青籬笑著讓他免禮,又問他佃的地收成如何,家里留了多少糧,可夠吃等等。老唐頭笑呵呵的回了話。又說:“老婆子聽說縣主和少要回京,做好了兩壇子米酒,待會兒就送去。”

  青笑道:“那敢情好。明兒我們就回京了,中午好好吃一頓,你可得趕到午飯前送到啊…”老唐頭笑呵呵的一連聲說沒問題,誤不了縣主的宴。便急匆匆的家去了。

  青笑看著他離去的背景“這老頭有意思的。”

  老唐頭去了后,又有不少人圍過來,打聽她們要回京的時間,這個說家里有剛曬好的大醬,那個說家里有干凈鮮的干菜,那個說東家莊子沒種谷子,剛巧自己家田里的新谷子剛碾好的小米…

  青籬笑著推辭,推不過便都受下來。心中溫暖足。在莊子里轉了大半,搜羅了佃民們許多東西,兩人心滿意足的回轉。

  剛入進了莊子門,卻見自家院門前停著一輛馬車,對視疑惑,這個時候會是誰來。

  待走近幾步,青突然“撲哧”笑出聲來,幸災樂禍道:“哎呀,今兒中午可熱鬧了…”

  青籬回頭瞪她一眼,熱鬧?是鬧騰吧

  那馬車邊上站著的正是李諤那廝身邊的小豆子。不由腦門霍霍的疼起來…

  她可沒忘去年莊子剛建成后,李諤巔巔兒的前來,不知那人和李諤因為何話不合,大打出手的場景,那可真是飛沙走石,天地變,不死…呃,呸呸呸總之差點把書房拆了。也就是那時,她才算第一次見識到陸聰口中所說的三腳功夫是什么樣的威力,就一個字:帥。

  “小豆子見過小姐縣主”一年多沒見,小豆子個頭長得愈發高,聲音也變得曠沉穩起來。

  青咯咯笑著“起吧。你那主子呢,來了多大會了?”

  小豆子指了指院子,又回道:“剛到一會兒,約末兩刻鐘。”

  青揪著她往里面走“走,快去瞧瞧,莫再打起來”話雖這么說,可她卻沒一分的擔心,一副專等看好戲的模樣。

  進了院子,李敢與李江立在上房門外,見她二人行來,行禮問好。青擺擺手,興沖沖的挑了門簾兒,一腳踢進門內,身形卻猛然一滯,青籬跟在她后面收腳不及,重重撞在她背上“哎呀”一聲,捂著鼻子瞪著青的后背“青,你干嘛,鼻子被你撞掉了…”話未說完,她閉了嘴。

  青很不對勁兒。后背輕輕抖著,細微的,不易覺察的,若非她離她這么近,是不可能覺察到的。

  “青,一向可好。”里面傳來溫潤朗的男聲,有些熟悉,有些陌生,不屬于岳行文的,也不屬于李諤的。

  “你,回來做什么?”青的聲音淡了下來,帶著強行壓制住的激動之意。

  青籬驚了一下,從青身后繞過,一腳進了門。

  屋內坐著的赫然是三人。一人家常月白長衫,一人月白墨紋錦緞,一人…

  她愣住了,腦子有些拐不過彎來,怎么也不能把方才那個溫潤得如一汪暖泉,清得如初秋晴空的聲音與胡風聯系起來。記憶中的胡風的語調一向是戲謔而輕飄的,就象他的人他的心一樣,飄著的浮著的,不安定的…而現在的他眉眼都是平直的,桃花眼中不再是輕飄飄的波光轉而是聚斂著湛湛清光,深邃幽渺。

  她輕咳一聲,回頭看青,她的神情仍是淡淡的,鳳眸中溢出不易覺察的蒙蒙霧氣。

  青轉身往向走“我先回京城了。”

  “青”青籬奔出房門,叫住她,氣憤的說:“憑什么你走,該打他走才是。”被困在情海不能自拔的青讓她心疼。若是世間能有除他之外的人可解這種叫做胡風的毒,她定然不會叫住她。可,這毒非他解不可。他即回來,出現在青面前,是不是意味著…

  “這可是咱們的莊子,咱們的家,沒理由讓不喜歡的人占著,自己卻躲起來,你說對不對,青?”青緊緊拉著她,再添一把火。

  青卻沒如往那般,跳將起來附合她,再氣勢沖沖的跑過去,氣勢十足的趕人。

  她只是擺了擺手,聲音頗有些疲憊“我這會兒累了,等我睡一覺,歇一歇再說…”

  聞訊趕來的碧云碧月上前,一左一右扶著她回自己的院子。

  青籬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心如刀割。

  紅姨過來請示,中午備什么宴,她恨恨的說“蘿卜宴然后給我挑最劣最烈的燒刀子來,死命的灌”她不能跑過去指責胡風,你丫的回來干嘛,只能這樣臆中的郁悶之氣。

  身后有人笑出聲來,轉頭看過去,卻是李諤一年多未見,他仍是老模樣,笑聲過后,又恢復那冷冽模樣,狹長的眼著不自覺的寒光。

  青籬心中煩悶,對他也沒好氣,回身向上房走去,經過他身邊兒的時候,上下打量他一番“誰借了你的米還了糠么?”

  李諤怔了下,隨即又笑起來,跟在她身后進了屋。

  岳行文的臉剎時黑了下來,叫了一聲籬兒。青籬蹭過去,在他身旁坐下,口氣軟了軟了,卻依然不善“干嘛,今天你們還想打一架,拆了正房么?”

  胡風輕笑,朝著李諤岳行文拱手賠禮:“兩位對不住了。二小姐這是對胡某有氣”

  青籬心中哼噥,自你識相不過他這一說,卻倒不好再發作了。低頭坐著。

  岳行文眉頭輕挑,對胡風道:“你自己的事兒自己解決妥當,若成了,回來用午宴,若是不成…你就請便吧。”

  胡風點點頭,站起身子,向外走去。走到門口回頭溫溫一笑“二小姐,那蘿卜宴換了吧…”

  待他的身形消失在門外,青籬才不確定的問“先生,那個是胡風吧?”

  岳行文輕笑“嗯,”又握了她的手,極盡溫柔的問一句“累么?”青籬登時皮疙瘩跳。暼見李諤更黑的臉兒,心中暗笑,這人還有這樣幼稚的時候。

  這個時候聰明的人是應該遠離戰火的。她自然是不傻,站起身子笑道:“我去廚房瞧瞧,你們先坐著。”

  說著快速溜至門口,想了想又回頭加了一句“別再打架了哦。”

  李諤斜睨過來。青籬暗中哼了哼,看什么,你丫打得過他么?不領情的家伙。

  進廚房瞧了瞧,因明打算回京,備下的食材不多。便與紅姨商量了一下,仍去自家園子里抓了和兔子,配上佃農們剛送到的干菜,熏制的類,想了想,又叫一個媳婦去找人,現宰一只羊,反正吃不完,可以給京中蘇府岳府送些回去。酒仍是葡萄酒米酒,還有前些日子蘇二老爺派人送來的上好竹葉青。

  午宴她是在百般煎熬中準備好的,心中的那個百爪撓心,也不知胡風那廝去了青院中,現下是個什么情況。

  不過碧云碧月沒有過來搬她,倒是讓她稍放了心,希望一切都好吧。

  擺好了午宴,差人去請胡風并青,這邊又叫人去書房叫那兩位據說正在下棋的大神仙。

  岳行文進了飯廳,瞧了瞧桌上的菜,正中間一只孜然辣椒烤得皮焦內人食的羊腿很是顯眼兒,不的轉過頭看她。青籬嘿嘿討好一笑,平里宴客最多抓只呀兔子呀的殺了,羊嘛,本來園子里只有十來只,是備著過年時吃的。

  李諤卻是一笑,大刺刺的在主位坐下,朝岳行文笑道:“岳兄盛情,卻之不恭。來來來,坐坐坐。”

  岳行文挑眉“可是還想鼻青臉腫的回去么?”

  李諤哼哼“不過是看這丫頭的面子讓著你罷了,你當本候爺真不如你?”

  岳行文扭頭瞧了瞧天色,淡淡一笑“反正風還未回。不若再比試一場?”

  李諤冷哼一聲“比就比”

  “比什么比?吃飯”清脆聲音響起,門簾一晃,青的大紅身影閃了進來,神色如常,鳳眸在李諤與岳行文身上轉了幾轉,突的又笑起來“吃完飯再比。”朝著李諤道:“三表哥可要好好殺殺岳死人臉的威風”

  胡風后腳進來,步履平靜沉穩,仍是那副眉眼清潤的模樣。掃了掃桌上,朝青籬躬身致謝“謝二小姐的盛情。”

  眼前這胡風吧,雖然瞧起來沉穩了許多,謙謙如玉,也不欠扁了,只是總讓人覺得怪怪的。胡亂擺擺手,招呼眾人坐下,最終李諤被岳行文擠到了客位上,又拉她在主位上坐下,他不甘心的哼哼幾聲,便作罷了。

  青一如即往的開朗笑著,如未見胡風之前那般,如她往日在人前那般。

  這樣的青讓她心頭有說不出的難受。

  岳行文見她吃得少,目光有些恍惚,暗嘆一聲,夾了塊孜然辣椒烤羊放到她跟兒“這個不是你最愛吃的么?”

  青籬笑了笑,用筷子夾起放進嘴里,剛說聲謝,突然,毫無征兆的,從胃底泛起一陣陣惡心,忙掩了口,跳下椅子向外沖去,剛到門外,便控制不住“哇”的一聲,剛吃下的食物酒水一股腦兒的吐了出來。那味道熏得青籬差點背過氣去。

  背上多了一只溫潤大掌,青籬臉紅紅的,推他:“先生,離遠點。”

  岳行文不動,一下一下輕拍著。還好,那股惡心的感覺散去,便舒暢了許多。

  紅姨先是一驚,突的想到什么,臉上笑開了花兒,笑瞇瞇的招呼合兒“快收拾了。”自己轉身進屋倒了杯茶。

  合兒沖到偏房取了爐灰與簸箕動作利索的將穢物蓋了起來。青籬接過紅姨手中的茶漱了漱口。

  朝著身后出來的幾人,歉然一笑“抱歉,壞了你們的興致。”

  紅姨笑得幾乎沒了眼睛,在一旁催著岳行文“岳先生,趕緊給把把脈啊。”

  岳行文手指早就搭她的腕上,面臉平靜,青籬緊張的盯著他,算算日子,自他上次辦差回京,也有一個月半月,莫非真的是有了?

  好半晌,他松開手,突的伏下身子,在她額上輕啄,然后笑了,輕聲說:“是喜脈”

  青籬愣住。一時間沒了思想言語。耳邊只余紅姨天喜地謝天謝地謝神靈的聲音,還有青嗔怪的聲音:“岳死人臉要親熱你們回屋去!”

  “快,快去給夫人報喜”紅姨謝完神靈一連聲叫合兒。合兒應了聲跑出去找張貴。

  “怎么?高興傻了?”岳行文看著呆怔的小女子,輕拽她鼻子笑道。

  青籬咧了咧嘴,想擠個笑容來“不知道呢。”

  青眼中閃過一絲落寞,垂眸掩飾。再抬起,仍是笑意盈盈,沖過來,朝著她肚子那瞄了幾眼,叫道:“走走,今兒的宴正好,祝賀你們喜得貴子。”

  胡風也走近,笑道:“行文,你要當爹了,恭喜,恭喜”

  岳行文笑著回拍他肩膀,湊近他耳邊低語:“你也加油。”

  李諤鼻孔朝天哼一聲“有了兒子那么了不起么?”

  岳行文得意的挑挑眉“有本事你也生一個去。”

  午宴因這一個曲,顯得更加熱鬧,青著岳行文讓他斷斷是男是女,胡風在祝福與調侃之間,慢慢還原出原先的神態,李諤雖仍別扭著,卻也送上了祝福。

  青籬的手被岳行文緊緊握著,乍來的喜訊,此刻才剛剛體會到滋味兒,心中惶然又甜蜜。

  吃了一會兒,青陪她下了席,兩人進了正房里間,歪在塌上說閑話兒。安排好張貴去報喜,紅姨匆匆進了房,抱了被子,不管她愿不愿,將她緊緊圍了起來。一再叮囑,千萬要小心之類的。

  青籬笑她太過緊張。

  紅姨嘮嘮叨叨的說了大堆注意事項,直到青籬神色正重的表態,一定謹遵,才放心的去了外間。

  青半歪在長塌之上,看著被裹成蠶蛹的青籬,咯咯咯的笑著。午宴時青喝了不少的酒,臉色若桃李,鳳眸中恰似上好云緞上的光華,光潤長,別有一美態。

  等她笑夠了,兩人又說些別的閑話,青怕她累著,起身先回院中。

  待她走后,青籬問了問,飯廳之中的宴席也散了,岳行文與李諤在草藥園子的石亭子中下棋,胡風好象是去了青的院中。

  她點頭,心頭又升起希望。半晌,突的一笑,自己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便把這事兒丟開,小手放在肚子上,開始暢想這個孩子究竟是男是女,將來的子如何,長象如何。不管兒子女兒,若都長成自己的這副子,那人的模樣,那可就再好不過。若是個女兒長成自己的這般模樣,那人的子,那可就大大的糟糕…想著想著,她便微笑起來,一股倦意涌上,她心幸福的閉上眼,沉沉睡去。

  再次醒來時,已是晚霞天的傍晚。岳行文坐在她身旁,一手握著她的手,另一手翻看著書。青籬湊近瞄了眼書封,單看書名,笑起來“這書你什么時候備的?”

  岳行文放下書,將她連人帶被子環在懷中,伏首在她上輕啄“有些日子了。”

  去岳府報信兒的張貴已回來,與他一同回來的,還有檀云和岳夫人跟前兒的兩個婆子,喜氣盈盈的恭賀一番,便去廚房準備晚飯。

  李諤是在青籬醒來前約三刻鐘離開的,走時留下一張莊子布局圖并一塊極品羊脂玉。前者是讓青籬幫他布置京城南郊他新買的莊子,并言明,一定要布置得比他們這個好,后者是送的賀儀。

  問了胡風的去向,說仍在青的院中,青籬微嘆一聲,便不再言語。

  夜幕降臨,墨藍的天空中掛著一弘鐮刀彎月,揮灑下一地清棱棱幽渺渺的光輝。

  青籬這邊的院子里是一片喜氣洋洋,襯著青的院子愈加靜寂。岳行文拗不過她,晚飯過后,裹了棉披風,兩人出了門,向青的院子而去。

  從院門口到青的小院,每隔二十余步便有一盞火紅的燈籠掩映在希疏的枝葉間,在地上投下一道道暗影。院中人聲稀少,顯得格外冷清。

  而此時青與胡風并不在她的小院之中,而是院子最后方的小花園里。兩兩相對而坐,卻無一人出聲。

  深秋的風簌簌作響,從兩人之間呼嘯而過,仿佛是那些匆匆而去只留混身冰涼的時光。那歡樂的片斷,那銀鈴般的笑聲,那朗的低音高呼,連帶那大紅的張揚,出現在眼前又消失無影蹤。

  青的心是萬般沉寂,那些片刻帶給她的是無奈的傷感,就象是一出開頭是喜結局卻悲的戲。

  “風,有什么話,你說罷。”眼波不動,緩緩開口。一陣冷風吹來,她緊了緊身上的衣衫。

  胡風望著這樣的青,心頭感嘆萬千。每次消失后再見她,她那跳著追趕著,嚷著要打得地找牙的張揚也許再也不會看到了——從他上一次離京時他便知道。

  “青,”胡風吐出兩個字,卻不知如何再說下去,促使他重返京城的理由即使在心中重復了千遍,可,真要實話實話,卻仍然覺得難以啟齒。“你,很怪我吧?”

  青輕抖一下,頗有些自嘲的一笑,抬頭仰望夜空,幽幽的道:“怪你什么呢?風。你從未跟我說過什么讓我誤會的話,過去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愿而已。也謝謝你沒有說過拒絕的話,在青廬重新遇到你那一年到你上次離京,這四年多的時間,我也很快樂,這就足夠了…”

  “青,對不起。”胡風長嘆一聲。抬頭去看西邊天空那彎鐮刀月,點點星倒映在他幽深的眸子之中,象是點點閃閃的體。

  “你不必說對不起。”青回頭瞧了他一眼,嘴角扯動,浮上一抹無奈的笑“我知道,你從未對任何女子動過心,除了那一次迷茫…”

  胡風低笑起來,聲音從腔中發出,深深的,沉沉的。

  “你瞧,青,還是你最了解我。”他好不容易止住笑,神情沒有方才那般沉重,眼角微挑,波光轉“你一言中的,我卻為此苦惱了許久,才明白的…”

  青笑了笑“是啊,我當然了解你。算起來,我認得你有十五年了吧,風。”

  “嗯,”胡風點頭“是我六歲那年隨母親進京,在康王府見到你的。”

  也許是快樂的往事讓人愉悅,青臉上有了真心的笑意“嗯,那時候,你長得瘦瘦小小的,還沒我個子高。在花園里玩,動不動便說累了,讓我背你…”胡風又低聲笑了起來,笑了許久,才停下來。眼睛亮亮的,桃花眼中沒有一絲戲謔,帶著一抹不易覺察的緊張,雙手在石桌子底下緊緊握在一起。

  薄張了幾張,終于眼睛閉了閉,仿佛下決心般,輕聲問:“青,現在,心累了,能停在你身邊嗎?”

  他可以說更好的借口,可,他不想騙青。自母親去了之后,這么些年心里空空的,怎么填都填不,一次次遠行,也是為了度過那難挨的光。除了青說的那一次迷茫略有些例外…

  以前他總覺能找到可以填內心的東西,這一次走得格外長,結果卻更累。累的時候便會很想多往事,以及他無論走到哪里,總會在那里聽到青縣主的名字,知她這一年多所有的作為…所以他回來了。

  躲在不遠處聽墻角的蘇青籬眼瞧著青臉上的笑意黯了下來,急得抓耳撓腮,心想方才氣氛好的呀,雖然胡風這廝實在可惡,可誰叫青中毒太深呢。

  可怎么只一句話,青就變了臉色。

  急得她直扯岳行文的衣衫“先生,胡風說了什么,青就變了臉色?”

  岳行文伏在她耳邊重復了一遍。登時一股無名怒火從心底升起,娘的,這算什么?胡風你丫的這叫什么理由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她激動的張牙舞爪,若非岳行文緊緊樓著她的,她早就沖上去臭罵他一通

  岳行文貼著她耳,輕聲說:“安靜點,你不是青,不能替她做主。”

  青籬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丫的,你果然偏著胡風岳行文伸手蓋在她的雙眸之上,輕笑:“不許這樣瞪我。”

  不準瞪你回去再吼你,青籬心中憋屈得不行,恨恨的扒下他的手,往石亭子瞧去。

  石亭子周圍燈光明亮,映著青不絕的淚水,就那么無聲的著,洇透前的衣衫,紅暗暗的一片。胡風除了最初遞過去一方帕子之后,便只是定定的坐著,看著她默不作聲。

  過了許久,青收了眼淚,抬頭看他,兩人目光在空中相遇,她淡然一笑“那,還走嗎?”

  胡風清眸悠悠水氤氳,輕聲說:“不走了。”

  青的淚刷的又了出來。

  青籬看得那憋屈,又不想離開,卻被岳行文拎著小,抱出了花園。

  一出園子,青籬再也憋不住了,心口的那悶氣,把她快要悶出內傷來了。

  “胡風簡直該千刀萬刮,青看上他真是瞎了眼了,那是什么狗話,累了,想歇一歇,歇個怎么不去客棧啊,我要是青,我就,我就,我就賞他一頓大耳光子…”

  她被某人扛著,一路氣憤的嚷嚷著,在丫頭婆子們見鬼的目光中進了臥室。

  岳行文抱著雙臂,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眉頭一挑“你氣什么?”

  “我氣什么?我為青生氣”被扔到上的小女子,張牙舞爪的跳將起來“胡風不可氣么?”

  岳行文又問:“你不是青,你怎能體會到她的想法?你不是風,你怎么又知道他為此彷徨了多少年?”

  “什么?”青籬愣住。

  岳行文嘆了一聲“你不是說風是自我封閉的人么?你認為他是故意的么?”

  “呃”青籬語結。抓了抓已經有些凌亂的腦袋,雖然想不通,用另外一個道理卻解釋得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心結。

  想到這兒,她突然了氣,胡亂趴在被子上,懊惱:“怎么著也得給青說句什么想通了,突然喜歡她了。”

  岳行文挑眉輕笑“你覺得那么可能么?”

  “怎么不可能?”青籬瞪眼。

  岳行文解了外衣,坐上,重重的彈了她腦門兒:“那樣便不是風了,他不會說謊的。”

  哼,青籬額頭,暗哼,不說謊話是什么好習慣么?

  “好了,睡吧,”岳行文伸手解去她的衣衫,見她還是那副糾結模樣,伏首含住她的,火熱的舌讓將讓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本能的回應著。

  許久,兩舌分開,岳行文撫著她若桃李的臉頰,點了點她離離的眼睛,戲謔輕笑“放心,青后一定會如你一樣的幸福。”

  青籬扯起被子蒙住自己的頭,臭的家伙

  岳行文熄了燈,將仍在生悶氣的小女子抱著懷中,她幽幽的體香傳來,撥著人的神經,大掌貼在她的小腹處,那里有她與他共同創造的生命。

  貼在腹部的手掌傳來絲絲的熱氣,股股暖,象是他從不言說的柔情將她團團包裹,緊緊圍住。

  松了略僵著的身形,轉過身,伏在他懷中,輕嘆一聲:“青如果真能這樣幸福,可就真的太好了。”

  岳行文低聲一笑“放心。”接著,他又輕笑一聲:“我猜,你早就備著無數的法子,單等他進了網,折騰他吧?”

  青籬嘿嘿笑了“可不,他害于受了那么苦,不補償一下行么?”

  岳行文沉默了一下,突然伏身將她在身下,黑暗之中目光灼灼“你也害我受了許多苦,怎么補償?”

  “哪里有?”

  “要我數給你聽么?”

  “哼,你數…”

  “…在草藥園子久等不至,幾次暗示你不必出京做我岳府媳,你提前拿那什么桃花庵堵我的話…送你去長豐之前,連句準話都不給,到了長豐準時來信也做不到…”

  “咦?這些是我的做么?”

  “當然,你補償…”

  “怎么補?”

  “哎,不行呢,肚子里有寶寶…”

  “我是大夫”

  “…”——————全文完結——————

  不算錢滴話:終于結文了,很開心。結局不知道大家不滿意。番外會挑一些很歡樂的片斷寫一寫。不放到V章了,會發公共章節。更新可能不會那么快啦。

  好啦,小岳、小籬、可愛的又讓人心疼的青,還有欠揍的胡風、出場不多但很招人喜歡的沐軒宇、別扭的李諤同學跟大家說聲再見吧。

  另,某寶新文在準備中,這幾就發。是一篇家長里短市井田園的文。希望親親繼續支持我哦。
上一章   穿越種田紀事   下一章 ( 沒有了 )
農家女也有舂重生之天價村回到原始部落山村避難記山村那些操蛋蠻村山村老師山柳村的桃花鄉野痞醫舂色田野鄉野多嬌
麻雀小說網最新更新情節與文筆俱佳的穿越種田紀事,本章內容為第八章鴻孕當頭故人來全文完結的全文閱讀頁,穿越種田紀事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頁面無彈窗,訪問速度快,穿越種田紀事最新章節無彈窗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與下載,盡在麻雀小說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